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拼我」的研發故事,瞭解硬體創業的甘苦/程天縱

很多朋友問我,大陸創業團隊和台灣創業團隊最大的不同是什麼。單從列舉一些表面上的現象來看,很難深入理解真正的差異;所以,在這裡介紹一個真實故事,讓大家自己體會其中的不同與甘苦。

以下引用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大陸「小西科技」的創辦人黃金龍。他是一位連續創業者,年紀只有三十幾歲。他最有名的故事,是老家的房產權狀上已經蓋了二十幾個抵押貸款的銀行章。

學歷不高的黃金龍,十幾歲就到廣州打天下,所有的軟硬體功力都是自學而來。他曾經大賺過幾千萬人民幣,但也曾經慘賠到把房子拿去反覆抵押、贖回、再抵押、再贖回許多次。

他是我輔導過的最有潛力的創業家,但在融資的路上吃盡苦頭;即使到現在,他研發創業產品仍然還在燒自己的錢。

台灣的硬體創業家比較擅長動腦筋思考,但大陸的硬體創業家比較會動手實踐。很難得的,黃金龍願意把他這個新產品研發的心路歷程分享出來,相信也值得台灣的創業團隊參考體會。

因此,我在取得黃金龍同意、並交由Smoking Tuna編輯整理改寫之後,將這篇文章公開與大家分享。

我認為這篇文章非常有價值,也希望你能因而獲得啟發。


「拼我」:一款智慧型幼教玩具的研發之路

今年4月份,小西科技的第三代產品「繪本精靈」成功上市之後,我就開始思考研發新產品;當然,方向還是在兒童教育領域的智能硬體。

在幼教市場上,兒童英語教材一直有很大的需求,而STEAM教育和電子積木產品,也是我這兩年關注的領域。所以,新產品的研發方向確定是做一款「電子積木類型的兒童英語學習產品」。


第一版

在產品規劃之初,原型功能大概是:塑膠積木做的字母,兒童使用時按照提示把字母拼湊在一起,例如「APPLE」;如果拼錯了就提示錯誤,拼對了就說出結果,並把英文「APPLE」和中文「蘋果」的讀音都播放出來。

按照這個思路,我們在2017年5月做出了第一版原型機;包括字母模組、感應模組、控制線路板等等。

第一版的字母模組和感應器。

花了大約兩週時間完成基本功能開發之後,我拿著樣品找了一個朋友請教產品;恰好他辦公室有一位以色列籍的英語老師,在中國教了多年英語。他在看到原型機之後提了一個問題:可不可以像樂高一樣,積木和積木之間可以自由連接?

這是一個好提議。回來之後好幾天,這個念頭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如果用磁鐵接龍的方式來做,一定會更加有趣,何況我對磁鐵做的產品向來相當痴迷。

第二版

想是很容易的,但是怎麼實現呢?

如果用磁鐵拼接的方式,最容易做的應該是每一個字母模組都有一個CPU;但是最開始思考的方向是,這個CPU怎麼知道前面和後面的字母是什麼?

假設用戶拼接了一個單字「APPLE」,那麼L這個模組必須知道前面是P、後面是E,而且必須保證所有模組上運作的是同一套程式;這個在軟硬體開發設計上是有點難度的。

其次的問題,是使用哪種通訊協定?做過電子開發的都清楚,如果有一部主機、多組子機的話,一般都是走匯流排的方式;而最常見的,當然是最高可以支援128組子機溝通的I2C通訊協定。

但這通訊協定有兩個問題:它並不能知道每個字母模組的前後順序,而且每一個模組的ID不能重複。也就是說,像「APPLE」這個詞拼接在一起的時候,就會有兩個「P」;如此一來,ID就會有衝突了。

我們在整理需求之後,發現這個產品需要解決幾個技術難點:

  1. 字母的前後順序;

  2. 多個ID重複的問題;

  3. 多個字母拼接後同時存取資料;

  4. 字母模組拔除之後的回應。

除了這4個技術問題之外,當然還有成本、生產等其他因素需要考慮。

兩週後的一天我突發靈感:如果跳出匯流排協議的思維框框,用「數據疊加」的方式不就解決這個問題了嗎?處理方式如下(後來這個方法申請到了多個發明專利、以及實用新型專利保護):

將所有的字母模組依次發送和疊加,就可以完美解決這個問題。如上圖所示,將最後的字母E發給字母L、字母L再發給字母P,然後依次類推;到第一個字母A的時候,就已經疊加成一串字符「APPLE」了。

