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理的繁榮」帶來的空心老倌當道/林富元

我在亞洲與美國從事天使投資40年、風險創投20年,經過很多次泡沫經濟破滅;最慘痛的,應該就是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滅、以及2008到2009的金融海嘯……眼看著2018大概也即將逼近下一個大泡沫。

市場狂飆時是「錢追人」

美國的風險投資總金額在公元2000達到高峰;當時達康(.Com)、通信業、光電通訊零件等泡沫膨脹得十分驚人。只要與這些行業沾上一點邊,立刻變得炙手可熱,矽谷創投「錢追人」爭先恐後盲目競投。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泡沫破滅之後,原來不合理的膨漲價格與盲目追逐新科技的心態,統統急速下摔壓縮、回歸地球。

之後的幾年,我們矽谷創投業就流行一句話,叫做「回歸根本」(Return to the basics);也就是説,投資人不再盲目跟風,轉回要求「核心能力」與「核心價值」。也因為如此,那些隨波逐流的創業家立刻就遭受空前的緊縮淘汰。

以2008到2009的金融海嘯而言,創新創業家們雖不是始作俑者,但後來幾年資金緊縮,大家同樣受害。

猶記得當年有許多年輕科技專家,挾著聰明的主意和一般人聽不懂的技術名詞,便可以憑幾張寫在紙上的企劃書拿到大筆資金、出將入相,很不得了。

有時候創投公司要審核他們,這些科技專家還可以倨傲地告訴創投公司「你們最好動作快一點,因為已經有好幾處資金等著進場了」,有些時候甚至還將投資者審核對象的過程,變成了創業家以不可一世的態度挑選投資者。

不合理的繁榮

2018之前的幾年,股市狂飆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尤其美國在狂人川普上任之後,更無厘頭地不斷上衝,還有人宣稱要到3萬點。

不只是美國,這些年我也看了許多中國大陸的新創公司,確實有不少好公司與好機會,但是我的媽呀,他們新創公司的要價,現在比美國矽谷的作價只高不低啊!

以前有一句話形容泡沫破滅之前的瘋狂,叫做「不合理的繁榮」(Irrational Exuberance);譬如現在滿街都在强調與流行創新創業,隨便誰都可以在互聯網上開家公司、拿到很多資金,每個人都認爲自己是下一個馬雲或馬化騰。

在這個繁榮假象裏,沒有人認爲自己可能失敗。

更糟糕的是,我們以前篳路藍縷、佈道鼓吹了30年的創業精神,現在好不容易在亞洲展開了,但瞬間變成了滿街充斥沒有開過公司、卻四處演講的創業大師;坊間流傳一堆沒有自己拿出資金冒過險、卻講得天花亂墜的假天使專家,造成了創新創業這個領域的繁榮假象。

這個繁榮假象支撐了許多「空心老倌」。他們或許也可以混出一些名堂、大剌剌地到處給意見,叫國家政府應該如何如何,還被封爲什麽「神」。

也就是説,一切向上看、資訊多到混淆的時候,「瞎貓碰到死老鼠」的事情還是可能發生的。

然而,如此不合理的繁榮是遲早要破滅的。

不合理的繁榮帶動錯誤判斷

在有朝一日泡沫破滅的時候,只剩下「真本領」與「真功夫」才是唯一的憑藉。當經濟不再全面往上看的時候,那些假冒「很行」的創業家或投資人,就得再接受一次試煉與淘汰。

我也有過非常愚蠢的時候。幾年前,我不幸投資了一位能説善道的創業家,他趁著某種標題科技盛行、大家尚未搞清楚東西南北的時候,弄出了一家公司。

本來我們已經開會決定,這個人是不能投資的,但他有一位很優秀共同創辦人,而我們看中的是這位共同創辦人;而且,當時他們的創業主題確實熱門,所以最終我們還是投入資金。

沒想到資金進入之後,這位騙子第一件事就是幹掉他優秀的共同創辦人,然後天天不務正業,只在外頭搞公關、騙名氣,四處演講「如何從投資人那邊拿到錢」、「如何輕鬆吸金」這類題目,而本業卻一籌莫展。

這位人士才剛創業,就將自己打扮包裝成有如比爾蓋兹再世,聽説還真的在業界騙得不小的名氣。

這家公司以後會如何,我不知道,但這件事提醒我:

不合理的繁榮,代表不合理的自我期許。

……而這其實正是最大的誤導。

讀者們回憶一下:過去幾年,你每隔一陣子就聽到一些新題目,像是雲端技術、金融科技、大數據,物聯網(IoT), 到現在的人工智慧(AI),個個都狂飆到好像你不參加就落伍了。

這就像有一隻隱形的手,每隔一陣子就推出震撼市場的新標題,其實這就是在為大家定義下一個「不合理的繁榮」;隨之而來的,當然就是所謂專家學者一窩蜂跟進。

這些雖然都是好題目,但也都是鼓動大家一窩蜂炒作跟風的陷阱。

大家要清醒地想想:這些都是好題目沒錯,但如果參與其中,自己能拿出來的真正價值是什麽?除了一味跟風以外,我的核心能力在那裏?我能夠做出什麽有價值的區隔?

……要如何參與,該如何投資,才真正能做出驚天動地的好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