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代的態度,決定下一代的成就/程天縱

許多朋友問我,為什麼中國大陸的創新創業風氣比台灣盛行?為什麼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比台灣快速?究竟中國大陸和台灣在這方面有什麼不同?

關於這些問題,我也曾經詢問過幾位大陸上市公司的創業老闆,請教他們的看法。

這些創業老闆有許多共同點:他們大都是60後或是70後(1960年後出生),年齡分布在40到50歲之間;他們大多在1990年代創業,公司已經上市,身家財產都在數十億到數百億人民幣之間,甚至有超過千億人民幣的。

至於他們的下一代,則大約在25到30歲之間,有許多留學歐美、並且已經在企業內歷練了幾年,擔任高層職務,積極佈局接班。

由於我在大陸的時間多半都在深圳,所以我認識的這些創業老闆大多是「深商會」的會員。

「深商會」是一個2012年2月19日成立的組織,會長由原深圳市委副書記、人大副主任、深商聯會長莊禮祥擔任;萬科集團董事局主席王石先生,則擔任深商會的理事會主席。

深商會由三個會員圈子組成。最核心的圈子叫做「深商總會」,由深圳市100億資產以上的大型企業組成;第二個圈子叫做「深商聯合會」,擁有超過2,000家中大型企業會員。第三個圈子叫做「深圳中小企業聯盟」,有中小企業6,000多家。

據說,光是「深商總會」的100家核心會員企業,就貢獻了深圳40%的GDP;其中有號稱「深圳五大金剛」的任正非、馬化騰、王傳福、許家印、王文銀,形成了盤根錯節的政商人脈。

台灣和大陸的世代差異

有趣的是,我請教的這幾位創業老闆,他們都一致認為,「大陸和台灣的差異,就在於大陸的年輕人敢挑戰老一輩,而且不認為老一輩的就比年輕的強。」

根據我自己分析認為主要原因是,1966到1976的「文化大革命」毁掉了40後、50後(1940年後出生)的一代人,隨後的「改革開放」則提供了民營企業快速成長的土壤,又遭逢高科技浪潮帶來的巨變;在這種沒有上一代壓抑、又有著無限市場商機的大環境下,不僅造就了這一代的企業家、也創造了中國大陸過去30年經濟高速發展的奇蹟。

而在台灣出生長大的40後50後,並沒有經歷過像大陸這樣的動亂,反而在台灣政府推動經濟建設的大環境下,紛紛成功創立了今天的中大型企業。

台灣的這一代企業家,現在雖然已經步入六、七十歲之齡,卻仍然活躍在枱面上。

沒那麼辛苦、但也沒那麼幸運的一代

至於台灣的60後和70後(1960年後出生),就沒有那麼辛苦、但也沒有那麼幸運了。由於上一代創業成功,因此創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而且因為這一代的創業資源受到上一代企業的排擠,於是年輕人紛紛選擇就業,導致創業的機會和數量遠少於他們的上一代。

隨後的80後和90後(1980年後出生),又遭逢台灣過去20年的經濟發展停頓,境遇就更加艱難;選擇就業的只能在低薪的情況下掙扎求生存,有勇氣創業的也只能小打小鬧,開個餐廳、搞個烘焙屋、炸炸雞排,過過追求小確幸的生活了。

反觀大陸80後90後的年輕一代,碰上了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物聯網、人工智慧等一波波新科技來襲,加上充沛的投資基金,處處都是創新創業的機會。

這些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普遍認為他們的上一代已經過氣了,只能等著他們來顛覆;因此個個摩拳擦掌,創二代加速接班,沒有富爸爸的也紛紛投入創業的浪潮裡。

