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起風了!」產業領袖們怎麼看物聯網?/TWicic

「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一般簡稱IoT)一直都是個筆者不太懂的詞,最早是聽說有台灣廠商去大陸參加了無錫的「物聯網實驗計畫」;扳扳手指來算,那起碼是5年前的事了。

然後,「物聯網」這個名詞就突然炸開了,而且是炸成一片一片的;每個人手上抓到一片,就說「這是物聯網」。

再然後,思科(Cisco)更狠,來了個「萬物聯網」(Internet of Everything);於是一時之間,不管走到哪看到的簡報上都有IoT、也都一定會有一張投影片上面寫著思科對未來萬物聯網的市場估計──14兆美元。

誰懂物聯網?

這14兆美元跟你有什麼關係?

說實在話,那段時間每次只要看到這張投影片,就開始想睏;因為,後面要講什麼都已經沒興趣了。原因是會拿出這個數字來講的人,十之八九大概都沒想清楚物聯網是什麼;而剩下的那一個,是根本不知道物聯網是什麼。

會這麼說不是筆者偏見太深,而是如果你問問這些在上面簡報的人「這14兆美元跟你有什麼關係?」,其中有一半大概會講出要發展什麼產品,像是「智慧家庭」、「安全監控」之類的東西,而另外一半則會跟你說要發展「雲端平台」,就是那種你可以從遠端開關、管理分級之類的功能。

但說實在話,這就是物聯網嗎?好吧,你要說是也可以;但筆者要問的是,這些東西其實都是現在就可以做的東西,那麼,現在就已經是物聯網時代了嗎?如果不是,那現在做的這些是什麼?

加了物聯網、清水變雞湯?

前一陣子,看到有人做出一份策略計畫書,上面洋洋灑灑寫著發展物聯網的策略;其中認為可以發展物聯網的最重要關鍵,就在於台灣擁有豐沛、靈活、具競爭力的硬體裝置設計生產能力,然後開始講半導體是台灣在物聯網發展中最重要的產業之一。

因為,以後所有東西都要聯網、所有東西都要用到半導體,所以那個量會很可怕,所以台灣半導體從代工、封測、設計,都會有很好的機會。然後就是開始畫餅:一下是這個領域要投多少錢,因為它的市場有多大,一下是那個領域要投多少錢,因為預期他的產值有多高等等。

如果把這份計畫中的「物聯網」換成「雲端」說不說得通?好像也通。如果換成「5G」說不說得通?好像也通。

最妙的是,這其中把物聯網當成了雞湯塊;好像什麼東西放進了物聯網,就會清水變雞湯,像是工業自動化加上物聯網,就成了「工業4.0」。說實在的,如果這樣能成,也是一件好事。但這樣真的能成嗎?

筆者到這裡終於懂了:物聯網從頭到尾,都是一個誤會,應該叫做「誤聯網」才對。

台灣電子業很多人談物聯網,會用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在2014年4月初的一場演講中所提到的「物聯網是下一個『Big Thing』」來強調物聯網的重要性;但不知怎麼的,如果你去看那場演講的內容,你會發現張忠謀講的跟「後來其他人認為的」有點不太小的出入。

張忠謀和其他人怎麼說?

張忠謀的說法是:

物聯網這個構想很可能就是下一個「Big Thing」,這個產業中最賺錢的公司不會是半導體公司,而是能夠整合系統、平台的公司,相關商機可望於未來數年間發酵。

注意到了嗎,張忠謀說的是什麼?

就在一年之後,在2015年6月的台積電股東會會後,張忠謀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

物聯網將呈穩定發展趨勢,不像手機快速躍升。物聯網不只是手機、手錶,汽車應是物聯網相當大的舞台,未來並將延伸到家庭。物聯網有許許多多、成千上萬的應用;物聯網產品多,只是將以漸進式穩定發展,不像手機很快跳上去。

注意到了嗎,張忠謀這次說的又是什麼?

過去兩年,台灣電子業對於物聯網的膜拜可謂香火鼎盛,但或許就是因為燒香的煙霧太大,遮蔽了許多人的視線,所以看不見物聯網的真正樣貌。

圍棋下得好,並不等於其他事也能做好。

有人說,物聯網退燒了,現在熱的是VR(虛擬實境)和AI(人工智慧);但說實在話,物聯網也好,VR、AI也罷,其實都是一樣的。

今年5月初,Google台灣簡立峰的一席演講,讓筆者非常感動;因為簡立峰不只是苦口婆心,而是直率坦白。

簡立峰說:

AlphaGo的成功只是一個很會下棋的程式,人類生活中有太多事情充滿Intelligence(智慧),而AlphaGo只是其中一件。而今天這件事為什麼大家覺得影響這麼大?因為大家覺得圍棋很難,但人類有很多能力,直覺、聯想、創造、決策都很難,到目前為止,電腦圍棋下得好,並不等於其他事也都能做得很好。

