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整體戰略與KPI設定,看「亞洲・矽谷」新方案的根本問題/TWicic

之前,台灣國發會所提出的「亞洲矽谷」發展草案,曾經引發高度的批評質疑;當時被批評得最慘的有幾點:包括了為何獨厚桃園?是不是要花錢建園區?想法多過做法?口口聲聲說要創新,但要怎麼與創新圈對話?等等。

也因為如此,當時原本就要送行政院院會的亞洲矽谷發展草案,在被行政院長下令撤回後,國發會只好硬吞回肚子裏面。拿回家去改了兩個月,終於在9月8日於行政院院會通過。

筆者看了行政院記者會,聽了國發會副主委龔明鑫在記者會中的簡報,也聽了當場的媒體提問;之前的那些質疑,政府都一一回答,包括了:

  • 獨厚桃園?桃園將是創新研發中心,示範場域遍布全台灣;

  • 花錢建園區? 桃園原本就有規劃建置會議中心,不管有沒有矽谷計畫都有規劃;

  • 「亞洲矽谷」與「亞洲・矽谷」的差別? 不是要做亞洲矽谷,而是連結在地、連結國際、連結未來;

  • 與創新圈對話?過去每兩週定期與新創圈對話;

  • 具體作法?推動物聯網產業創新研發及健全創新創業生態體系;

  • 青年IPO中心? 促成一百家創新企業成功IPO或被收購。

相較於之前的「亞洲矽谷」方案,這份「亞洲・矽谷」方案,讓筆者懂了:裝睡的人不但叫不醒,而且不管是醒著還是睡著,不想變的人就是不會變。

舊計畫裝新瓶?

只要問一個問題就好:2016年9月8日行政院通過的這份「亞洲・矽谷」方案,跟2016年1月7日行政院通過的「推動創新創業 帶動臺灣產業轉型」方案,有什麼不一樣?

除了物聯網,在政策思維邏輯上,這兩份可以說是一模一樣,甚至連龔明鑫簡報裏的投影片,都有一模一樣的蘋果樹。兩朝政府,兩個計畫,一套邏輯,同一棵蘋果樹,這是在演哪一齣?

筆者不是要故意挑剔,但如果這是一個真的嘔過心、瀝過血才做出的計畫,你會用別人用過的投影片嗎?還是這張投影片好的無可取代、非用不可?

又或者,我們要面對一個恐怖的可能性:所謂的「亞洲矽谷」或「亞洲・矽谷」,其實只有名字是新的,其他都是舊的。

留在過去的整體戰略目標

先不管計畫的新舊問題,還是回頭來討論一下這「亞洲・矽谷」新方案的實質內容好了。

筆者有一種感覺:9月8日行政院院會通過的這份計畫,基本上就是兩個月多月前那一份「亞洲矽谷」的答案本;也就是把之前外界的質疑找到答案填進去。而物聯網就是最大的答案,用來解決外界質疑「亞洲矽谷到底要做什麼?」的問題。

發展物聯網不是重點,全社會的數位化的數位經濟才是。

對於物聯網的討論已經很多,但筆者要再講一次:物聯網不是一個生態體系,而是數位化(Digitization)的一部份。筆者相信,不論是應用服務,或者是聯網裝置技術標準等等,最終我們要談的都是數位化這件事。

這才是小英政府一直在講,但始終講不清楚的數位經濟。

如果現在設定的目標,是建設「物聯網生態體系」,長出的就會是一個「物聯網產業」;然後我們就會發現,當全世界都在談數位經濟價值鏈時,台灣在價值鏈上的位置還是一樣沒有變,還是現在我們在ICT產業中的位置上。

這樣是我們要的結果嗎?