由於每個字母模組都有獨立CPU工作,所以電力供應也是一個考量點。如果每個模組都內建電池,那麼充電接口、充電電路、以及電池本身,都會增加許多成本;而且電量狀態、充電提示、以及充飽電量等狀態也需要顯示出來。

如果每個模組都需要獨立充電,用戶使用的體驗會很糟糕。因此,我們的設計讓字母模組的電源由主機統一提供,一接入就通電、拔開就斷電;如此一來既節省成本,也改善了用戶體驗。

6月初,我們做出了第二版的產品原型。

3D列印的產品原型。

產品原型的結構設計確定之後,便開始著手設計電子電路部分。因為通信和交握(handshake)協議已經做過驗證,倒也進展非常順利;而其中最大的挑戰,是行話叫做「pogo pin」的彈針連接器。

這是一種很可靠的連接方式,但是成本太貴了。一組4個彈針的元件,價格大約是2.5元(人民幣,以下同);而每個字母模組都需要一組彈針和一組頂針,單是這兩組元件就佔了5元成本。

如果再加上磁鐵、PCB板、CPU和外殼組裝費,成本可能會高達10元。

各種封裝規格的pogo pin。

很顯然的,如果這個組件的成本降不下來,產品最終的價格可能是市場無法接受的。

按照我們估算,一套PingWord大概需要配50個字母模組,其中26個英文字母各配一個,5個母音字母A、E、I、O、U和使用頻率較高的子音,就需要配2–3個。

例如常見的apple和banana,就包括了2個p、3個a、和2個n了。如果使用pogo pin的方案,按照一個字母模組成本10元計算,單獨字母的成本可能就要500元;這些還不包含主機、包裝、配套書籍等成本。

使用標準pogo pin試產的字母模組小板。

這麼核心的元組件,一定要把成本降下來,所以我們決定自己研發。

自己研發的難度,在於用磁鐵吸住的連接方式必須考慮成本和可靠性。海外的電子積木廠商「littlebits」是用金屬彈片的方式來進行接觸、而且也申請了專利。據說有有本地廠商因為被告抄襲,所以只好把產品下架。

我們研究之後一致認為,他們的彈片並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案。首先,接觸行程太短,似乎不太可靠;另外,金屬彈片在多次接觸之後可能會影響彈性,導致接觸不良。

此外,這種金屬成型彈片的後期生產加工裝配,都是非常大的問題,大量生產的成本也高。

因此,我們拋棄了金屬彈片,改將研發方向轉到金屬彈針上面。讓彈針和線路板直接可靠接觸,是大量生產首先要解決的問題。我們將圓形的金屬彈針分別切成兩邊,一邊利於貼片機吸嘴、一邊利於線路板焊接;在幾次實驗後,終於研發成功。

上圖是我們自己設計的各種尺寸的彈針樣品。右邊是驗證過可靠性最佳的成品,並且上了編帶;上了編帶之後,就可以進入自動貼片機生產線,大量生產的問題獲得了解決。

按照估算,假設一個月能銷售10,000套產品,一套產品中配50個字母模組,每個字母模組8根彈針,那麼每個月的需求就是400萬支;如果一根彈針能節省0.01元,每個月就可以省下4萬元。

至於研發測試過程中碰到的問題,就暫且不提了;最重要的是,成本已經降到了我們的預期。

正式量產的模組小板,其中包括自主研發的彈針和頂針。

彈針問題解決,其它部分就輕鬆多了。我們在嵌入式CPU中繼續使用藍牙4.0方案,以便相容於手機app、為將來的擴充性打好基礎。

新版本的主板和模組小板。

嵌入式軟體開發、結構設計等工作的開展比較順利,並在7月初完成了完整功能的第二版原型。以下是我7月5日公佈的測試影片:

[embed]https://youtu.be/rELP6e4FdZM[/embed]

第三版

按照預期,PingWord會推出三個版本,一個是英文版、一個是數學版、另一個則是英文加數學的完整版。至於漢字,或是法、德語等其他語言,則是計劃上市一段時間之後再推出。

英文版估計要配套50個字母模組,包括26個英文字母和常用字母;數學版則需要24個,包括兩組數字0–9、以及加減乘除運算符號。即使有24個數學模組,也僅僅能支援「1+1」這種簡單的組合運算而已。