老一輩的態度

雖然這些成功企業家謙虛的認為,大陸的優勢在於「年輕人敢鄙視、挑戰老一輩」。其實我倒是深深覺得,他們老一輩的態度才是關鍵。

他們從自己成功的經驗裡,總結到「一代比一代強」的硬道理,因此敢於重用年輕人、提早佈局下一代接班,以求企業不斷的創新迭代、成長壯大。

反觀台灣的情況,50後60後,甚至有30後40後的,老幾輩子的人仍然覇住「產官學」的主要舞台;他們活躍於今天的結果,排擠了70到90後的資源和機會,造成了台灣產業結構只有短頭,長尾卻越來越薄、越來越短的現象。

這些年來我的觀察和分析,這種現象不外乎是幾種心態造成的:

  1. 在位者戀棧權力,不願意退場,無法忍受下台以後的孤獨和寂寞。

  2. 成功的企業家不願意面對「總有一天要退場」的事實,採取逃避問題的心態,寧可戰死沙場、也不考慮接班的問題。

  3. 忘了初心。總認為年輕人沒有經驗、辦事不牢靠,凡事只有自己動手才放心。

「新北市電腦公會」的故事

最後,我跟大家分享一個真實的故事。

「新北市電腦公會」的前身是「台北縣電腦公會」,成立於1987年2月,至今擁有會員公司超過2,300家。主要會員來自電腦、通信、數位內容、遊戲、電子電機、機械等產業。

2016年底,新北市電腦同業公會面臨著理監事任期已到,開始提名第十一屆的理監事名單,首先要決定理事長人選。

由於德州儀器的工廠位於中和南勢角,是新北市電腦公會的成員之一,所以我從早期就代表德州儀器積極參與公會的會務活動;因此公會的創辦人和核心支持者就找上我,討論理事長的人選。

我看了一下名單,都是50後的創業老闆。說實話,擔任公會的理事長和理監事,就是出錢出力的工作,對於自己本業生意幫助並不大。

就拿公會於2002年創立至今的「資訊種子研習營」為例,公會每年從數百名報名的大學和研究所應屆畢業生當中,挑選35名優秀的年輕人,免費給予培訓、以及前往中國大陸參觀訪問知名企業的機會,而這些費用都來自於理事長和理監事的捐獻。

這樣一個公會組織和平台,確實能給予年輕創業家建立人脈、豐富經驗、增加資源、承擔社會責任的一個好機會。

於是我就提出疑問:「為什麼名單上都是60歲左右的人選?為什麼不能找40歲左右的年輕人來擔任公會理事長的職務呢?」

我得到的回答是:

40歲左右的年輕人比較沒有經驗和能力,來承擔發展公會組織和會務的重責大任;尤其是理事長這個位子,更應該找德高望重、在業界有知名度、受人尊敬的企業家來擔任。

由於公會的核心人物,都是當初創立公會的優秀創業企業家,因此我就再追問:「那麼你記得,當初你擔任理事長的時候,是哪一年?當時你幾歲?」

他想了一想,回答說:「38歲。」但也接著補充:

對啊,當時擔任理事長的時候,也沒有覺得自己經驗不夠、能力不足;結果把公會做得紅紅火火的,組織迅速成長,名氣和實力還遠超過台北市電腦公會。當時還與中南部各縣市的電腦公會結盟,儼然成為台灣電腦公會聯盟的盟主。

我接著說:「如今台北市電腦公會的資源與實力已經超過新北市電腦公會了;其中關係到環境的變遷、還有許許多多的原因,但是不可否認的,其中的一個原因是,『老猴子變不出新把戲』。為什麼不讓年輕人登上舞台來接我們的班呢?」

我相信,新北市電腦公會接下來會有年輕的新血,來取代老一輩的人;這才是高科技產業應該擁抱的趨勢和方向。

年紀到了,就應該把舞台讓出來,下台的身影要漂亮。我們50和60後的這一代人,沒有辦法長生不老,也不應該永遠佔據著舞台、把持著資源。

「產官學」都一樣。現在檯面上的掌權者都要瞭解,未來的世界一定是由現在的年輕人來主導;早點放手,讓年輕一代開始歷練,台灣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