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只要做對一次:16 個重寫規則、翻轉世界的超級創業家

編按:本站自即日起與多家出版社合作,由編輯為您精選最近出版的科技相關書籍內容,經授權後小幅改編為文章形式供您閱覽;希望您在繁忙的日常生活中,能以精簡方式吸收新書精華。

如果您透過文末的「購買」連結購買本書,本站將能得到若干比例的導購分潤,特此說明。

以下內容摘自原書,文中第一人稱為原書作者。如果您有任何討論或意見,歡迎留言,原書資訊請參閱文末介紹。也歡迎各出版社利用本站聯絡表單向我們洽詢。

資料世界的真正殺手級應用:Palantir/亞歷克斯.卡普(Alex Karp)

為政府追蹤恐怖分子,也能為企業偵測舞弊和駭客入侵。全知全能的資料探勘是人類面臨最強大也最棘手的力量。

Palantir的客戶是美國國家安全局、聯邦調查局和中情局(透過其創投基金In-Q-Tel成為Palantir 的早期投資人之一),以及各式各樣的美國反恐與軍事機構。

過去6年間,Palantir 已成為用各種資料探勘提供情報和執法用途的首選,擁有熟練的軟體介面和程式工程師,可以進入客戶總部,改製客戶的程式。

Palantir 把雜亂無章的資訊轉變成容易了解的視覺地圖、柱狀圖和線圖。只要讓「先遣工程師」幾天時間耙梳、貼標籤和整合客戶所有的瑣碎資料,Palantir 就能釐清像恐怖主義、災難應變和販賣人口等問題。

Palantir的客戶是美國國安局、聯邦調查局和中情局,以及各式各樣的反恐與軍事機構。

Palantir 的顧問包括前美國國務卿萊斯(Condoleezza Rice)和前CIA 中央情報總監特尼特(George Tenet);特尼特在911 恐怖攻擊前曾於訪問中說:「我希望我們有像Palantir 這種能力的工具。」前CIA 局長裴卓斯(David Petraeus)對《富比士》形容Palantir 是「在我們急需更好的捕鼠器時出現的更好捕鼠器」,並稱讚卡普「極其聰明」。

美國海軍也是使用Palantir 來串連蛛絲馬跡的機構之一,在阿富汗利用Palantir 的工具做路邊炸彈的現場跡證分析和預測叛軍的攻擊。Palantir 的軟體也協助獵捕謀殺一名美國海關情報員的墨西哥毒裊集團成員,和追蹤在達賴喇嘛的電腦安裝間諜程式的駭客。在描述獵殺賓拉登的《完結篇》(The Finish )書中,作者波登(Mark Bowden)寫道,Palantir 的軟體「才是名副其實的『殺手級應用』」。

我被監聽了嗎?

Palantir 從間諜和祕密行動的陰暗世界崛起,後來大舉進軍美國企業界。可以預測伊拉克叛軍伏擊的工具,也可以協助醫藥公司分析藥品資料。

根據前摩根大通員工的說法,這些工具被用來處理從網路詐騙到違約抵押貸款資產等問題,為銀行節省上億成本。

使用Palantir 的銀行可以在幾秒內看出一個奈及利亞網址、美國某處的一台代理伺服器,和一個被劫持的住宅信用帳戶支出外流之間的關係,正如軍方客戶可以把炮彈殼碎片上的指紋、地點資料、匿名來源的情報和社群媒體串連起來,追蹤阿富汗的炮彈製造者。

這些工具讓Palantir 穿著T 恤的二十幾歲年輕人有能力從IBM、博思艾倫漢密爾頓(Booz Allen Hamilton)和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穿西裝打領帶的專家手中搶走客戶,因為Palantir 的產品可以更迅速應用、得出更明確的結果,而且往往每次裝置成本不到100 萬美元,遠低於競爭對手的價格。

Palantir 的商業客戶(對它們身分的保密更甚於政府客戶),包括美國銀行(BoA)和新聞媒體。民間公司的交易現在占Palantir 營收接近六成,且《富比士》估計到2013 年已超過4.5 億美元,一年前還不到3億美元。卡普預估Palantir 將在2014 年簽下10億美元的新長期合約,並在這一年讓公司開始獲利。

在史諾登揭露國安局的大規模監聽後,Palantir的工具成為隱私倡議者最擔心的資料探勘技術代表。

結論是:一家CIA 資助、由一位自我中心的哲學家經營的公司,已變成科技業最有價值的私人公司之一。據2013 年12 月的籌資,估值達到90 億美元。卡普持有約十分之一股權,略低於最大股東億萬富豪彼得.提爾。

彼得.提爾是PayPal 共同創辦人,也是Facebook 投資人;其他富豪投資人包括家得寶共同創始人蘭格尼(Ken Langone)和避險基金大戶卓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如果Palantir 公開上市,卡普的身價可能超越10 億美元,雖然他表示Palantir 還不考慮上市。

Palantir 最大的問題可能是它的軟體太好用了,讓客戶看到太多東西。在史諾登揭露國安局的大規模監聽後,Palantir 的工具成為隱私倡議者最擔心的資料探勘技術代表,Google 級的技術工程直接應用在政府的監聽行動中。

就在Palantir 崛起成為矽谷成長最快的新創公司之一時,這種老大哥(Big Brother)和大數據(Big Data)的結合頓時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因此可能影響到公眾對它的第一印象,同時,就在公司最需要客戶和投資人時,這樣的技術結合卻成為他們眼中的毒害。

「他們做的是一種可怕的行業。」電子前哨基金會(EFF) 律師提恩(Lee Tien) 說。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分析師史坦利(Jay Stanley)曾寫道,Palantir 的軟體可能變成「真正的極權主義夢魘,大規模監視無辜美國人的活動」。

擁有社會學博士學位的卡普並不迴避這些關切,他認為Palantir 是一家可以改寫隱私與安全零和遊戲規則的公司。

「我承接政府的工作,並不是想知道什麼人抽了大麻或搞外遇。」他承認。他在一場公司演講中說:「我們必須找到能免於政府監視的地方,我們才能成為自己想成為的獨特、有趣,以及就我個人來說,有點叛逆的人。」


《只要做對一次:16個重寫規則、翻轉世界的超級創業家》

第一手專訪Airbnb、Dropbox、Instagram、Spotify、Twitter、WhatsApp、Gopro、Tesla、Snapchat、Tumblr、Facebook等企業創辦人,看他們如何從一個點子快速發展成為數百億美元估值公司的關鍵,面對技術、募資、併購、管理等挑戰的抉擇邏輯!

出版:天下雜誌

作者:藍道.連恩(Randall Lane)

購買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