然而,完整版最少需要74個字母模組;對於這個成本來說,在銷售訂價方面是相當尷尬的。首先要考慮消費者的接受程度,其次也要給代理商預留合理的利潤空間;所以,這一次我們在依成本來訂價方面猶豫了很久。

為了節省一點成本,我們想了個辦法:如果把英文和數字整合在同一個字母模組裡,或許可以省下另外做數字模組的成本。

於是,我們在主機中增加了一組三軸感應器;當主機正面朝上使用時是英文,背面朝上使用時就是算術。每一個模組的正面是英文字母,背面是數字,例如「A」對應的是「0」等等;而且26個字母也剛好足夠搭配一整套的數學運算。

產品正面是英文字母……
……背面是數字。

於是,我們把產品簡化成「簡裝版」和「完整版」兩種套裝;簡裝版只配26個字母模組,完整版則配50個字母模組,都同時支援英文和數學的學習。

我想,如果擔心最終售價太高的話,可以買簡裝版,這樣用戶也可以有多個選擇。

簡裝版的設計只包含了26個英文字母,所以如果單字中有兩個重複的字母,就沒辦法拼出來。為了這一點,我們還統計了15,000個英語單字中最常見的字母,特別是一個單字中重複字母的情況,然後整理出下圖:

根據統計,母音字母A、E、I、O、U是重複次數最多的,而常用子音S、T、R、N等字母的重複次數也非常高。所以,我們按照規律確定了配套方式:常用字母放3個、中等使用頻率字母放2個,而使用頻率低的J、Q、X只放一個就夠了。

在確定了各個字母的配置數量之後,定義可拼寫單字的整理工作又得重來一次:簡裝版本只配26個字母,但所有重複字母的單字都拼不出來;例如Apple就有兩個P,所以必須把這個單字從內容資料庫中去掉。同時,嵌入式軟體開發和插畫的內容也要做對應的處理。

同時,在這個版本的測試中,我們發現產品音質不夠理想;但由於整機體積有限,改進了功率和喇叭之後,音質效果並沒有明顯改變。因此,我們重新設計了音腔,並且使用了AAC(瑞聲科技)訂製的發聲單元,最後音質終於得到了明顯的提升。

獨立設計的喇叭小音腔。

基本上,這個版本也成為最終量產的版本;包括模具評估和小量試產的工作,以及市場群募前的一些準備工作也在開始了;外觀手板的製作、以及影片的拍攝也同步進行。

接近量產的PingWord實拍圖。

以下是我們在8月7日發佈的影片:

[embed]https://youtu.be/cteAu-swA2Y[/embed]

第四版

雖然已經進入準備量產的階段了,但是我依然糾結於簡裝版本26個字母「連個apple都拼不出來」的窘境。所有兩個字母重複的單詞都要刪除,但像是baby、sister、egg、coffee、nine、ball、hello、yellow等等,都還是屬於最基本的英語詞彙;如果必須刪掉,就影響了產品的實用性。

既然現在的方式可以做到英文和數學兩個字符的重複組合,那能不能發明一種可以利用四個面的方式呢?

答案是可以的:將三軸加速度感應器放到每個字母模組裡面,再把模組的CPU升級一下,就可以做到了。但這樣一來,每個模組的成本會增加不少,並不是很划算。但我自己還是一直在「增加模組成本」和「減少模組數量」之間糾結。

後來,我終於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腦洞大開,忽然想到了一個非常便宜的方案:利用4個電阻,就可以完美代替三軸加速度感應器。一個電阻的成本是0.005元,4個便是0.02元;能用2分錢的成本取代好幾元的成本,確實讓我心裡激動不已;於是快快畫下手稿跟朋友分享:

原理雖然是通的,但是這個設計邏輯比較複雜,需要一個演算法來驗證是否可行;而且這個新的設計方案,基本上完全推翻了原有的產品設計,包括結構設計、軟硬體開發,甚至內容的整理上都是。

此外,我們團隊內部也有不同的聲音;大多數人都認為,將新的設計當作第二代產品來推出比較好,第一代產品就繼續使用雙面的方式來做。

但最終我還是堅持將雙面產品停掉,重新研發四面的版本。

我想,小西一直在做創新的產品;而作為一個新創團隊,如果在一個新的類別中不能做到極致,可能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了。況且,如果現在已經有更好的方案,為什麼還要做不滿意的作品呢?

四面積木的第一版原型。

經過幾週的努力,四面積木的產品結構、外觀、電子電路、以及柔性線路板都經過重新設計,產品功能基本上也驗證成功。

將一個積木的四面分別放上不同的字母,讓我們又碰到了一個棘手問題:這些字母究竟要怎麼排列才算合理?

