《下一波數位化浪潮》精選:我們的書正移往雲端

編按:本站自即日起與多家出版社合作,由編輯為您精選最近出版的科技相關書籍內容,經授權後小幅改編為文章形式供您閱覽;希望您在繁忙的日常生活中,能以精簡方式吸收新書精華。

以下內容摘自原書,文中第一人稱為原書作者。如果您有任何討論或意見,歡迎您在這裡留言,原書資訊請參閱文末介紹。

什麼是雲端?數位雲群長什麼樣子?

什麼是雲端?在哪裡?你的電子書到底在哪裡?如果有一天你的電子閱讀器掛點了,該如何重新取回那些電子書?

我想起小時候頭一回發現電腦有剪下、貼上功能的那一刻,突然間我領悟到,你能選取某段文字,然後剪下它,但它卻還存在於某個地方。它在乙太中漂浮著,但除非你知道解密咒語,不然觸不到它,這個咒語便是貼上功能。

這是個神奇的概念,這個能裝載幾個字甚至一整段故事的隱形緩衝器,可以讓你把它們重新放在你想放的任何地方。

數位雲群被安放在美式足球場大小的空間裡,裡面擺滿伺服器,高度大概是膝蓋到頭頂不一而足。塞滿儲櫃的電腦散熱風扇發出接近毀壞邊緣的強吼聲,一棟建築內就布滿能綿延數英里的長廊,而且不少長廊還會延伸進入另一棟建築。

亞馬遜的雲群

我曾走進亞馬遜的資料中心見識它的雲群。我走下長廊,讓那些從散熱風扇吹出欲振乏力的熱風吹拂我的頭髮。硬碟發出的呼呼聲及熱風讓這些雲群得以存活。IBM的雲端伺服器溫度高到必須內建水管網路,將水導入以冷卻核心伺服器。

雲群存放在巨大的無窗建築物內,通常坐落在河邊,因為這樣就可以使用水力發電。整條河水都用來維持雲群運作。雲群每天需要的電力比某些開發中國家一年的用量還大。

這些雲群就是裝載我們數位內容的倉庫。不管是位於北卡羅萊納州的蘋果雲群,或是維吉尼亞州的亞馬遜雲群,它們無時無刻都在運作,隨時準備好在帽子落地的瞬間傳輸資料給你。

雲群是新興的圖書館

這些雲群透過光纖網路將大量資料傳到外面,先接受指令然後輸出大量資料。它們就像自成一格的河流,MP3檔案及電子書內容就像滾滾泥水般不停湧出。

雲群是新興的圖書館。在數位世界中,無需將內容存放在書櫃裡。當亞馬遜賣你一本電子書時,並不是從架上把它取下來。數位存貨與實體存貨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你不是擁有無可限量的數位存貨,就是一本都沒有,只要索尼這類公司有權銷售電子書,就永遠無需擔心缺貨問題。電子書永遠都在雲端裡,隨時準備好要賣給新客人,或重新寄給不小心刪除檔案的客人。

那些連結雲端的裝置讓我們可以和數位內容編想美妙的舞蹈。假如你的裝置快掛點了,隨時可以買一台新的,然後重新將內容從雲端下載至新裝置上。

Google的雲群

當我參觀Google存放電子書雲群的資料中心時,簡直是目瞪口呆。

儘管我已見識過不少這類建築,但它就像是電影《法櫃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最後一幕,「法櫃」被封裝進條板箱,被推過「其他條板箱已堆到天花板」的長走廊,那是個超大的倉庫。

但Google資料中心內部並非一片死寂,總是發出十億位元高速網路運作時的嗡嗡聲,這片網路曲折延伸至世界的任一角落,嗡嗡聲則是光及電路的合奏曲。

在雲群裡工作的人得二十四小時配戴呼叫器,他們有時會在半夜被叫醒,因為呼叫器通知他們某一台機器運行中斷、某一台硬碟需要更換,或是某一條網路需要重新連線。

監視器及警鈴小心翼翼地看護著這些裝滿資料的雲群,只要有一丁點不對勁就大聲作響。因此這些雲群比你知道的任何事物都安全,絕對比你家或我家的數位圖書館還穩當。

Google資料中心裡,雲群掛點的機率比小賊闖進我們家裡把藏書偷光還低。

書庫數位化,隨時隨地檢索藏書

因為雲端之故,當你在別人家裡見到書櫃空蕩蕩時也就不那麼意外了。個人藏書室將會被移往雲端。你的確能將個人藏書全部存在Kindle的記憶體裡,但當藏書愈來愈多時,你會發現搜尋更費時了,因此零售商終究會將搜尋的功能放上網路,你將能搜尋到藏書裡的任何一個單字及詞彙。

