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高科技招手──新時代的「招商引資」/程天縱

大部分開發中國家要加速經濟發展,都必須依靠外資。台灣在六、七十年代的經濟發展,以及早期電子業的萌芽和後來的壯大,都和外資在台灣的發展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中國大陸在改革開放以後,短短二十幾年間的經濟高速發展,更是充分的利用了外商投資;「招商引資」在過去二十年裡,是中國政府中央和地方官員的最重要任務,也是考核官員的最重要績效指標。

台灣需要更多外資投入科技產業

為了刺激成長,今天的台灣更需要吸引外資。

雖然說台灣的平均國民所得已經足以列入已開發國家的行列,但是就如同日本一般,已逐漸步入了經濟的困局;如果只靠來自本國企業和政府的投資,是不足以振衰起敝、翻轉局面的。

所以,為了刺激成長,今天的台灣更需要吸引外資。

即使像中國大陸這樣,已經進入世界經濟強權之列,仍然需要外資以保障GDP的持續增長。對於外商投資的方向和領域,中國大陸已經做出修正,拒絕高污染、高能耗、高勞動力的產業。

對於過去已經投資的這些外資企業,沿海地區的政府也都紛紛展開了「騰籠換鳥」的策略;除了取消過去提供的優惠政策,透過加強稽查、嚴格繳稅等等措施,迫使這些外資企業遷出沿海的一、二線城市,轉而向內地發展,並且轉而吸引高技術、高附加價值、腦力密集的高科技外商。

今天的台灣,在環保觀念高漲、公民意識強大的情況下,也必須要吸引高科技的外商到台灣來投資;但是,英國脫歐、美國川普當選之後,保護主義在全球又悄悄地復活了。一場振興本國經濟、積極爭取外資、吸引高科技企業投資的全球競爭,也已經開始了。

案例:底特律的復興

讓我們看看美國「汽車城」底特律的例子。

以汽車工業起家的底特律,曾經是美國第五大城市;在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後,汽車產業全面受挫,成為經濟衰退之中的重災區。底特律市政府負債達185億美元,在2013年7月宣告破產,成為美國史上最大宗的地方政府破產案。

不過,底特律在破產一年半之後,已經處理掉一半以上的債務,成功走出破產陰霾。到底這個城市是如何從絕境中挺過來的呢?

除了政府出手襄助、車廠努力自救之外,業界出現新的競爭對手,也加速了車廠轉型的步伐;例如2003年成立的Tesla,在金融海嘯後以純電動車技術吸引大量訂單,迫使傳統車廠跟著轉變。

「汽車之城」底特律只依靠傳統汽車,不免顯得老態龍鍾,而「創業聖地」矽谷卻靠著電動車、無人駕駛、共享經濟而生氣盎然。底特律要向高科技轉型,除了靠幾大車廠向矽谷搶人搶技術之外,密西根州政府也積極爭取這些高科技公司到底特律投資、並且和這些車廠合作,希望能共創雙贏。

密西根州長里克.施奈德(Rick Snyder)表示,Google將在底特律郊區設立一家自動駕駛汽車研發中心,一家汽車技術公司也會把北美區總部設在附近。他還強調,密西根州有可供科技公司使用的豐富資源,尤其是汽車業;而軟體和技術開發更是密西根大學的強項,提供了任何公司都可以利用的人才和教育系統。

該州政府並且主動提出,在底特律投資的汽車廠商和科技公司,都可以利用密西根大學的「Mcity」和底特律市的真實街道,來測試自動駕駛汽車。

在州政府的大力協助之下,三大汽車廠商透過在矽谷建立研發中心、或者收購矽谷技術團隊的方式,來獲得無人駕駛相關技術;底特律市、甚至密西根州政府,都在為無人駕駛汽車的研發與測試提供便利,堪稱是現代對高科技行業的「招商引資」新模式。

案例:匹茲堡向Uber招手

再看看另一個美國城市──匹茲堡的例子。

匹茲堡(Pittsburgh)位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西南部,是賓州僅次於費城的第二大城市。匹茲堡曾是美國著名的鋼鐵工業城市,有「世界鋼都」之稱;但1980年代之後,隨著中國鋼鐵產量上升,匹茲堡的鋼鐵業已經淡出,現在已轉型為以醫療、金融、以及高科技等產業為主。

賓州政府和匹茲堡政府都傾全力吸引Uber到匹兹堡來投資,利用匹茲堡城市的特點和優勢提供各種協助,使得Uber能夠在匹茲堡研發、測試、推廣應用無人駕駛汽車。匹茲堡有彎曲狹窄的巷弄、還有山坡隧道和橋樑,在這裡測試無人車的性能再適合不過。

Uber先進科技中心的副總裁Raffi Krikorian說:「匹茲堡有非常活絡的街道網路、有交通堵塞的問題、同時也有劇烈變動的天氣,所以我們Uber真的覺得,匹茲堡是汽車界難度最高的城市。」