很顯然的,不能將常見母音全部放在同一個模組上,否則就失去了意義。既然一個積木可以放下4個字母,那麼在有限的數量中,要多少模組才能拼出最多的英文單字呢?

針對這個問題,我們統計了15,000個英文單字,並且做了兩種假設:一種是配20個模組,理論上就是20x4,也就是80個字母了;另外一種則是配15個模組,也就是60個字母。而每一個模組的不同排列組合,都會影響到結果。

用Excel來計算,顯然已經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於是我拿出「祖傳」的Delphi,自己寫了排序演算法,將20個和15個模組的配套分別做了測試,然後拿15,000個單字來驗證排列算法是否可行。

好久沒寫程式了,所以這個工作相當燒腦,寫得相當辛苦;但最後終於算出比較合理的排列方式:15,373個常見英語單字之中,只有934個拼不出來,成功率94%;以這個結果來說,應該算是非常理想的。

而且,拼不出來的單字多半超過10字母,很多連我都不認識。所以我想,對於一個兒童學習的產品來說,應該是足夠了。

「祖傳」Delphi寫的驗證算法。

第五版

四面積木的原理通過驗證之後,我們著手設計了新產品的外觀。

方塊形狀的積木,似乎比較符合常理;但積木的主機也必須是方塊的形狀,這樣一來,產品外觀設計方面就會比較困難;所以我們嘗試將積木的外觀設計成球形,如下圖所示:

這樣一來,主機就可以設計成圓形、或是其他卡通動物的形狀;同時,表面也加上了比較柔軟的矽膠套,相信小朋友會比較喜歡。

設計完結構之後,樣品拿回來才發現有問題:這個模具的分模方式和第一次的樣板不一樣;圓形結構從45度角分模,對外觀的破壞性是最小的,當然也綜合考慮了後期生產加工和裝配的問題。

但是……因為是45度分模,而恰好模組與模組的接觸面又有凸台和凹槽,所以這樣一來,只要有人輕輕一用力,整個產品就輕而易舉的撬開了。而我又一直堅持所有產品的外觀面不可以看到螺絲(過去設計的小西機器人、小西鏡、以及繪本精靈,都是這個設計理念),所以……

……簡直就是崩潰啊!

這些結構的問題,如果沒有實物驗證,單純看理論是很難想像得到的。就如之前小西鏡的外殼,設計的時候知道矽膠是軟的材料,但是要軟到多軟才合適呢?太硬了不好裝配,太軟了容易掉,而且和硬性材料要怎麼結合,還是要靠實物測試才知道。

沒辦法,只能重新設計、改善結構。

在電子部分,我們還發現了一個問題:當初為了節省成本,把4個電阻改成2個;雖然原理上是可行的,就好像「0歐姆的電阻」和「短路」是一樣的道理,但後來還是碰到各種錯誤觸發和亂碼的問題,最後只能改回原來的狀態。

柔性線路板的改進

磁鐵方面也有改進:四面積木比原來兩面的體積要大一些、重量也重一點點,而且有4個面,所以一個積木裡必須用到8個磁鐵。

用原來的磁鐵測試了一下,吸力是不夠的。在重新打樣各種規格的磁鐵之後,決定採用長條形磁鐵;因為長條形的接觸面大,磁力會更強,而且在積木內部也不會佔用太多空間。

但問題出在成本:一個圓形磁鐵的採購成本是0.2元,長條磁鐵是0.3元。供應商說原料成本上漲,未來漲價是必然的。由於磁鐵安裝在內部,而且結構稍微複雜,所以組裝工廠核算出來的裝配費用是一個0.15元。這樣一來,8個長條磁鐵的總成本就是(0.3+0.15)x8=3.6元了。

我們嘗試著把8個磁鐵換成2個圓片,這樣可以節省點組裝費;結果報價回來是一片2.3元,2片的成本則是4.6元,反而更貴了。

怎麼辦?這個真是沒辦法了,臣妾做不到啊!

