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經濟學」犯了什麼錯,慘遭三振出局?/Vivian Fang

最近的日本經濟遭到消費稅調漲、哈吉貝強颱、以及武漢肺炎疫情接二連三重創;然而其中仍有一些因素並不是不可抗力的,而是人為的失策。接下來,甚至可能面臨奧運是否延期、甚至停辦的壓力……。種種紛至沓來的因素,會如何侵蝕這個島國?

乘載超過3,700人的鑽石公主號郵輪,終於在二月下旬拉完海上警報。這艘自二月初就停放在橫濱港口,以便進行大規模海上隔離的渡輪,一直是大家注目的焦點。但即使如此,日本官方仍然愁眉苦臉、完全笑不出來。

困境重重的日本

根據2月17日最新官方數據,日本生產毛額(GDP)在 2019年第四季表現不佳,年比下降了6.9%;不只為連四季經濟擴張(expansion)畫下句點,也創下了2014年以來最大的萎縮幅度。

不少人將矛頭指向日本現任首相安倍晉三,認為安倍政府如期將消費稅從8%調升至10%,是造成日本景氣衰退的主因;另一些人則認為,造成至少98人喪命、號稱「日本60年來最強強颱」的哈吉貝颱風(又名「令和元年東日本颱風」),才是主要重創日本經濟的原因。

已經雪上加霜的日本,還遇上了全球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恐怕讓經濟面臨全面大衰退的可能。

印象中,日本已經跟通貨緊縮(deflation)與經濟低迷奮鬥了至少 20年。日本政府目前的債務已經高達GDP的240%、物價持續有下滑的通縮壓力,再加上利率幾乎是零,都讓我們知道,日本政府並沒有太多對抗經濟萎縮或通縮的招式。

所謂「安倍(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經濟學」,更設定通膨2%是目前政府的主要目標之一。諾貝爾得獎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二十多年前就說過:日本處在「流動性陷阱」 (Liquidity Trap)之中;而直至今日,日本還在這漩渦裡爬不出來。

流動性陷阱

讓我們看一下維基百科對「流動性陷阱」的定義:

流動性陷阱是指一個當貨幣政策完全沒法刺激經濟的情況,無論降低利率抑或增加貨幣供應量也沒有作用。典型的流動性陷阱在當預期經濟不景氣出現(例如通貨緊縮總需求不足、發生戰爭),使持有流動資產的人不願意投資。

當一個經濟體因為總體需求不足而進入衰退時,正常情況下政府當局都會採寬鬆的貨幣政策來解決這問題。當銀根放鬆(貨幣供應量上調)時,利息會下降、進而刺激經濟活絡。

但如果利息已經是零,「貨幣供應量」與「經濟總需求」的關係就打破了。也就是說,日本政府已經無法透過寬鬆的貨幣政策來活絡經濟、或是拉高物價。

面臨高額國債、以及無效的寬鬆貨幣政策,日本的處境真的難。

現在,再讓我們依時間順序來看看這「三連振」如何影響日本。

1. 10%消費稅

2019年10月1日,安倍政府將消費稅自8%調漲至10%。從歷史經驗來看,提高消費稅在日本一直受到大眾反彈;筆者個人甚至認為,這個增稅舉動其實非常不智。

因為龐大國債、以及人口老化問題嚴重,所以日本從1979年開始,就密切討論徵收消費稅的可能;而正式開徵此稅,則是在1989年4月宣布藉由3%消費稅來協助政府負擔龐大開銷。

當年這個舉措就有非常多的反對聲浪,甚至原本執政黨也因此在隔年的參議院大選中慘敗。

1997年4月,稅率調整至5%;更重要的是,2012年8月日本政府通過〈為推動謀求社會保障與穩定財源的確保等之稅制改革的消費稅法部分修正法律〉,奠定了消費稅在2014年4月調高至8%、2015年10月調高至10%的命運。

安倍政府上台後,乖乖按計劃在2014年4月將稅率調高至8%,對消費造成極大的影響;日本GDP於同年第三季萎縮了7.3%,也帶領日本進入一次新的經濟低潮。因此,安倍政府很快宣布,暫緩原訂於2015年調高稅率至10%的計畫,而且前後延期兩次。

第一次是宣布延期18個月,至2017年4月;第二次再延期兩年半,至2019年10月。由於2019年日本內需穩健,已連續四季經濟擴張,所以安倍政府再度面臨如期調高稅率的壓力。

因為記取了2014年的慘痛教訓,這次安倍政府採取多項配套措施,來緩和10%消費稅對經濟的影響;包括提供各式點數、誘因、以及減輕其他稅率等。例如食物、飲料(酒精除外)、以及新聞訂閱,都仍維持在8%,不受新的10%稅率影響。

其他和緩措施包括推出「積分回饋」優惠,讓顧客在以信用卡等「非現金」方式結帳時,可以獲最高5%的回饋。此外,政府也針對幼兒教育及托育,提供免費及補助等措施。

根據日本經濟智囊機構大和總研的分析,安倍政府至少會砸下180億美金(日幣2兆),來緩和10%消費稅所帶來的衝擊。

但是從結果來看,很明顯的:

