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辦公室的蝴蝶效應:從製造業角度看創新#3/程天縱

本系列文章將持續解析「共享經濟」所創造的價值來源;唯有創造價值,才能有可實現的商機和模式。如果能洞悉新模式的「蝴蝶效應」、並將產生的價值納入新商業模式的獲利,就有可能價值連城。

最近在微信群裡面看到了一則「蝴蝶效應」的短文,令人印象深刻。大意是說,一個香港人在台灣殺了香港女友,然後逃回香港,結果造成中國大陸的籃球迷,無法觀看NBA。

所謂「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是指在一個動力系統中,初始條件下的微小變化,能引起整個系統長期而巨大的連鎖反應。那麼,我就從這個角度出發,來談談「共享辦公室」的創新商業模式,能夠對台灣經濟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新的場景(New Scenarios)

在本系列第一篇文章中提到過「降低成本」(Cost Down)和「創造價值」(Value Up);有時候這兩件事看似是兩個極端,但有時似乎也很難區分得那麼清楚。

前一篇中,我曾經提出一個假設性的討論問題:如果將傳統商業辦公大樓的辦公室分日夜兩個時段,分別租給兩個不同的公司,對於業主房東和公司房客有什麼好處?是降低成本,還是創造價值?

現在,讓我們繼續來探討這個情境:業主將一個辦公室分為兩段各12小時的時間,分租給兩個不同的公司房客。

假設房東將日班房租打7折,將夜班房租打5折;在日夜班都租出去的情況下,總收入增加了20%。

日班房客的辦公室使用率本來就不到一半,放棄沒有用到的時間,讓租金降低30%、水電費用及公設分攤也有所降低;何樂而不為?

怎麼會有公司願意上夜班呢?台灣是個島國,缺乏天然資源,GDP主要來自進出口貿易,所以市場上依靠歐美客戶做生意的並不在少數。

對部分金融業人士而言,上班時間反而需要與歐美股市同步;由於時差的關係,上夜班也是常態。許多從事創意設計、或是研發工作的人都是夜貓族,晚上反倒是沒有干擾的高效率工作時間。

許多接受歐美軟體外包服務的公司,更是需要上夜班,以便於與歐美客戶同步進行開發工作、或是舉行會議,效果比白天更好。

對於參與全球化競爭的公司而言,上夜班反而增加了核心競爭力;更何況房租費用可以降低一半?

對於上夜班的員工而言,可以避開上下班的尖峰時段,節省通勤時間;而且白天還可以去公家機關、學校、銀行,處理私事,不必另外請假。

如果房客們不想要永遠上夜班,那麼製造業有的是辦法,可以實行「12到12」的上班制(或雙方合議的時間切割),然後日夜兩家公司實行每個月「倒班」、交換上下班時間。

蝴蝶效應

1. 創新創業

創新創業在海峽兩岸已經蘊為風潮,尤其是在高科技純數位領域(pure digital domain):互聯網、Fintech、人工智慧、區塊鏈、AR/VR/MR等等,與軟體開發有關的創業。

這些以軟體開發技術人才為主的創業,大都必須設立在大城市的商業辦公大樓,才能真正吸引到軟體工程師加入;不像一般製造業的工程人員,即使在是區外的工廠、或是工業園區上班也沒有問題。

「共享辦公室」能提高稼動率,等於增加辦公大樓供應、降低創業門檻

中國大陸純數位領域的新創公司,大部分集中在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等大城市;由於軟體人才競爭激烈,加上大城市房價房租上漲,使得創業成本和門檻越來越高,於是二、三線城市紛紛設立新創園區,祭出各種優惠政策和人才補助方案。

相對中國大陸來說,台軟體工程師的供應、能力、與薪資,都具有極大的優勢與競爭力;如果能夠透過「共享辦公室」的創新商業模式來提高稼動率,等於增加辦公大樓的供應、降低創業門檻,將會使台灣成為華人創新創業的理想「科技島」或是「AI智慧島」。