與現實脫節的KPI設定

在這份「亞洲・矽谷」方案中,提出了五大關鍵量化目標,我看完這目標,有一種無言感:基本上這就是標準的先射箭再畫靶。

「建立虛擬教學學院」,這是目標還是方法?不是加上「1家」,就是量化目標。

「促成2家國際級廠商在台灣投資」,這個目標讓我很想問:現在台灣已經慘到找不到2家國際廠商投資了嗎?非得靠這個「亞洲・矽谷」計畫才能嗎?

「成立國際級系統整合公司」,要成立公司不難,所以只要湊到3家公司就達標嗎?這公司要長成怎樣,才是重點吧。

以上這三個量化目標,講好聽一點,是先射箭再畫靶,講難聽一點,就是唬弄,就是作弊。

再看看後面這兩個吧。

「促成100家新創事業成功或企業在台灣設立研發中心」,有關於設立研發中心這事,很多人都知道就是一個容易灌水的目標:從古時候到現在,也曾有過很多國際大廠來台灣設過研發中心,這些研發中心在做什麼呢?我相信今天在行政院記者會上的長官沒有人能講得出來。

事實上,所謂的「國際大廠研發中心」,很多都是拿台灣政府的專案補助賺自己的錢,然後讓官員拿來當成政績說嘴。所以現在是要這樣再玩一次嗎?

「亞洲・矽谷」的目標設定,仍然不脫為KPI而KPI的老毛病,更有先射箭再畫靶的嫌疑。

不談研發中心,來看「100家新創事業成功」這件事,根據這份「亞洲・矽谷」的定義,所謂的創業成功,就是在台灣IPO或者是被收購。

IPO就代表成功嗎?被收購就代表成功嗎?大家自己想想這是不是怪怪的?IPO只是讓這些新創企業進入資本市場、更容易募得資源,是工具手段,不是目的結果。講得更白一點,要讓更多新創企業「IPO」有很難嗎?長官們都說了,會合理調整IPO申請規定,既然IPO會變簡單,值得拿來當成量化目標嗎?

如果今天談的成功定義,談的是創造多高的市值或估值,會不會更合理一點?市值估值的高低,不只是在上市之後才能實現,而是在未上市階段就可以顯現的價值,看看那Uber、Airbnb不就是這樣嗎?

所以,為何不能(不敢)講出希望創造100家市值或估值高達多少金額的新創公司呢?這樣不是應該更能代表台灣新創產業的價值嗎?不是更可以評斷「亞洲・矽谷」計畫的成敗嗎?

如果設定的是打造高市值新創企業IPO族群,這個目標代表的就不只是新創企業的價值,更可以是台灣資本市場效率的提升。因為市值的高低牽涉的不只是單純的獲利而已,而是這個資本市場被認同的本益比水準;而如果能達到目標,是不是可以吸引更多好的新創企業來台灣發展呢?這不就是一個正向的循環嗎?不就是可以改變台灣資本市場的體質嗎?台灣資本市場效率低迷不振,不就是產業轉型必須解決的問題嗎?

更荒謬的是,把IPO與被收購兩件事相提並論,拿來當成功指標;被收購算是成功嗎?低價收購也算嗎?

好吧,我必須說,「促成100家新創事業成功或企業在台灣設立研發中心」這個量化目標,看似有理,其實也同樣是唬弄,同樣是作弊。

最後一個量化目標是「台灣物聯網經濟商機從2015年佔全球3.8%,到2025年佔全球5%」。根據國發會的資料所設定的目標,預估2025年物聯網產值3.1至6.3兆美元,5%占有率代表4.6至9.5兆台幣,創造附加價值1.9到2.4兆台幣,平均每年貢獻經濟成長率0.9%到1.7%。

這一題,筆者並不想在數字上爭辯;我只想問「物聯網商機到底包括哪些?」請不要告訴我可以連上網的都算在內,那跟現在有什麼不同?要講物聯網,可以,請先把物聯網商機是什麼定義清楚。

如果只是照格子填答案,先射箭再畫靶,做出來就是這樣的一份計畫。在2016年9月8日通過的這份「亞洲・矽谷」方案,我必須說,很不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