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的核心價值必須凌駕於權力之上/程天縱

許多歐美跨國企業,會在規章制度上給予主管很多的模糊空間,以便主管在制度和彈性之間尋找一個平衡點;但在「商業道德」和「行為規範」上則規定得巨細靡遺,絕對不容許出錯。

1992年,我舉家從美國加州搬到北京,擔任中國惠普第三任總裁。

幾年後,我接到了由台灣外派、擔任德州儀器中國區總經理的郭江龍先生電話,希望我能和美國德州達拉斯總部來的德州儀器高層見面,分享中國惠普在大陸的策略和成功經驗。

巧的是,我在初出茅廬時,第一份工作是在小貿易公司當業務,而德州儀器當時在台北縣中和南勢角的工廠,正是我最大的客戶。

當時在德州儀器負責測試部門的交大學長林行憲、和赴美受訓返台的學長詹文寅都特別支持我,採購了大量的測試設備。

因此,我對德州儀器有一份特殊的感情;於是我當然就答應了郭江龍的邀請。之後有一就有二,結果變成了每年都會有一兩次機會,和德州儀器美國總部來大陸的交流活動。

特殊的面試

1996年底,德州儀器美國總部又來了一個代表團,邀請我前往北京中國大飯店地下層的會議廳,分享中國惠普的策略與經驗;我當然還是照樣接受,並且準時赴會。

在交換名片的過程當中,我發覺這個團成員非常不一樣:包括董事長、副董事長、CEO、COO、CFO、各產品事業部、HR、法務、公關等資深副總裁都到齊了;儼然是把整個德州儀器的經營團隊,都帶到了北京這個會議廳裡。

面對一屋子二十多人,我從容的把中國惠普的策略與經驗與大家分享,並且坦誠直率的回答了各個領域的提問。整個會議歷時兩個多小時,直到德州儀器的訪客們都滿意的點了頭,我才離開。

我在1997年底加入德州儀器之後,我的前任盧克修博士才告訴我,那一天的會議目的,就是一場正式的面試;從董事長以下的經營團隊成員,每個人都在給我打分數。

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所有人都投了贊成票,於是我就成了德州儀器亞洲區總裁的不二人選。

煞費苦心

1997年初,我接到了獵頭公司打來的電話,對方表示德州儀器打算向外招聘亞洲區總裁,而現任的盧克修博士則轉任記憶體事業單位總裁。經過盧博士的推薦、和德州儀器高層的同意,他們直接指名只要我一個人。

由於惠普是德州儀器的客戶,所以基於商業道德規範,德州儀器不能夠直接找我,必須要透過獵頭公司聯繫。

除此之外,德州儀器還透過關係得知,我的妹夫Kenny在台北的資訊服務公司,也是德州儀器中和南勢角工廠的供應商。

而Kenny的姊夫Charlie(也算是我的遠親)在達拉斯創業多年,活躍於僑界,還擔任台灣的僑務委員;他的公司也是IT服務業,德州儀器正是他們的大客戶。

於是透過私底下的關係,Charlie和Kenny兩位都成為德州儀器的說客、而且紛紛跟我聯繫,希望我能夠加入德州儀器。

更令我佩服的是,在我第一次應邀前往德州達拉斯德州儀器總部,和董事長、CEO、COO等高層見面、同時也參觀總部和工廠時,他們特別透過Charlie安排了連任多屆德州眾議員的Eddie Berna Johnson和我見面,除了介紹德州與達拉斯的情況之外,當然也鼓勵我加入德州儀器。

在產業發展前景看好、友情、親情等多方面考慮之後,我決定接受德州儀器提供的待遇條件,離開我服務了將近20年的惠普公司,於1997年11月1日加入德州儀器擔任亞洲區總裁。

在達拉斯總部工作半年之後,我們全家終於搬回台北定居,結束了10年派駐海外的專業經理人流浪生活。

由於中國大陸市場是德州儀器在亞洲的主要目標,因此總部同意我有兩個辦公室,一個在上海,一個在台北;雖然我大部分的時間還是花在中國大陸和東南亞國家,但「家庭」總算搬回了台北。

利益衝突

德州儀器公司非常重視價值觀和道德操守,因此訂定了非常詳細的行為規範(Code of Conduct);根據這個行為規範,德州儀器的高層主管每年必須填寫一份申報單,誠實申報三等以內的親屬是否有和公司生意往來。