10%消費稅將讓日本經濟再次蒙上衰退烏雲。

我個人不傾向政府著墨於消費稅,原因在於這是一種「收入越低的人受影響越大」的「累退稅」(regressive tax),並不甚公平。

此外,用累退稅來支撐幼教托育等措施,效果可能會有點適得其反;因為它完全無法有效做到「所得再分配」(redistribution of income)這個維護社會公平性的目的。

不可否認的,安倍政府花了不少心力在緩和消費稅影響的配套措施上;但這些努力似乎有如哈吉貝颱風吹過的日本一樣,一一泡湯。

2. 哈吉貝颱風

哈吉貝颱風是日本60年來遇過最強烈的颱風,在10月12日猛攻日本;共導致近百人死亡、摧毀85,000個家園;超過300條河川氾濫、東日本及北日本都有堤防崩壞、還有850起土石流及山崩。

長野新幹線車輛中心因此有超過10台列車泡水,損失高達3億美元(328億日圓);根據全球天災資訊彙整(Global Catastrophe Recap)的報告,日本的損失超過150億美元。

除了颱風帶來的實體破壞,不少世界級體育大事也取消,包括F1賽車、以及三場世界盃橄欖球賽等,相關損失龐大。

面對來勢洶洶的消費稅、以及哈貝吉颱風對日本經濟的影響,安倍政府12月5日祭出了「重大經濟刺激方案」,金額高達1,200億美元(132兆日圓),是近三年來最高額的政府賑災紓困配套。

但人算不如天算,沒人能料到武漢肺炎疫情自一月開始襲擊全球,讓日本這條經濟復甦的路走得更加坎坷。

3. 「Covid-19」武漢肺炎

日本本土第一個確診的武漢肺炎(新冠狀肺炎)病毒病例,是2020年1月16日發現的;截至今日共有639人感染、16人死亡。

在二月下旬期間,如果加上鑽石公主號上705人確診、4人死亡的的數字,日本當時已經成為除了中國以外,全球第二多人確診的感染國。

當然現在隨著義大利、伊朗、韓國及許多歐美國家疫情大爆發,這些國家的確診人數都遠高於日本;但鑽石公主號當時停泊在橫濱碼頭接受海上隔離,大家看著它從一開始的10人確診,到兩週後感染高達705人,實在是令人難受、甚至心驚膽跳,相信大家都很有危機感。

針對鑽石公主號的處理方式,日本官方受到不少批評,甚至有官方強烈指責這艘船宛如細菌活生生擴散的溫床。

全世界的旅遊業,都是這個疫情的最大受災戶。而觀光業高度仰賴中國(佔來客總數25%)的日本,除了少掉中國觀光客以外,由於疫情不斷升溫,導致許多國家警告民眾禁止出入日本,更加打擊了日本觀光業。

另外,每年三月左右也是日本賞櫻季。根據關西大學研究,每年櫻花為日本帶來至少6,000萬賞櫻客,消費高達270億美元(3,000億日圓);而從今年的疫情來看,日本的櫻花經濟恐怕也是前景堪憂。

表定時間為7月的2020年東京奧運,是一項日本全國上下摩拳擦掌準備多時、熱烈迎接的盛事。這項賽事、再加上今年8月「2020年夏季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過去稱為「殘障奧運」)也在東京舉辦等安排,令安倍政府先前對於「10%消費稅問題」能在活動暫獲舒緩頗有信心。

現在說句良心話:如果這幾場世界級運動大會沒有如期舉行,對日本經濟會留下如何巨大的傷痕,真令人真不敢想像!

結語:調漲消費稅是個錯誤

這接踵而來的「三振」:調漲消費稅、哈貝吉颱風、新型肺炎疫情,無疑都對日本帶來了慘重威脅,每一關也都考驗著安倍政府的政策與應變能力。

但筆者認為,消費稅措施其實是個可以避免的人為錯誤。

支持日本政府調高消費稅的人,普遍認為高舉的日本國債、少子化、加上人口老化,可能導致政府無法償還債務,因而必須面對國債危機(fiscal crisis)。

沒錯,日本國債高達9兆美元(1,000兆日圓),為工業國家之首。不過因為日本的利息幾乎是零,所以政府借錢相對便宜;再加上並沒有立刻償還國債的迫切壓力,所以操心國債危機是有些多慮。

如果將日本政府與央行(Bank of Japan)的資產加總,應該還夠應付國債問題,這方面還不需要動消費稅的腦筋。

更關鍵的是,日本政府明知道自己處在這麼艱難的流動性陷阱中,而且特性又與其他國家不同,並沒有太多資源及有效的工具來抗衡經濟衰退;我真想問:真有必要調高消費稅,讓日本自己的經濟陷入困境嗎?

參考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