除非不要磁鐵,但這又違背了產品設計的初衷;現在只能忍著,看看後面如果銷量大了,能使用自動化裝配夾具,應該就能節省一些成本。

訂製了各種規格的磁鐵。

在驗證了磁鐵的連接之後,又發現一個bug:當多個積木模組連接在一起的時候,每一次碰觸都有可能會出現不穩定的現象;後來發現多半都是程式出錯、或者處理器當掉了,但先前一直以為是彈針接觸不良所導致的問題。

後來檢查排除了許久,才發現是當模組太多的時候,彼此接入時碰撞過程產生的力道,使所有的模組彈針發生短暫鬆開再連接的情形。

由於模組的電力是主機供給的,所以這時候模組中的CPU可能處於「斷電再啓動」的狀態,也就是所有CPU都處於重新啟動、或是電壓太低導致程式的「假死」狀態。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重新改進了硬體電路、並且在單晶片程式上也做了改進。

最終完成版

終於在9月下旬,填完了九九八十一坑之後,謝天謝地,總算基本搞定了。

而我們也知道,一個產品的研發工作結束,就等於是生產工作的開始,還需要配合生產做自動化測試夾具、優化裝配流程等等;在這個過程中,用戶測試和功能微調工作也是必不可少的。

最最最終版的3D列印PingWord樣板。

總結

其實自己也沒想到,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玩具,認真做下來之後還是會碰到這麼多難題。我已經算不清到底改了多少次結構、主板、小板、各種功能和定義。而每一個想法的改變,都有可能導致全部翻盤的改變。

例如只要改功能或換外觀,都必須重新做工業結構;結構變了,電子電路就變了。如果電子部分改變,軟體也要跟著變;連整理英語單字內容的同事,前後都搞了幾個月。而每次在詞庫修改之後,也都需要重新生成英文和中文語音。

坦白講,我在開發PingWord的過程中的確是有點輕敵的。之前研發小西機器人的時候,使用的都是各種高大上的技術和解決方案:硬體使用MTK平台加嵌入式架構,跑Android系統,我們自己從電子電路、硬體架構、底層驅動、應用層、app、伺服器端、甚至對接各種人工智慧功能的API介面,全部都由自己的團隊完成。

當時也認為,只有這樣具備一點挑戰性的技術和產品,才是真的有其價值。

相較於小西機器人使用的系統架構、以及龐大的開發工作量,PingWord也的確簡單很多。我還想著,怎麼說我也是十幾年經驗的老師傅了,這不過是使出三成功力就能搞出來的東西,結果沒料到,該掉的坑一個都跑不掉。

[embed]https://youtu.be/5UTsA6ccU5Y[/embed]

研發之外的故事

產品形態

在PingWord的研發的過程中,我們團隊內部爭論最多的,還是產品形態的問題。

我是一直堅持新產品要「脫離螢幕」的;但如果沒有了螢幕,整體的互動性和趣味性便可能大打折扣。而且如果使用螢幕,就不需要那麼多個模組了;因為螢幕可以動態顯示字母,可能成本會更低。

但是我始終覺得,兒童產品「可觸摸」很重要。例如玩積木,就是要看得見、摸得著,而不是在iPad螢幕上滑來滑去;如果是那樣,我直接開發一個app就好了。

產品黏性

其次是產品的「黏性」,某位網路先進曾經說過:兒童產品是否成功,主要是看用戶黏性是否撐得夠長。

在這一點上我又猶豫了:真的越長越好嗎?如果以這個指標來看產品,遊戲應該是最成功的;黏性十足、甚至還需要做「防沈迷系統」。

這就矛盾了。既想要用戶長時間使用,又要用戶節制、不要沈迷其中?我想,這個角度我無法掌握;在這一點上,我寧願自己做的是玩具,而不是遊戲。

誰來教育?

第三點爭論是,我們的產品是有教育性的;那麼以教育產品而言,是老師教、家長教、還是小朋友自學?

這個定位也關係到了產品的功能與開發。很顯然的,在幼教階段「自學」是不可能的;而如果是老師教,那是「to B」的商業市場。所以我們定位還是家庭內的教育、提倡父母一起參與,每天用二三十分鐘時間拿著書本或字母卡片,和孩子一起互動玩耍;在尋找字母玩樂的過程中,把英語單字和數學學習起來。

至於能學習多少單字,我想結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一起玩耍的這個過程。當然,透過一套PingWord學習幾十上百個基礎英語單字,我想應該也沒有難度吧?

