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缺乏想像力的政治標籤/陳映竹

人口遷徙是國際上受到關注的議題;它不止包括人才的國際移動,更包含了資金的流向、以及在國際經濟發展或科技研發上的地位。部分政客急著吸引媒體注目,而把這個議題縮小,塑造出對立的情緒與言論。不同的思維模式,造就出的正是不同的言論與格局。

在閱讀這篇未經草稿而寫下的文字之前,請先閱讀本站主編的〈你的北漂,是誰的北漂?〉這篇文章,也許能體會我的感慨。

自從2016年結束了台灣招攬國外人才的政策研究之後,我對於「人口遷移」這件事感到見怪不怪。

如同動物遷徙、水往低處流一樣,人也會往對自身有利的國家所移動;包括戰爭、氣候變遷、疾病、自然災害、人口減少、經濟或人才招攬福利等等,都會造就人口與資金的移動。

這其實是全球人口遷徙的趨勢,而學者們也發現,人口與相關資金的移動,造就了世界的貧富差距問題。

當台灣選舉拿「北漂」兩個字作為選舉議題、指責政黨的政策、或是鼓動歷史仇恨時,卻忽略了全球總體經濟、環境、政策等因素對台灣現在或未來發展的影響。

人口遷徙的類別與原因

世界銀行(World Bank)提供的資料可以得知,2013年時已有2.47億的人口在自己的出生國之外生活;在之後的十年內,全世界也會因為全球化和氣候變遷,造成移民人口的壓力。

同時從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Migration Organization)的「移民資料入口網站」(Migration Data Portal)網站所提供的資料,可以知道造成移民或人口移動主要為以下八個原因:

  1. 人口老化和移民(Older persons and migration): 依照聯合國的定義,「60歲以上」稱為老年人口。報告中提供的研究趨勢則發現,北半球的已開發國家,是大多數國際移民人口的最終目的地;而生活在南半球的人民,則會隨著年齡增長而回到自己的原籍國家。

  2. 環境因素移民(Environmental Migration): 該原因被定義為「由於環境突然或漸進變化,導致生活或生活條件產生不利影響的人或人群,不得不離開慣常住所,或選擇臨時(或永久)在國內外移動的人」。也就是因為環境惡化或自然災害,造成人民流離失所,必須越過國界臨時或永久遷移的人;例如之前提到的氣候變遷,因為海平面上升造成有些島嶼的生活面積減少、水災、土石流、火山爆發、地震等,不得不離開的人們。根據該網站的報告,2017年有135個國家、1880萬人因為自己國內的環境改變而流離失所;其中南亞、東亞、加勒比海、以及太平洋地區受影響最嚴重。特別是島嶼和開發中國家,因為氣候變遷而遭受到相當大的損害。

  3. 強迫移民或遷徙(Forced migration or displacement): 用我們較熟悉的說法,可能是因戰爭或武力脅迫下所造成的難民。聯合國文件裡所定義的難民則是:「因為種族、宗教、國籍、特定社會團體或政治見解,或在其在籍國或永久居住國之外的人有『急切迫害』情形,因而逃離本國的人,由於對此狀況感到恐懼,所以無法或不願意回歸本國。」自報告中可以得知,2007年至2017年這十年來,在原籍國國內或境外被迫流離失所的人,增加了50%以上;根據聯合國難民辦事處(UN Refugee Agency)的統計,2017年全球 68%的難民主要來自五個國家:敘利亞、阿富汗、南蘇丹、緬甸、索馬利亞。

  4. 勞動移民(Labour migration): 報告中談的,是以勞務工作為主的國際移民工人,也就是我們在台灣所稱的「移工」。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所給的定義是「……目前就業或失業中,並在目前居住國尋找工作的所有國際移民」;在聯合國統計司則定義為「接收國為國內從事經濟活動的具體目的,而接納的外國人;他們的停留時間,通常受到適合就業類型的限制。他們的家屬如果被錄取,也屬於此類。」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統計數字,2013年全球估計有1.503億移工,其中1150萬是移民家庭工人。在該組織引用的2017年「全球移民與開發知識聯盟」(Global Knowledge Partnership on Migration and Development,KNOMAD)報告中,15至24歲的移工占了全球勞動移民人口數約八分之一(12.5%)。

  5. 兒童或未成年移民(Child migrants): 定義為「兒童」、「未成年人」,「無人陪伴的兒童」、「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和「無人陪伴的移民未成年人」。1990至2017年之間,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的這類移民略有增加,而歐洲和亞洲的流動兒童比例持續下降;大洋洲國家的此類移民則相對穩定。但在2016至2017年之間,這類移民在歐洲、非洲、美洲則是增加的;背後的原因可能有戰爭尋求庇護、或是因災難造成兒童單獨移民。

