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究竟有沒有真正的普世價值存在?/程天縱

經常聽到有人說「西方社會所說的普世價值觀,不適用於東方社會」;因此也下結論「西方的民主制度,不適合用在東方國家」。那麼,東西方的價值觀差異在哪裡?又有真正的普世價值嗎?

歐美西方國家認為,自由、人權、民主等是「普世價值」,是生而為人都該享有的基本價值。

那麼我們就看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足以代表東方國家的中國。那麼,什麼又是「中國的核心價值」呢?

根據一些出現在中國都市街道的標語顯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這12個名詞,被中國列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見附圖1和2)。

圖1:深圳機場的宣傳電子看板
圖2:江蘇省宿遷市宿陽縣的宣傳海報

然而,「民主」、「自由」也赫然出現在這12個名詞當中。那麼我們是否可以說,東西方國家都認同民主和自由的價值觀?其實不然,主要原因有兩點。

文化不同

中國認為,東西方的歷史和文化有極大的差異,因此對於使用同樣名詞的價值觀,解釋也就不同。

先撇開爭議性極大的「民主」和「自由」不談,讓我們看看西方國家和中國對「文明」的解釋。

「文明」(Civilization)在劍橋英語辭典(Cambridge Dictionary)的解釋如下:

Human society with its well developed social organizations, or the culture and way of life of a society or country at a particular period of time.

簡單的說,就是「相對於野蠻而言,人類社會進步開化的狀態」。

而根據百度百科的解釋:

文明是使人類脫離野蠻狀態的,所有社會行為和自然行為構成的集合。

光從字面上來看,似乎東西方文化對於文明的解釋,都是相當宏觀,差異不大;但是,從中國大陸各城市所宣導的個人文明行為,就可以看到不同國家發展階段和文化程度的差異了。

江蘇省蘇州市為因應疫情控制,於今(2020)年2月推動名為「蘇城碼」的健康碼系統,作為當地市民外出的憑證;然後在9月3日又推出了「蘇城碼2.0」的新版本,除了健康碼之外,添加了「文明碼」功能。

新推出的文明碼目前只有「文明交通指數」及「文明志願指數」兩項功能,據媒體報導,每位市民都有1,000分的文明指數;如果闖紅燈、酒後駕駛等就會扣分。相反的,若參加交通義工之類的活動,就會獲得加分。

根據蘇州公安官方微信稱,文明碼是要「構築起文明積分資訊識別體系」;未來會加入更多的「文明指數」,例如垃圾分類、文明用餐、交通禮讓、文明上網、誠信守法、厲行節約等習慣。

蘇州官方又表示,文明碼附有獎懲機制,可以用來警示和懲戒文明指數不及格的人員;而得到高分的市民,將會享受工作、生活、就業、學習、娛樂等的優先及便利。

其實我早在2017年11月中旬,去到江蘇省宿遷市的宿陽縣參觀工廠時,就看到了宿遷市在推動的「宿遷文明20條」(請參考附圖3)。當時覺得有趣,因此拍照留念。

圖3:宿遷文明20條的宣傳海報

宿遷市為江蘇省的地級市,下轄沭陽縣泗陽縣泗洪縣宿城區宿豫區;著名的洋河酒廠,就位宿遷城的市區。從江蘇省文明行為的推動,可以發現「鄉村包圍城市」的有趣現象,與經濟發展的推動截然不同。

如果讓西方國家看到,中國這些「微觀文明行為」的推動,肯定不會同意這就是西方國家所謂的「文明」;或許還真的有一些經濟和文化不同發展階段,所造成的差異吧?

集體概念

西方的價值觀都建立在「個人」的基礎上,而中國大陸推廣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則建立在國家、社會、公民三個層次上(參考圖2)。這就意味著為了達到「集體的民主自由」,作為個人的公民就必須要「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讀者們或許也已經注意到,「人權」並不在中國的12個核心價值觀之中;主要原因就是中國的核心價值觀是以「集體」為基礎,因此強調國家和社會的「生存」、「發展」、「和諧」、「穩定」的權力高於一切。

西方的價值觀建立在「個人」的基礎上,中國的價值觀則建立在「集體」上。

說實話,我瞭解西方國家的「人權」都建立在「個人」的基礎上;但建立在「集體」上的「人權」超出我的理解、也無法評論。

我們也撇開爭議性極大的民主和自由不談,來談談美國NBA在奧蘭多迪士尼世界復賽之後,球員所穿的球衣吧。

美國非裔男子George Floyd遭白人警員以膝頭壓頸死亡一事,引起全美國和歐洲的關注,並激發民眾的不滿與抗議;NBA大部分球員均開口聲援,甚至親自上街遊行,以表達對種族歧視的不滿。

NBA聯盟對此也特別支持,允許球隊和球員在場館和球衣上,印製口號表達訴求。

為了避免過激和不雅的字眼,聯盟列出29個口號的選項,由球員自行挑選,包括:

Black Lives Matter、Say Their Names、Vote、I Can't Breathe、Justice、Peace、Equality、Freedom、Enough、Power to the People、Justice Now、Say Her Name、Sí Se Puede (Yes We Can)、Liberation、See Us、Hear Us、Respect Us、Love Us、Listen、Listen to Us、 Stand Up、Ally、Anti-Racist、I Am A Man、Speak Up、How Many More、Group Economics、Education Reform、Mento。

復賽後,一共有350名球員被登錄在復賽名單之中,其中大約300人選擇了上述的標語;不過也有約50名球員選擇不用標語,球衣背後仍以自己的姓氏為主。

根據NBA球員工會執行董事Michele Roberts透露,「平等」(Equality)一詞是最受球員喜愛的標語,其次則是「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接著是「正義」(Justice)。

其實,「黑人的命也是命」也是反對種族歧視、追求「平等」的一種訴求;「正義」則是對於警察手握公權力、但在執行上帶有種族歧視的案例,要求事後的公平正義審判,基本上也是要求「平等」。

在George Floyd事件發生後,四處抗議示威,與警方發生衝突的,不僅僅是黑人,也有白人及亞裔;而站在警方這邊與示威群眾對抗的,也不全是白人,也有黑人及亞裔。

在美國幾百年歷史裡,「種族歧視」問題始終如惡鬼纏身陰魂不散;許多因為不平等而造成的社會問題,往往就被簡單歸納為「種族歧視」。

什麼是「平等」?其實抗議民眾訴求的,不是齊頭式平等,而是立足點平等,也就是「尊重」。

美國雖說是一個移民國家,歡迎來自各國各民族的移民,但是仍然是一個以白人為主要多數的國家;多數霸凌少數,掌權者霸凌被統治者,是一個普遍存在的事實,也是人性的一部分。

即使是全世界公認的強權國家、口口聲聲強調「普世價值」,美國也做不到完全「平等」的境界。與世界其他國家相比,在「平等」的執行上,美國並不是最好的標準,只是程度高低的問題。

那麼,怎麼做才能達到真正的「平等」呢?這時就要把「文明」再拿出來討論。我認為越「文明」的國家和社會,對弱勢群體越「尊重」。

就以日常生活為例,開汽車的、騎摩托車的、騎腳踏車的、走路的,哪個是強勢、哪個是弱勢,就很清楚。腳踏車道、人行道、斑馬線的設置,就是一種「尊重弱勢」的表現。

「身障友善」的環境,身障坡道、身障電梯、身障公車、身障廁所、身障停車位等等,還有公共交通上設置的博愛座,都是「尊重弱勢」的具體措施。

掌權者與被權力制約者、統治者與被統治者、富豪與平民、權貴與庶民、強國與小國等等,其他場景多不勝數;但是,就很難做到如同日常生活的地步。

「尊重弱勢」的意思是,不會多欺少、大打小、富嫌貧;這是「文明」程度的最好衡量,也是達到「平等」的最佳途徑。

只有基於「個人」的價值觀,才能達到真正的「平等」,因為「集體」本身就是一種不平等。

結語

我沒有能力與立場來評論,究竟西方國家與中國大陸的價值觀,孰優孰劣;但由於我在美商公司服務30年、在台商公司服務5年,而且在中國大陸工作和生活超過30年,因此我對於東西文化與價值觀,有比較特殊的感受。

有興趣深入了解東西方文化差異的讀者們,可以參考收錄在《每個人都可以成功》一書中的〈東西方文化衝突的根源:平等與不平等〉這篇文章。

希望透過這篇文章,與讀者們分享,我對於普世價值觀的認知與理解、以及東西方價值觀差異的原因分析。

從媒體報導和中國的大外宣中,我分析歸納出兩個與西方國家價值觀不同的主要原因:「歷史文化」與「集體概念」。

在本文中,我不談爭議性極大的民主、自由、人權,因為在網上和媒體已經有太多的評論與辯論,最後都落入意識形態的窠臼裡。演變成只有立場,不論是非。

因此,在文化差異部分,我選擇了「文明」做為例子。不僅僅是因為,它在中國政府力推的12個核心價值觀中,排名高居第3;也因為中國在改革開放後,處處可見「精神文明建設」的宣傳教育,也是最深入民間的「價值觀」。

在集體概念部分,我選擇了「平等」做例子;因為在東西方文化中,都是用來做為「群體」平等、不受歧視或霸凌的訴求。

我的目的只有一個,證明普世價值確實是存在的;目前的分歧,只不過因為各有政治立場,而產生了互相排斥和不承認的現象。

如果世界各國政府,都無法排除政治與利益的立場,那麼1960年代的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在《我有一個夢想》(I have a dream)演講中提到的理想世界,就永遠不會實現。

只有等待網路世界Metaverse的到來(請參閱〈是虛擬、也是實際:未來的Metaverse世界〉一文),King博士的夢想才能實現。因為透過高科技和AI所創造出來的Metaverse,會是一個安全、乾淨、沒有污染、沒有膚色、沒有霸凌、沒有歧視、沒有國界的虛擬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