因此,我主動申報了我的妹夫公司和中和南勢角工廠有生意往來。由於我認為,這個生意關係是在我加入德州儀器之前就已經存在的,而且我的職級和工廠採購有很大的距離,並沒有直接管轄的關係存在,所以應該是沒事的。

沒想到,這份申報單交出去以後,達拉斯總部一個星期內就下了指令給工廠的採購部門,要求立刻斷絕與我妹夫公司的所有生意往來。

對於這樣的一個結果,我和妹夫都始料未及;尤其是我的妹夫,花了很大的力量為德州儀器做說客、說服我加入德州儀器,卻沒想到卻因為這樣,反而把他公司的一個大客戶給斷送掉了。

我可以理解這樣一個決定,主要的原因就是「利益衝突」。因為這個工廠是我亞洲區管轄的一部分,公司不能夠允許我的三等親之內和我的管轄部門直接做生意;因為一旦發生「利益衝突」,我的立場就會很為難。

曇花一現的Brian Crutcher

相對於德州儀器最近發生的一件大事,我妹夫的例子就微不足道了。

如果看過我先前有關於德州儀器變革的三篇文章,就會瞭解德州儀器對於CEO接班人的計劃與培養是多麼的重視。

https://tuna.press/?p=1026

https://tuna.press/?p=2028

https://tuna.press/?p=2030

就如同Tom Engibous很早就培養Rich Templeton為接班人一樣,接任的Templeton也有計劃的培養Brian Crutcher作為接班人。

Brian Crutcher於1996年加入德州儀器,因為他優異的表現和領導能力,在2010年晉升為資深副總裁、2017年晉升為執行副總裁兼COO,並成為董事會成員。

Templeton 於今(2018)年1月17日正式宣佈,他將辭去CEO的職務,於6月1日由Crutcher接任。當時Templeton在準備好的新聞稿中,給了他的接班人這樣的評價:

“Brian is an exceptional leader who inspires others and delivers great results. His disciplined focus on our business, manufacturing and sales channels has heightened the value we offer customers and the return we provide shareholders. TI’s operations and people are well guided by his experience and intelligence.”

(Brian Crutcher是一位出色的領導者,不僅能激勵其他同仁、本身也有傑出的作為;他在商業策略、製造、以及銷售方面的專注能力,讓我們得以為顧客提供更高的價值、也為股東帶來了更多的利益。無論在營運或人事方面,德州儀器都深深受惠於他的經驗與智慧。)

之後,Crutcher也依計劃於6月1日正式走馬上任,成為德州儀器的總裁和CEO,而Templeton則只擔任董事長職務;沒想到在接任不到兩個月之後,德州儀器在7月17日對外發表了這則新聞:

Rich Templeton to reassume President and CEO roles in addition to his current role as Chairman; Brian Crutcher resigned as CEO

(Brian Crutcher辭去執行長一職,由Rich Templeton重新接任總裁與執行長,並同時擔任董事長職務)

DALLAS, July 17, 2018 /PRNewswire/ — Texas Instruments Incorporated (TI) (NASDAQ: TXN) today announced the resignation of Brian Crutcher as president, CEO and a member of the TI board. The board has named Rich Templeton, the company’s chairman, to reassume the roles of president and CEO on an ongoing, indefinite basis, in addition to continuing as chairman. Templeton’s appointment is not temporary, and the board is not searching for a replacement.

(美國達拉斯2018年7月17日電──德州儀器公司(Texas Instruments Incorporated,TI;NASDAQ股票代碼:TXN)今日宣布Brian Crutcher辭去該公司總裁、執行長、以及董事職務。該公司董事會已任命董事長Rich Templeton在無特定任期、並繼續兼任董事長的前提下,重新擔任總裁暨執行長一職。該公司董事會對Templeton的任命並非暫時性質、目前也並未尋求替代人選。)

Crutcher resigned due to violations of the company’s code of conduct. The violations are related to personal behavior that is not consistent with our ethics and core values, but not related to company strategy, operations or financial reporting.

(Crutcher辭職的主因,在於違反該公司的行為規範;至於違反規範的情形,則與個人行為偏離公司要求的道德與核心價值有關,但與公司經營策略、營運、以及財務狀況無關。)

“For decades, our company’s core values and code of conduct have been foundational to how we operate and behave, and we have no tolerance for violations of our code of conduct,” said Mark Blinn, lead director of the TI Board. “Over the past 14 years, Rich has successfully led TI to become the company it is today, and we have great confidence in his values and ability to continue to lead this company forward.”

