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經理人的兒子……的童年回憶/程天縱

今天早上在臉書上看到我的粉絲朋友Sandra的臉書貼文和相片,秀出了她萬聖節的造型,充滿了年輕歡樂的氣氛,原來她參加了孩子學校的萬聖節party。

在我們的對話中,勾起了我的回憶和感傷。

因為,無法經常陪伴渡過孩子的童年,是「國際浪人」似的跨國企業專業經理人,幾乎都會有的人生遺憾。

我在2017年6月6日的〈Accenture如何走出自己的顧問之路〉這篇文章中提到過,我的二兒子Johnny在Accenture工作9年,經過4次破格提拔(因為年資不夠),破紀錄的在最短時間內,於去年11月晉升成為Partner。

在晉升消息發布的當天晚上,我正好在洛杉磯Johnny家中,開了香檳酒和紅酒為他慶祝。

在座的還有Johnny的大學同學,話題就聊到了同學會;我至今仍然定期參加同學會,和我的小學、初中、高中、大學同學相聚。

但是,Johnny無意中的一些話,卻讓我在這個歡樂的party中覺得非常傷感。

他說,他從在台灣唸幼稚園開始,一直到研究所畢業,從來沒有參加過任何同學會;頂多只有十幾位同學偶爾透過網路聯絡,很少見面。他根本就不記得有過些什麼同學。

1988年中,我在台灣惠普服務,首次派駐海外到香港工作;當時Johnny才五歲,就必須離開在台北的幼稚園,跟著全家搬到香港去。他只會講國語,不會講英語和廣東話;所以,在香港很難為他找到合適的幼稚園。

記得第一天從幼稚園回來,Johnny告訴我他同學們給他取了一個新名字,叫做「拱苟魚A」;我們研究了老半天,才發現這就是廣東話「講國語的」的意思。

Johnny趁著酒意盤點了一下,從台北、香港、加州矽谷、北京、德州達拉斯、洛杉磯,從幼稚園到研究所碩士畢業,他總共換了12所學校;而他還記得長相、叫得出名字的,大約就是十幾個同學。

我們所熟悉的童年、學校同學、老師、畢業旅行、畢業紀念冊、同學會等等,對他來講幾乎都是陌生的、沒有感覺的;他唯一記得的,就是不斷的換學校、不斷的有陌生的新同學,求學階段的友誼回憶彷彿是一片空白。

其他三個兒子的經歷也差不多,這些都是我永遠的心頭的痛。

在光鮮亮麗的跨國企業專業經理人頭銜之下,派駐世界各地的風光經歷背後,付出代價的是我的孩子們,他們失去了童年朋友和同學友誼。

還年輕的你們,做為父母應該要把握當下,每個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