  6. 非正規移民 (Irregular migration): 由於容易受到國家政策或法律的變動而變成非法移民,所以通常指的是未有正式紀錄,如非法入境(偷渡、非法跨越邊境)、非法移民(例如簽證過期滯流、人口販售)、非法雇用。全球都有這樣的移民出現,報告中提到亞洲國家則是以阿富汗為主要移民來源,多遷徙至伊朗或巴基斯坦,東南亞國家的泰國和馬來西亞通常成為其他周邊國家如緬甸、柬埔寨、寮國非正規移民的目的國。也曾聽聞過有人到了尼泊爾後,就把自己的護照給丟了,留在當地修行,當起非法移民。

  7. 遣返移民(Return migration): 主要可分為「自願遣返」和「強迫遣返」兩種,在報告中還有更細的分類及詳細的數據。2016年的前五大人口外流國家是德國、韓國、西班牙、日本和英國;在亞太地區,自願返回人數2017年則略有增加,數據主要來自澳大利亞、印尼、泰國、馬來西亞、斯里蘭卡、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巴基斯坦、阿富汗。

  8. 國際學生(International students): 根據聯合國科教文組織(UNESCO)的定義是:「國際流動學生指跨越兩個國家邊界的個人,目標是參與目的地國家的教育活動,目的地國家與其原籍國不同。」#tbr其中又可細分為外國學生(就讀於高等教育學位課程的非公民)和「學分可通用學生」(Credit-mobile students;例如交換、遊學、留學的學生。2016年有超過480萬名國際學生參與了美國、英國、澳大利亞、法國、德國、俄羅斯,這六國的教育計畫;而中國、印度、德國、韓國、尼日、法國和一些中亞國家則為主要的國際學生來源。

    下圖是瑞典的國家入口網站中,提供留學資訊的頁面;我們可以看到這個頁面使用的是簡體中文,並在頁面上寫了:實習、就業、創業,表現出積極要留住國際人才的意願。

瑞典的國家入口網站,並有 http://sweden.cn/,提供簡體中文所構成的留學、就業資訊頁面

Migration Data Portal網站中還有許多詳細的圖表,以及世界各國或地區的移民統計,有興趣的話可以多多研究。

光是上面擷取出來的資訊,就已經可以讓我們瞭解到,人口移動並不只是台灣政客口中的幾個因素而已;人口移動是全球性的現象,而許多國家也在徵求其他國家的人才,以協助本國的經濟活動。

台灣的人口移動數字

看了這麼多聯合國對於「移民」的定義和趨勢研究,就可以發現造成「人口移動」的因素,並不是只有政客口中那些簡單的理由。

台灣內政部統計處網站中,可以看到造成人口遷徙的因素及反映的現象:

人口遷徙反映區域間的資源配置及城市本身的發展規模,而影響人口遷徙關鍵因素包括就業機會多寡、軟硬體公共建設便利性、房市發展及社會福利等因素。

觀察台灣這幾年的政治與經濟情勢,在外部幾乎受到美國、中國、南北韓之間的政局所影響,在內部則又受到政黨政治間的利益爭鬥,或是端出所謂的「牛肉」,卻不斷預支人民的未來。

氣候上,台灣其實也受到全球氣候變遷所影響,除了水災、颱風、酷暑之外,還無法預測地震、火山爆發可能會帶來的災害。

許多需要招攬國際人才協助經濟發展的國家,也會持續注意國際學生;因為這些學生極可能留下來,在當地工作或定居,協助該國經濟發展,也可能成為技術移民、或是高科技技術領域的人才。

筆者之前曾觀察過的國家入口網站,例如愛爾蘭的「Tech Life Ireland」計畫、英國的國家入口網站、以及前面提到的瑞典國家入口網站,都提供了相關的就學與就業資訊。

關於台灣的人口移動數字

今天筆者花了一些時間尋找台灣內政部的統計資料。雖然內政部提供了「全國人口資料統計地圖」,但從查詢介面與查詢方式無法確認下列資訊:

  1. 這是統計2018年1月至9月的資料?

  2. 還是2018年9月份的單獨資料?

  3. 或是從哪個時間開始,到2018年9月為止的資料?

  4. 而所謂的「淨遷徙人數總計」,是「遷出人數 - 遷入人數」,還是「遷入人數 - 遷出人數」?

