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好的主管,得學會如何正確修理人/嚴曉翠

有句老話說「慈母多敗兒」,這話在職場上一樣適用。如果你只想成為一個討好部屬的主管,不敢要求、不設底線,只想當好人,部屬將來絕對不會感激你或是記得你,因為你剝奪了他們學習成長的機會;所以,好主管得學會如何正確修理人。

公司裡有個主管,我都叫她「慈母」,這其實是反諷。她治軍非常嚴格,部屬都很怕她,但她們部門的工作效率挺不錯的;對於好還要更好的專業要求,部屬也都能欣然接受,不會跟這位主管討價還價。

別以為這個部門因為主管嚴厲就彼此相敬如「冰」,他們團隊彼此感情很好;因為除了工作上的嚴格要求,這位主管也很疼愛他們,會帶著他們出去吃飯唱歌、紓解壓力。

我跟這位主管共事很久,她認為領導跟教小孩一樣,慈母一定多敗兒;如果對部屬的要求不嚴厲,不讓他們深刻瞭解哪裡做得不對、做得不夠好,以後他們就會不斷挑戰你的容忍底線。

如果不讓部屬深刻瞭解哪裡不夠好,以後他們就會挑戰你的容忍底線。

剛開始我不太習慣她對部屬這麼嚴格,但她在溝通的態度上拿捏得很好;就算再怎麼兇,也不會損及對方的尊嚴,所以基本上我還蠻認同她的管理方式。

管理態度的拿捏,是一個很困難的學問;因為每一個被你教導的同事個性不同,該軟性溝通還是硬性要求,恐怕無法用同一套標準來處理。

再加上我自己「很怕與人衝突」的個性,讓我覺得自己在「要求別人」這方面一直都做得不夠好,常常擔心自己領導出很多「敗兒」來。

想當爛好人,就別當主管

很多年前,有一位同事原本擔任我的祕書及特助;因為她個性機伶也積極,我決定讓她轉任業務單位。在轉任前一天,我找她聊聊未來的工作規劃,當時自認對她很栽培的我,便要她比較我跟另一位主管的管理風格。

她說:

曉翠,妳人很好,很照顧我們大家,跟妳在同一家公司很幸福;另一位主管對我們很兇,但正因為他很兇,所以我很明確知道做什麼是對的、做什麼是錯的。

所以,跟他學習比較有收穫和成就感;跟妳做事雖然很開心,但我比較不知道妳心裡怎麼看待我的工作表現、我哪裡做得不好應該改進?我掌握不到。

聽完她天真無邪的回答之後,我非常難過。原來,我不喜歡責備部屬是錯誤的,我的部屬會因此無法拿捏對錯、或是追求成長。

這段話給了我很大的教訓。當然,我不會因此變得對人兇悍,因為那違背我的人格特質、也做不來;但我開始學習要給部屬明確的學習指引,讓他知道好在哪裡、不好在哪裡、接下來怎麼做才可以更好。

要給部屬明確的學習指引,讓他知道對在哪裡、不對在哪裡、怎麼做還可以更好。

回想我自己的職涯中,無論是讓我印象深刻的主管,或是教導我、讓我有很大成長的主管,都是因為有明確的指導方式,強烈的讓我知道他們的底線或堅持是什麼。

雖然當時年輕氣盛,心裡難免很不舒服,不過這麼多年下來,被讚美的話記得不多,但是被修理、被罵的細節我還記得清清楚楚;而這些事情,後來都成為我做事的重點原則。

我的讚美毀了一個年輕人

在我當經理時,曾經帶過一個很有明星氣息的業務;因為她很耀眼吸睛,在公司跟客戶面前,我們總是讚美她、並且做球給她發揮。然而這樣久而久之,也讓她變得很驕傲。

有一天在會議後,我被總經理叫進辦公室,總經理斥責我:

這個年輕人被妳毀了!因為妳只讚美她做得好的小事,卻從不用力責備她做錯的大事;她現在才這麼一點小聰明、小本事就自傲成這樣,半瓶水卻以為自己一大桶,不懂得要常常把瓶子倒空才能學新知識,自滿的她以後再也學不到東西了!

果然,幾個月後這位年輕同事很快就驕傲的離職了,後來在職場上也沒有什麼好表現。這件事對我後來的管理生涯有很大的啟發:主管的責任不是為了做好人跟交朋友的,不肯適時扮黑臉說重話,就培養不出好手。

主管的責任不是為了做好人跟交朋友的。

有句老話說「慈母多敗兒」,這話在職場上一樣適用。如果你只想成為一個討好部屬的主管,不敢要求、不設底線,只想當好人,部屬將來絕對不會感激你或是記得你,因為你剝奪了他們學習成長的機會;所以,好主管得學會如何正確修理人。

所以該如何責備員工?

如果現在員工都不能罵、一罵就跑,而不罵他們的話,做出來的工作品質又很有問題,那麼到底該怎麼指正員工,才能讓他們感受到主管的心意呢?

罵人是一種「需要培養的能力」,而不是「主管的權力」。我常告訴主管,你可以發怒、但不能發脾氣;因為發怒是針對對方的行為、或是做出來的事情指正,發脾氣則是口出惡言,會讓雙方流於意氣用事,反而破壞彼此的信賴關係。

我的部屬常說我態度溫柔,但是一針見血、讓他們完全無處躲;那是因為我會很清楚的指出問題所在,而不是流於很爛、很笨、很蠢之類的情緒字眼。

工作上沒有人想被罵,但人人都希望自己變得更好;而這中間的掌握,就是領導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