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亞洲矽谷」到「亞洲.矽谷」,未來四年的台灣科技政策將見分曉/傅瑞德

上個月底,行政院延攬科技業人才唐鳳出任政務委員;對於這個決策,外界多半給予肯定,也期望科技領域出身、人緣不錯、而且十分瞭解新創產業的唐鳳能有一番作為。

在唐鳳加入行政院之後,之前因為外界反對聲浪龐大而暫時擱置,國發會暫停送進行政院會審查、院長林全決定重新規劃的「亞洲矽谷」計畫,也因為有了新血加入而有了更多轉變。

根據2016年9月4日的新聞報導,行政院「將於週四的行政院院會通過」新的方案;依照報導的語氣,這次這個案子一定會送、在院會也一定會過關。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前後版本在報導中、以及我們所知內容的比較,以及我們對新方案的期望。

新版「亞洲矽谷」計畫的報導

2016年8月27日,上報網站報導

8月26日晚上,亞洲矽谷小組會議召開第五次會議,剛回國的唐鳳也加入開會。唐鳳重新組合亞洲矽谷概念為「IoT(物聯網)、桃園試點、鏈結亞洲、連接矽谷」。政院官員解釋,也就是桃園仍然為示範場域,但不限桃園,全台灣各地有潛力的地方都可以成為聚落……。

至於未來唐鳳將成為「數位政委」,與現在的科技政委吳政忠,兩人會如何分工?據了解,關於軟體、開放政府工作將交由唐鳳督導,而亞洲矽谷計劃也將由陳添枝主要負責、唐鳳協助相關計劃。唐鳳將成立一個溝通界面,來執行亞洲矽谷計劃。

今天的自由時報則報導

行政院推動五大創新產業,要帶動台灣經濟的轉型與升級,一度引發高度爭論的亞洲矽谷推動方案,經行政院長林全親自與新創圈溝通,準政務委員唐鳳也私下協助政院與新創圈對話,終於化解疑慮、完成整合,將於週四的行政院院會通過重新定義後的「亞洲.矽谷」方案。

由於本站在6月21日受國發會邀請,出席「亞洲矽谷推動方案諮詢會議」、並發表〈國發會對「亞洲矽谷」的定調,我們仍然憂心〉[footnote]關於「亞洲矽谷」案的原始版本內容與初步評論,詳情請參閱該文,這裡請恕不再贅述。[/footnote]一文之後,就沒有再收到直接來自國發會的資訊,因此只能從外界的報導、以及已經公開的資料來評論。

前後版本的交集

對照前後兩個版本的說法,如果報導內容都正確,可以得到幾個交集:

  • 有關單位還是會守著「矽谷」這個名號。雖然外界有「計畫撐不住『矽谷』這個名稱」的說法,但如果不存著「要變成第二個矽谷」的想法,也就只是個名號,不是那麼重要。

  • 地緣上來說,桃園還是這個計畫的中心,只是從將原本運用土地和建物來構成這個「中心」,變成一個「試點」和「示範場域」;至於這個名義上的轉變,代表了多少實質上的調整、又如何影響當初規劃時的「建設方向」,仍然值得注意。

在前後兩個版本之中「新創圈」仍然是個糾結點:前一個版本以新創產業為目標,但策劃者對於新創並不十分熟悉,主要的反對聲浪除了媒體之外,也來自新創圈;新版本的案子找了熟悉新創圈的唐鳳來協助調整和溝通、溝通的對象仍然是所謂的新創圈。

雖然對於新創產業的關注是必要的,但:

  1. 新創產業只有IoT嗎?之外的其他類別呢?新版計畫是否有較為廣泛的涵蓋?

  2. 「非新創」的科技產業呢?這些產業對計畫內容有多少聲量、受惠的程度又是如何?

當然,這些問題在報導中是看不出答案的,只能等9月8日國發會將新版方案送進行政院會、並且公開詳細資訊之後,我們再繼續仔細觀察。

新版方案的改變

根據瞭解新版方案的人士表示,由於舊版方案受挫,原本負責推動的國發會、以及更早曾經預定納入規劃的另一單位,目前已經將對外說明的權責回歸行政院。

但本案內容過去幾個月之中在科技圈人士提供意見、媒體針砭、以及唐鳳的參與(初期是為行政院聯繫人脈,之後直接加入政務委員行列)之下,內容已經「在往對的方向走」,這也代表本週送行政院會時,不會遭到太多阻力。新方案中幾個比較重要的點是:

  • 不再以園區方式作為號召或營運模式,地方的選舉承諾由地方自行使力;

  • 不設「亞洲矽谷基金」之類的基金(相關基金已有「國發基金」),以免被認為有「圈錢」的疑慮;

  • 總預算仍然是新台幣112億;行政院已經聲明「並非園區建設經費」,但仍有質疑的聲音。[footnote]本站對於總預算的科目和分配方式也非常有興趣,現在也有機會看到;但我們仍會等週四詳細內容公開之後,再予以評論。[/footnote]

政府扮演的角色

就如同我們過去評論過的,原版「亞洲矽谷」方案如果來自地方政府、在經費和執行方面也都有妥善規劃,那麼外界並無需置喙,由當地議會監督、首長為成敗負責即可;但如果是中央層級的政策,則必須有更全面的涵蓋和思維(在澎湖、台東、台北創業受到的政策照顧會不一樣嗎?如果不是做IoT,而是新的服務模式呢?),而不是獨厚特定的地區、或是類型。

過去舊版方案之所以遭到反對,部分原因在於方案內容和科技業界人士的認知有所落差,也代表了政府與產業在觀念上的隔閡,或者說是外界所謂的「不懂新創」。

過去舊版方案之所以遭到反對,也代表了政府與產業在觀念上的隔閡。

而過去幾個月來,身兼政策規劃者和執行者的行政院方面,除了唐鳳加入之外,並沒有太明顯的變動;即使新版方案能夠藉由集思廣益而有所改善,但實際執行時的手法和成效如何,還必須加以長期監督。

換言之,唐鳳的加入確實補足了行政院在「執行面不足」上的一塊拼圖,但也如同程世嘉的〈台灣政府的系統性問題,不應期待救世主一夕扭轉:評唐鳳出任數位政務委員〉一文中所說的,雖然唐鳳是「對的人選」,但不宜以隻手可以扭轉乾坤的「救世主」來期待;能夠在某些面向改變政府的結構和體質,讓政府能以整體協力作戰的方式,有系統的執行「許多對的政策」,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結果。

結語

如果新版「亞洲.矽谷」(名字就先不計較了)方案如同預期,在下週四的行政院會過關,下一關將會是在立法院的審查與攻防;雖然大致上的內容與方向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但預算數字和分配方式等方面,還是有可能會遭到批判和調整。

在行政院會通過、到立法院會通過定案的這段期間,我們會繼續為您留心這個對台灣科技和新創產業非常重要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