(TI首席董事Mark Blinn指出:「數十年來,德州儀器的核心價值與行為規範,一直都是員工遵循的行事準則,而且本公司對於違反規範的行為概不寬容。……過去14年來,Rich Templeton帶領著TI上下達到現有的成就,所以我們也確信,他的學識和能力都足以帶領這家公司繼續前進。」)

“I have tremendous pride in this company, and passion for continuing to make TI even stronger and better,” said Rich Templeton, TI chairman, president and CEO. “I remain dedicated to moving TI forward with an unwavering commitment to operate ethically and conduct ourselves professionally in everything we do.”

(TI董事長、總裁暨執行長Rich Templeton則表示:「我對這家公司非常感到自傲,也心懷讓未來的TI實力更強、體質更好的熱情。……我將會持續竭盡心力,以最高的道德標準和專業態度貫注在每一份工作中,並且帶領德州儀器大步前行。」)

一個經過多年培養,表現優異、績效能力都很強的一個CEO,就只是因為違反了企業的核心價值和行為規範,再被董事會調查證實之後,就自動請辭下台了。

這種例子並不少見。事實上,德州儀器的Crutcher是繼英特爾(Intel)與藍博士(Rambus)之後,不到一個月以來,第三位因為「違反公司核心價值觀和行為準則」而去職的半導體晶片公司執行長。

結論

一個企業、甚至於一個國家之所以偉大,並不是只因為企業在營收獲利上、或是國家在經濟武力上有多強大,而是因為他們能以堅定不移、絕不妥協的態度,來捍衛自身的核心價值觀和行為規範。

許多歐美跨國企業,會在規章制度上給予主管很多的模糊空間,以便主管在制度和彈性之間尋找一個平衡點;但在「商業道德」和「行為規範」上則規定得巨細靡遺,絕對不容許出錯。

讀者們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到德州儀器的全球官網上面看看;在核心價值觀、商業道德、行為規範上面,耗費了許多篇幅詳細敘述其重要性。同時他們也在官網上準備了許多Q&A問答集,以便在各種不同的場景之下,做為員工行為的指導原則。

半導體產業是台灣經濟的重要基石之一,而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如果要偉大,不僅必須在技術、產值、營收獲利有傑出的表現,也必須像美國的半導體晶片企業一樣,建立令人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觀,同時嚴守商業道德和行為規範。更重要的是,願意不惜犧牲一切去捍衛這個理念。

台灣要要想在世界發光,不能夠只靠「民主制度」、也不能夠只靠少數的「台灣之光」。台灣要建立起自己的核心價值觀和道德觀,而且無論是政府、政黨、或是政治人物的行為,都應該嚴格遵守與這些「核心價值觀」一致的道德操守和行為規範。而且也願意犧牲一切代價,甚至用生命去捍衛它,那麼台灣才能成就其偉大。

最後,附上德州儀器董事長、總裁兼CEO給全體員工的一封公開信,做為這篇文章的結論。

TI執行長的信

儘管我們的產品及市場在這些年來已多所變化,但是TI堅持用「對的方式」來做生意,此一決心始終未曾改變。 身為TI人,我們應對公司秉持高道德操守、互相尊重,並承諾在全球各地產生正面社會、環保、以及政治影響的傳統感到自豪。

綜觀我們的公司歷史,TI的高道德操守標準已為我們的員工、客戶、社群及業務帶來深遠的影響。 此外,為確保我們持續以此高標準行事,每位員工皆應明確瞭解有關我們的道德操守標準與行為規範,並確實力行。

如果您認為TI目前進行的商業或相關活動,是採取不道德、或是違背我們行為規範的方式,我鼓勵您勇於向您的主管、人力資源代表、或是TI道德操守辦公室報告,無需畏懼報復。

長遠來看,只有優秀的產品並不足以成功;在我們的企業中,信任才是最重要的。正直的商譽才是我們最有效率的行銷工具。

我們的員工、客戶、以及其他與選擇與TI合作的個人及團體,不僅是因為我們的技術出眾,也因為我們採取互相尊重的態度、一視同仁的公平對待和履行我們的承諾。

Rich Templeton

董事長、總裁兼首席執行長

參考閱讀

https://tuna.press/?p=2185

https://tuna.press/?p=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