匹茲堡市長Bill Peduto也說:「自駕車創造出全新的經濟,我們讓自駕計程車上路,可以幫助匹茲堡成為這新經濟的先驅。」

匹茲堡希望打造引領先驅的城市印象,所屬的賓州,目前也沒有針對無人車設立相關法規,所以匹茲堡對Uber來說,就像是一個大型的實驗室。

一位機器人學教授則表示:「Uber意識到自己基本上是站在一個能拓荒的土地上,他們能自己決定科技怎麼用,也能自己決定怎麼分析風險,還有決定車子上路與否。」

Uber今天在美國匹茲堡推出開創性的自駕車載客服務,領先矽谷的競爭對手,可望帶來運輸業的新革命;匹茲堡又是一個高科技領域「招商引資」的新典範。

[embed]https://youtu.be/-hm9RP_8dvg[/embed]

案例:新加坡的嘗試

接下來看看離台灣近一點的新加坡。

很多人認為,Zoox、Google和Uber這三家在無人駕駛汽車技術方面領先的高科技企業,最終都將在市區推出無人駕駛汽車車隊;這些高科技公司都認為機器比人類還可靠,這樣的概念也似乎慢慢在各國推廣開來,新加坡在2016年8月底,已經領先全球成為第一個測試自駕計程車的國家。

雖然2016年只有6台自駕車上路載客,車上也有一位安全人員隨時準備接手駕駛,不過自駕公司的目標是希望從2018年開始,就能推出全面的自駕計程車服務,讓超過100台的無人駕駛車,在新加坡的街道載客趴趴走。

連新加坡都在積極爭取成為高科技公司的實驗城市,以吸引高科技公司的投資。

[embed]https://youtu.be/EQFYedsXg7M[/embed]

案例:杜拜的超級高鐵和自動飛行器

最後,我們看看杜拜。

杜拜(Dubai)是中東最富裕的城市,也是全球性國際金融中心之一;2020年,世界博覽會將在這裡舉辦。

杜拜這座全球最大的國際交通樞紐,對帶有未來色彩的新型交通方式抱有極大的興趣。去年,超級高鐵公司Hyperloop One就加入了杜拜未來加速器計劃,收到來自杜拜世界集團的5,000萬美元投資,並在11月與杜拜交通管理部門簽訂協議,計劃修建一條連接杜拜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最大邦阿布達比的Hyperloop鐵路。

而在近日於杜拜舉行的世界政府峰會上,杜拜道路與交通局局長Mattar al-Tayer宣佈,杜拜計劃在今年7月份推出城市空中計程車服務;如果這個計劃能如期實現,「飛行汽車」、「載人無人機」、「城市低空通勤系統」等概念與現實之間的距離,可能將在2017年被大大拉近。

而這一無人機計程車計劃中使用的飛行器,正是在2016年CES消費電子展上亮相、並且賺足眼球的億航184載人飛行器。

[embed]https://youtu.be/KH56KsJ7OZk[/embed]

億航由創始人胡華智在2014年4月於廣州成立,公司致力於飛行器的研發;胡華智少年時就是一個天才,15歲就考上了清華大學計算機系;我在2014年10月就到廣州拜訪和輔導了剛剛創業的億航,後來又陸續去拜訪了幾次。

胡華智不僅是航空模型發燒友,也是一位飛行愛好者。但在2011年,他的好友季承在一次飛行事故中不幸遇難;不久之後,他的直升機教練也因為機械故障而喪失了寶貴的生命。這令他非常心痛,決心要做出一架最安全的飛行器。

億航184是該公司獨立自主研發的全球首款「全電力低空自動駕駛載人飛行器」;它的命名代表著「1」位乘客、「8」支螺旋槳、「4」支機臂,致力於為人類探索安全、環保、智能的中短途交通運輸的全新解決方案。

億航184的未來願景是乘客無需駕駛飛機,只需在機載app中設定飛行計劃和目的地,一鍵下達「起飛」指令,即可啓動自動駕駛,在低空飛行指揮調度中心的即時監管和調度服務下,安全到達指定目的地。

醉心於無人駕駛載人飛行器的創業家胡華智,和著眼於建立高科技未來城市的杜拜結合在一起,又是一個高科技領域「招商引資」的故事。

台灣是否也該加速「招商引資」?

最近 Uber 正式宣布退出台灣,網路上有各種評論和看法。我無意探討這件事情的對或錯,但是相較於其他國際大城市的積極爭取,台灣政府是不是錯失了一個引進高科技研發和投資的機會?

台灣政府是否應該深入瞭解最領先的科技,然後思考如何引進台灣,為企業轉型和經濟脫困助力?

是否應該學習以上的幾個城市,建立自己在高科技產業新型的「招商引資」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