App的比重

最後一點,則是app在整個產品中的比重。早在幾年之前,硬體如果沒有搭配app,似乎都不能稱之為智慧硬體;但小西這幾個產品的理念一直延續著,就是「去app化」,至少產品脫離app應該可以獨立使用,這一點是清楚的。

但是團隊內部討論更多的,是未來的內容:要繼續單獨以硬體形式推出,還是可以借助app做更多的拓展,這也關係到整個產品線的規劃。

所以我們繼續保守一點;雖然支援藍牙4.0,嵌入式開發的工作也做好了,但短期內不打算開發app。

沒別的理由,只是不想把一個簡單的產品複雜化。

定位是什麼

其實,做PingWord這個產品是有點猶豫的;相較於機器人和繪本精靈應用了很多人工智慧技術,PingWord沒那麼智慧、技術方面也沒有那麼性感。

幾乎所有的人都把PingWord定義成一個智慧型兒童玩具、或是幼教工具,這跟我們之前宣稱「做一家高科技的互聯網公司」好像有點出入。在糾結一陣子之後,我也想明白了。

定位是網路科技公司也好、智慧型玩具公司也好,這就不去爭辯了;最重要的是,我們的產品能否為用戶提供價值,這才是真正的核心。

PingWord名字的由来

由於小西科技並沒有取英文名字,還是繼續沿用「Xiaoxi」的拼音名稱對外宣傳。後來很多朋友告訴我,外國人發不出「Xiaoxi」這個音,所以非常不利於對外推廣。

所以,這一次花了很多時間想名字;我們最早的專利名稱是叫「拼詞系統」;「拼」這個動作和這個字都比較符合產品特性,而恰好「PingWord.com」的域名沒有被註冊,於是英文名字就確定下來,而中文名稱也是音譯過來的。

但上次有個朋友吐槽說:「你們是做教育的公司嗎?產品名稱拼音都打錯了,這樣的產品讓家長怎麼有信心?」

編按:漢語拼音的「拼」字是「pin」,而不是「ping」。

我無語,所以我順便提一下,中文名是「拼我」,英文名是「PingWord」,PingWord並不是拼音。

小西科技自主研發的前三款產品:繪本精靈、小西鏡、小西機器人。

後記

其實寫這篇文章,也是想了很久才動手的,我的同事們也擔憂會不會洩露商業秘密、或是被抄襲,畢竟寫下來的都是研發工作的內容。

但我回頭一想,以前開發小西機器人、小西鏡、繪本精靈的時候,其實碰到的問題差不多,有各種各樣的問題需要解決;然而,消費者對於創造產品的過程是沒有感覺的。

雖然用戶最後購買的也只是產品,但我想把研發過程中的點點滴滴分享出來,讓用戶瞭解產品的研發背景和歷程,這也算是一點參與感吧。

要不然,前面走彎路期間做實驗的樣品,基本上也都是丟掉;如果不寫點東西出來露露臉,也一樣是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中。

關於商業秘密洩露的問題,我想並不會太大。如果是核心資訊,我會選擇避開不寫,例如軟硬體開發方面的工作內容,基本上都沒寫出來。

我的另外一個初衷,還是希望能傳授一些經驗,或許其他技術人員還能從中學點東西,避免再走太多彎路。

至於會不會被抄襲,我想並不是一篇文章所能決定或影響的。雖然PingWord這個項目前後也申請了有十幾個專利,但這只是一種自我保護的形式;當然也希望我們的努力被認可、研發的的成果被尊重。

發明創造一直都很艱難,雖然和最初規劃的時間拖延了許多,但我還是為研發團隊感到驕傲。整個項目投入的研發人數和經費並不太多,但也僅靠我們三個臭皮匠就把產品做出來了,確屬不易。

PingWord這個產品說難不難,說易不易;但我相信,這個產品和創意並不是我第一個想到的。塑膠積木也有60多年歷史了,為什麼這個類型的產品之前沒人做呢?也許能做出這個產品,就是歷史的選擇;它一直被留下來、等著我來完成。

就像創業之初我說過的「沒童年的孩子做玩具,沒讀書的孩子做教育」一樣,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數。


小西創業兩年有餘,走過很多的彎路、遊走在生存的邊緣,兜兜轉轉很是不易。但即使再困難,我也總是保持微笑。

如同李宗盛說過的,「人生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如果一個人、一家企業、或者一個產品有他自己的宿命,那麼所有的艱難與榮耀也都應該是註定的。

有些坑,你看到了,不要繞開,也不應該繞開,應該帶著微笑勇敢的走過去。

但縱然如此,我們也從未忘記創業的初心,那就是堅持創新、堅持做兒童方向的智能產品、堅持寓教於樂的理念。

孔夫子說「三年不改其志」應該是有其道理的。PingWord已經開始量產,等產品上市的時候,還請各位多多支持。感謝關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