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GF2016側記〕第一天:開幕典禮、各國如何保護青少年網路安全

本站非常榮幸,成為2016年亞太區域網路治理論壇(APrIGF, Asia Pacific regional)台北年會官方贊助媒體。目前大會正在台北市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舉行,本站將以側記方式,將大會各項議題深入淺出地介紹給本站讀者。

一早,筆者就以合作媒體的身分,來到位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的會場。從今天起一連三天,2016年亞太區網際網路治理論壇(Asia Pacific Regional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就在這裡舉行。

先介紹這個會議的背景。

台灣首次取得APrIGF主辦權

Internet的發展軌跡,一路走來都是以某種「有機體」的方式成長。不論是各種相關科技的發展、Internet從教育界往商業的應用擴張、跨國界的連線能力,以及其於對世界各國社會、政治、經濟、人民生活方式的重大影響,可以說是空前的,而且超越了過往的國家或區域政治體系可監控的範圍。

隨著Internet發展而出現的議題愈來愈多元重要,聯合國注意到Internet的治理問題,在2003年與2005年的世界資訊社會高峰會議中,確立了成立相關組織的方針,並由聯合國秘書長負責召開多邊合作論壇,也就是IGF(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廣泛討論和Internet相關的各項政策問題。

相較於全球規模的IGF,由於各地區的特殊性與需求,在IGF下也發展出數個區域性的網路治理論壇會議,包括歐洲、亞太、非洲、拉丁美洲等區域,也都各自舉辦區域性的IGF會議。

這次在台灣舉辦的APrIGF會議,就是亞太區專屬的網路治理論壇年會。過去幾屆分別在香港、新加坡、東京、首爾、德里、澳門等地舉辦,台北則是首次舉辦這個重要的國際會議。

由於是亞太區域性的國際會議,參與者當然也就以亞太各國產官學界與社會組織的相關人士為主,與會者國籍遍布亞洲與鄰近國家,甚至也有美洲和非洲國家的參加者。這次來參加會議的各國代表,包括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富汗、亞美尼亞、澳洲、孟加拉、巴林、加拿大、中非共和國、庫克群島、中國、哥倫比亞、哥斯大黎加、德國、衣索比亞、斐濟、迦納、甘比亞、香港、印尼、印度、約旦、日本、肯亞、柬埔寨、韓國、哈薩克、斯里蘭卡、摩洛哥、澳門、墨西哥、馬來西亞、莫三比克、奈及利亞、尼泊爾、紐西蘭、阿曼、巴布亞紐幾內亞、菲律賓、巴基斯坦、俄羅斯、新加坡、泰國、突尼西亞、台灣、美國、越南、萬那杜、葉門。

值得一提的是,孟加拉有48人參與這次大會,是除主辦國台灣之外,與會陣容最龐大的國家。

非規制性的議題平台

不論在IGF的官方網站,或是在今天開幕典禮中ICANN董事Markus Kummer的演講中,都不約而同提到:不論是IGF或APrIGF,都沒有實質權力以規範各國的網路政策;甚至連這個會議的預算也不是由聯合國固定編列,很大一部分必須透過募款而來。一方面這是因為Internet的分散式連線與發展本質,另一方面各國面對的網路治理需求也有很大的不同。

在IGF,不論是政府、私部門還是民間組織,都能平等探討Internet各項議題。

相對的,IGF、APrIGF會議的存在意義,正是在這種非規制性的基礎上,成為一個兼容並蓄的討論平台。透過這樣和Internet發展軌跡一致的,由下而上的討論架構,比起傳統由上而下的政府治理與國際對話模式,反而更能夠公平而公開地廣納各方意見。在IGF,不論是政府、私部門還是民間組織,都能以平等的角色,共同探討Internet發展與應用上的各項議題。

Markus Kummer就說,IGF是個對話平台,旨在促進Internet上技術、社群和私人企業與國家政府間的對話,並促成治理政策的成形,而不是直接產生決策與規制的機構。

也因為這樣的背景,IGF系列會議關心的議題就不限於網路規制本身,而是擴及到許多更高層次的問題。以這次在台北舉辦的APrIGF來說,多場會議都和網路安全、網路可連線性、人權、隱私等有關。而本站這次也重點選擇了人權和網路安全的相關討論做為這次報導的重點。

青少年網路安全,亞太各國做法不同

筆者今天選擇參加的其中一場會議,主題是討論亞太各國針對青少年與兒童網路安全問題的各種做法。與會有來自日本、台灣和越南的網安相關人士,背景來自產官學界與社會團體。

在會議上,各國代表分享了不同的青少年兒童網安面臨的問題與做法,例如日本兒童與青少年持有智慧型手機的比例接近六成,高中生更超過八成以上,衍生的網安問題包括兒童色情與虐待、網路霸凌、個資泄漏、暴力與毒品等有害內容、網路釣魚與詐騙等等。越南面臨的問題則是透過社群服務而發生的詐騙、沉迷遊戲、色情、霸凌等等。

另外,許多對兒少網安造成的相關威脅都來自國外,也是令各國頭痛的問題。

而各國代表也分享了從不同角度因應的對策,例如各國都極為重視的兒少網安教育,從用戶自身建立起自我保護意識,日本、台灣和越南代表分享了各自的做法與成效;日本代表也分享了如何結合產官學界建立跨領域的網安組織,除了加強宣導之外,也協調業者建立有害內容過濾、通報與移除機制。

一個小時的會議時間,要讓各國與會代表暢談並交換意見,顯然非常不夠;不過這個會議的意義是開啟更多的後續交流,能夠達到這樣的目的,本身就是有價值的了。

更令人欣慰的是,有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年輕身影出現在觀眾席,認真地記著筆記。不少人在會議時間結束後一擁而上,把與會專家團團圍住,爭取時間發問。筆者年輕時沒有太多機會能夠參加這等規模的國際會議,看著他們認真的神情,更讓人對Internet的未來發展充滿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