有些更善解人意的零售商除了電子書的搜尋結果之外,還一併告訴你實體書的結果,不過這得要你當初是在他們的實體店面購買才可以。

你還可以在雲端上搜尋藏書內容,把Google的檢索科技搬到你家的圖書室使用。當然,這得要Google已經數位化你的藏書才可以。儘管目前沒有,假以時日一定會被Google數位化。

你毋須手指滑過書架上一本本書背挑選想讀的書,只需一台孤零零被擺在書架上的電子閱讀器即可。你只需手指在觸控螢幕上點個幾下,就能在家裡、辦公室甚至地鐵站或中美洲某個地方的吊床上找到任何一本藏書。

無法親手觸碰書本內容將再也不構成閱讀阻礙,對於亟需構想的學生或研究人員來說反而更有幫助,因為傳統方式會讓他們覺得有如大海撈針一般困難。

以數位化方式典藏紙本書

目前欠缺的技術是連結自己現有的藏書與雲端藏書,也就是必須要找到一種方式向Google證明,你已經擁有某些書籍的實體版本。我可以預見某位發明家進入這個領域,提供一種服務能讓你將收據或影像寄給Google,證明你已擁有某些書。

一旦你證明自己買過某一本書,它將在雲端被解鎖,你無須再破費就能在線上閱讀。事實是:購買新電子書的花費只是我們數位化個人藏書所需的一半,另外一半就是用在數位化已有的藏書。只要有人能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將能在有生之年完全變成數位讀者。

我認為Google既聰明過人又極具前瞻性,終有一天它們將擁有我們的個人圖書室。十幾年來,Google已持續地數位化內容,有意將全世界圖書館的館藏都數位化,並儲存在它們的雲端。

我個人一直是知識普及的強力支持者,而且我有一種收藏家的心態。儘管我知道作家群非常不滿Google的所作所為,但我只想對Google說:儘管來吧!

當索尼的第一部電子閱讀器問世時,它相當自豪能載入近百本電子書;第一台Kindle能容納一千本,接下來出的新機種也都會力求大容量,但雲端則是完全解放我們。

我覺得雲端技術相當令人驚奇,因為未來它有希望能儲存我們所有的藏書。像Google這類以雲端為運作平台的企業看見這個未來,因而致力於打造更多雲群以擴大儲藏空間。你幾乎能看見鐵鑄高架或機械支柱漂浮在高空中。

這種大量、無止境擴充的雲群看似十分美好,直到你明白它的驚人代價。它有可能代表我們將無法再擁有自己的電子書。

電子書的所有權?閱讀權?

數位產品無法觸碰,它的所有權認證本來就是一道難題。你無法摸到一個或一組位元,但至少能將一本電子書的備份存在硬碟或其他地方,而且很多人都主張應該要這麼做。

儘管亞馬遜及其他公司已經把你的電子書備份在它們的雲端上了。

在我看來,出版商或零售商若是把事情做絕了,你將毫無機會取回任何一份電子檔案。你若想閱讀某本書,電子書將會用串流的方式一頁一頁地傳給你;閱畢不會有任何痕跡留在你的裝置裡。

畢竟電視節目就是這樣操作。你只能看到透過電波傳給你的內容,這也是影音串流媒體奈飛思、音樂服務商Spotify及潘朵拉(Pandora)的運作方式,甚至連Google圖書的出版品也是這樣。

你完全無法存檔一首歌或一部電影,它們都在雲端上,你只能用租賃方式閱覽內容。這種情形可能很快就發生在電子書產業,你只能擁有閱讀權力,無法實際上擁有內容。

這是令人膽寒的想法,而且隱含深遠的暗示,而且我認為,對我們的好處不多。我們似乎倒退至早期的廣電時代,大多數的廣播及電視節目內容僅通過電波傳輸,只有少數的內容能被儲存至錄音帶或錄影帶上。

儘管有此可能,但我認為Google這些企業還是夠聰明,知道先聚焦內容。就算你能擁有一台功能強大的電子閱讀器,但如果內容有限,電子書發展恐怕也只是曇花一現。

你雖然能自豪地在拉斯維加斯年度消費性電子展(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上亮相最新型裝置,但內容才是長治久安之計,而打造內容需要時間,這是我帶領亞馬遜電子書團隊時學到的經驗,我知道數位化這些書得費時多久。

Google雖然較晚才進入這個市場,但結果尚未明朗。儘管短期內它們的策略似乎仍看不出明顯成效,但它們已清楚定位自己成為下一個閱讀時代的領導者,也就是我說的閱讀二.〇時代。

(本文節錄自《下一波數位化浪潮》第13章〈我們的書正移往雲端〉。)

《下一波數位化浪潮》

電子書是人類進入「全數位生活」的最後拼圖

亞馬遜Kindle第一線開發者,預測新閱讀行為的模式,與其對人類未來生活樣貌的影響

商周出版

作者:Jason Merkoski

詳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