短期內的人工智慧叫做兩個字,一個叫做大數據、一個叫做機器學習,AlphaGo告訴大家的是在人工智慧時代,透過資料訓練電腦自我學習的方法,這其實在生活裡通通都有,例如在用Gmail時發現垃圾郵件被篩選掉了;Uber知道什麼時候要依據車子的調動狀況來調漲車資。

什麼是物聯網的未來想像?這個時間點要注意的是機器學習。創業最好的方法是透過網路,網路是透過寫程式。而你的程式加上網路,如果未來可以取得資料,用上機器學習的方法,你會取得下一代科技,在各行各業發展智慧服務。

沒有假鬼假怪、也沒有嘩眾取寵。簡立峰用了很簡單的說法,講出了從他的角度看到的物聯網。

簡立峰說:

2000年,是Internet of Computers(電腦的網路),這叫Web;2008年,是Internet of Smartphones(智慧手機的網路),這叫Mobile Internet;現在,是Internet of People(人的網路),這叫Social Network。

未來,我們不知道會是什麼,會是Internet of Watches(手錶的網路)、Internet of Cars(汽車的網路)……,也或許這些都不會成,所以才叫做Internet of Things。

物聯網的想像很簡單,就是任何除了手機以外,未來能夠上網的平台,但最有價值的是平台上的智慧服務(Intelligence Service)。

物聯網不再是the future of mobile(行動運算的未來),不應該再注意手機、車子,而是應該注意新的需求。台灣要扭轉產業的最後一次機會,是把握物聯網,但不是把握硬體,這不是意味著要放棄硬體,而是要把握硬體可以發展的智慧服務。

我們若繼續做硬體,我們還是會有未來,但贏家是誰不知道。你不能只是看硬體,你要看在這些平台上還有哪些應用還沒被挖掘,你就應該要去挖掘。

希望知道那個「為什麼」的人會在台灣。

物聯網的應用,隨便講都可以講出十件;連上網的冰箱、洗衣機,已經都不稀奇。那連網的衣服、鞋子呢?簡立峰說得直接:「到現在,其實都還想不出為什麼衣服需要聯網。」

但簡立峰有句話說得好,他說:

但只要有一個人知道為什麼,那或許我們的紡織業就起來了;現在,我希望知道那個「為什麼」的人會在台灣。

就在一個禮拜之後,廣達林百里在分析師會議上這樣講物聯網:

物聯網值得再三研究,要好好分析商業模式,物聯網主體是網路,物(Thing)是被連,如果倒過來則變成物連網路,那麼到底價值在網還是物呢?

看到這麼多公司會失敗,就是因為他們搞錯了。很多失敗企業,做的是「連網的物」;比方手環可以連網,但手環的價值很小。物聯網的生意其實不大,因為萬物聯網,每個裝置都只是一點點,所以做硬體的很辛苦,「網」才是價值。

物聯網如果沒有智慧型服務是沒有用的,現在的物都沒有突破性,沒有辦法非要不可,商用價值不高。

林百里的說法,更清楚的為物聯網的價值定了調,林百里說:

物聯網是大事,但「聯網物」是小事;台灣還是只能賺到硬體這一塊,但這一塊很小,下一波真正大的生意,是在服務與智慧,但台灣,現在還看不到。

就在林百里講完之後,群聯董事長潘健成說得更直接了,他說:「半導體要靠物聯網賺錢是在做白日夢。」

潘健成是這樣說的:

認同廣達董事長林百里之前的看法,物聯網商機的核心在於「聯網」的網路服務公司,而不是被聯的「物」,而半導體的客戶在於「物」;如果「物」不是產業的核心價值,想從中賺到錢,就要思考新商業模式,不能再只是單純賣IC給「物」所用了。

在筆者日前的〈博通賣掉賺錢的IoT部門,奧妙在哪裡?〉一文中,其實也提到了一些關於物聯網的觀察;其中是這樣說的:

其實,台灣很多人都還沒有想清楚是「物聯網」還是「網聯物」。

「Internet of things」裡,things 都是一樣的 things;但因為有了 Internet,所以 things 變成不一樣的 things了。

所以是「物聯網」還是「網聯物」呢?物聯網也好,IoT也罷,一波大潮狂浪湧來,看似波瀾壯闊、氣勢懾人;但當大浪退潮,捲走的、留下的,會是誰個被沖掉的褲子?

會不會有人被發現沒穿褲子?我不知道、也不想看到(因為通常不太好看)。

但寫到這裏,好想講一句話,那就是:「丞相,起風了!」[footnote]註:「丞相,起風了!」,或作「起風了,丞相」,是PTT論壇上的流行用語,用於趣味性地形容「風向」(例如鄉民們的主流意見)改變,或形容情勢改變。[/footn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