2. 吸引台商回流投資研發

美中貿易戰將會變成常態,政府藉此機會吸引台商回來投資。如果是製造工廠搬回台灣的話,台灣「五缺、六失」問題懸而未決;加上國人環保意識抬頭,台商回流勢必成為口號,無法落實。

對於大陸台商和台灣大企業而言,「共享辦公室」將提供在大城市商業區設立研發中心所需要的空間、以及相對較低的租金。

只要形成研發聚落,就會產生如同滾雪球般的效應;大陸台商和台灣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也就不成問題了。

我輔導過的許多台灣新創公司之中,其實最好的運營模式就是:研發在台灣,生產製造在東南亞,市場在歐美。

共享辦公室或許是台灣成為科技島「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的第一步。

3. 解決城市交通問題

我退休之後回到台北定居,不開車也沒有買車,平常出門都搭乘捷運;偶爾趕趕時間,計程車也很方便。這是因為退休後的我,不必在上下班的尖峰時間出門。

其實台北的大眾運輸系統和道路建設,已經十分足夠與完善,問題在於尖峰時段超過最大負載量,平常時間又面臨低稼動率,問題正是典型的「不患寡而患不均」。

如果以上的兩個「蝴蝶效應」都能實現,上班族通勤和城市的交通問題就會浮現。

最妙的是,「共享辦公室」的日夜班制,加上「彈性工時」,自然會將上班族的通勤時間分流;不但可以增加城市上班族的總量,而且政府不必再等比例增加投資在交通基礎設施上。

4. 城市的夜經濟

今年9月8日去新加坡參加會議,主辦單位順便安排了城市旅遊;導遊提到就在幾個月前,深圳政府有個考察團到新加坡來,交流學習城市夜生活造成的「夜經濟」。

在經過金融區時,導遊介紹新加坡有兩個金融區,非常好區分;先開發的第一金融區,在一入夜之後就一片黑暗、像個空城。新的第二金融區在規劃階段,就結合了觀光與餐飲,所以入夜後仍然人潮洶湧,這個就是典型的「夜經濟」。

不久之前在網上流傳一則新聞:中國計劃在2022年之前發射3顆「人造月亮」衛星。這3顆衛星塗有能夠反射太陽光的特殊材料,衛星的原理和月亮相似,都是利用反射的太陽光來照亮夜空。

這三顆人造月亮衛星可以進行360度調整,也可以進行人為控制改變它的照射區域;每一顆的亮度都是普通月亮的8倍,照射範圍廣達約幾十公里。

這個想法來自成都一個民營企業的商業計劃;他們希望把人造月亮投入使用,以節省大約10億人民幣的電費,具有很大的商業價值和經濟效益。

中國擬2020年發射「人造月亮」代替路燈

兩年後的夜晚,當你在中國成都抬頭遠眺,可能會看到夜空中懸掛著兩個「月亮」。

這個人造月亮計劃,我認為最大的貢獻不是節省電費,而是為「夜經濟」提供了一個重要場景。

但是,如同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雖然號稱是不夜城,但是夜晚的人流明顯較白天少了很多;因為,「夜經濟」的主體仍然是「人」,沒有人就沒有經濟活動的產生。

如果「共享辦公室」能夠分流1/3到1/2的城市白領階層到夜班,則會帶動城市的餐飲服務業、交通運輸業、甚至觀光旅遊業,就自然產生了龐大的「夜經濟」。

結論

當Airbnb、Uber剛創立時,許多投資人認為這些生意模式是天方夜譚,毫無價值,使得其初始募資非常困難;如今,「共享經濟」已經得到不少投資人的認可,但也卻造成了許多「偽共享經濟」的追捧。

這系列文章試圖解析「共享經濟」所創造的價值來源,唯有創造價值才能有可實現的商機和模式。如果可以洞悉新模式的蝴蝶效應、並將產生的價值納入新商業模式的獲利,就有可能價值連城。

這個蝴蝶效應帶動的將是一個龐大的產業,也是台灣在互聯網和數位經濟可能彎道超車,趕上歐美和中國大陸的機會。

可能嗎?下篇文章再談談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