全國人口資料統計地圖

所以,筆者只好再去找內政部的統計通報,結果找到了比較完整、2018本年度的統計資料。

整體看來,無論任何原因,遷入台灣的人口數在2018年9月份增加了3,892人。一些數據可以解讀如下:

  • 國際遷徙狀況:從國外遷入台灣的有26,557人,從台灣遷出至其他國家有35,119人。自其他國家遷入最多戶籍的是台北市,有5,888人,移往其他國家最多的人口也是台北市,有10,392人。

  • 本想再觀察其他縣市移入六都和六都移往其他現市的人數,卻發現報表上的「自本縣(市)他鄉(鎮市區)遷入總人數」和「往本縣市他鄉鎮市區遷出總人數」兩欄的數字相同;所以到此停工,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己再驗算。

自2018年1月至9月,台灣現住人口遷入、遷出登記,資料來源:內政部戶政司

未來科技對人類的影響

筆者最近閱讀了Yuval Noah Harari的新書《21世紀的21堂課》(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在前兩堂課裡,作者提到了AI(人工智慧)取代人力的最大問題:

科技革命很快就會讓數十億人失業,並創造出一種人數眾多的新無用階級,帶來現有意識型態無法處理的社會矛盾與社會動盪。

往昔工業革命時代,機器代替人類進行了重複性高的勞動工作;雖然減少了許多工作機會,但也開啟了一些新的工作機會。例如人類學習如何操作機械,和機械搭配一起工作。

在2000年之前,筆者還擔任過辦公室應用軟體課程的助教,教一群中年人如何操作電腦,使用Word、Excel和PowerPoint來完成文件或統計工作;那時有許多補習班在幫人們上課,也有師資培訓班,為的就是快速讓軟體應用普及。電腦化減少了部份工作機會,但也增加了許多工作機會。

到了現在,操作電腦和辦公室應用軟體,已經是我這個年齡層在就業時的基本條件;如果不會這些軟體,可能就喪失就業機會。

比我年輕十歲、二十歲的年輕族群都已在職場上就業,他們更懂得如何操作手機、或是其他行動載具上的應用程式,也更熟悉網路文化與操作手段,但可能卻不熟悉電腦操作。

最近世界的趨勢、甚至台灣的政府政策都在討論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的發展。在未來,人類可能會被機械取代,因為機械的學習能力比人類更高、反應更快;就算還需要人類操作,人類也可能無法迅速學會操作機械,或是隨時需要不斷「更新」自己。

現在人類要追上機器,已經不像以往上補習班就行,甚至已經來不及學習了,因為機械學習的速度比人類更快。人類因此將會面臨更大的心理壓力,但機械呢?機械沒有所謂心理壓力。

以往是機械搭配人類,未來可能是人類被機械捨棄。作者在書中就提到了:

到了2025年,「無用階級」的出現可能不只是因為找不到工作、沒受過相關教育,還因為精神上的力量不足。

結論

在這幾年各種大大小小的選舉中,不令人意外的,媒體上出現的候選人們都沒有令人眼睛一亮的政策、或是真正出自數據研究的政策建議。

許多提出數據的候選人,目的可能是吸引群眾注意,但並沒有讓數據支撐他們自己提出的政策,而是習慣用激情、音樂、文字、媒體操弄來煽動群眾的情感,或是透過分化和利用各種社會議題,造成人民之間的對立。

在科技相關的政見上,看到的往往是經濟數字或經濟價值,但卻沒有對整體社會發展、或是銜接國際發展提出政策建議,或者只是侷限在少部份團體的利益之中。

同樣也是在《21世紀的21堂課》裡,有一段讓我十分感慨的文字:

過去推動俄國、中國和古巴革命的,是一群對經濟至關重要但缺乏政治權力的人;而2016年支持川普和英國脫歐的,卻是一群雖然還想有政治權力、卻擔心失去經濟價值的人。

就算不放大到國際上來看,每當我看著新聞上、或其他談話節目上的名嘴們的討論,或是某些政客之間彼此攻訐,其實多數仍屬於口號性的內容,而看不到實質上的作法或分析。

證諸他們的言行,就是「雖然想擁有政治權力,卻擔心失去自身的經濟價值」。

人口遷徙其實是國際上相當受到關注的議題;它不止包括人才的國際移動,更包含了國際資金的流向、以及一個國家在國際經濟發展或科技研發上的地位。

部分台灣政客急著想吸引媒體注目,而把這個議題縮小、塑造出了台灣東西基礎建設、南北經濟發展的對立情緒與言論,甚至拉扯政黨的政治利益資源分配,任由有心人士分化國家內部人民的情感、彼此互扯後腿。

如果看事情的角度只是這樣,那也只能默默的讀著自己的書,為台灣祈禱好運吧。

參考資料

  1. 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Migration Organization)的「移民資料入口網站」(Migration Data Portal)網站;

  2. 聯合國2018全球移民指標(The Global Migration Indicators 2018 Report);

  3. 其他網站資料已標示於文章中的各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