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華為擊敗高通,獲選5G編碼標準,談中國數位電信技術的發展故事/程天縱

美國時間2016年11月17日凌晨0點45分,在3GPP RAN1 87次會議的5G短碼方案討論中,歷經千辛萬苦,中國華為公司的Polar Code(極化碼)方案,最終戰勝列強,成為5G控制信道eMBB場景編碼最終方案。

編碼(encoding)和調變(modulation)是無線通信技術中最核心最深奧的部分,被稱為「頂級的通信技術」;不僅展現了一個國家在通信科學基礎理論上的整體實力,更決定著在通信領域是否擁有最高的話語權。

今天上午看到這則新聞報導,勾起了我十多年前的一段回憶,也感嘆中國大陸在無線通信領域和巨大的手機產業,從無到有,從落後、追趕、並肩到超越的整個過程,並且培養出了華為、中興和眾多中國手機品牌公司;趁著這個心情複雜的時刻,寫下這段歷史與大家分享。

TD-SCDMA產業合作的秘辛

中國在3G時代所創立的「TD-SCDMA」國際標準,我也有幸參與;在當時信息產業部曲維枝副部長的委託下,歷經千辛萬苦說服諾基亞(其中有些秘辛,但還無法解密),加入了由我代表德州儀器(TI)公司所主導成立、位於上海閔行區的合資公司「凱明」(COMMIT)。這是第一家有能力提供TD-SCDMA晶片組的無廠IC設計公司(Fabless IC Design House),讓TD-SCDMA有了商業化的手機晶片平台。

中國3G的TD-SCDMA標準,是由大唐集團李世鶴為首的大唐電信科學研究人員開發,並於1998年6月29日向國際電信聯盟(ITU)提交TD-SCDMA無線傳輸技術建議;2000年5月獲得ITU接受,成為國際上第三代移動通信無線接入技術的三大標準之一,這也是中國百年電信史上的重大里程碑。

TD-SCDMA獲得ITU接受,成為3G接入技術的三大標準之一,是中國百年電信史上的重大里程碑。

被譽為「TD之父」的李世鶴博士,1941年出生於重慶,1963畢業於成都電訊工程學院(電子科技大學);是電信科學研究院的副總工程師,也曾任大唐移動通信設備有限公司副總裁。他長期從事科學研究,在微波通信和移動通信領域都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在負責起草和修訂TD-SCDMA標準的同時,也負責主持開發全套TD-SCDMA系統設備的任務。

然而,如果空有國際標準和基地台,卻沒有手機晶片,就無法形成產業。因此中國信息產業部副部長曲維枝找到了當時擔任TI亞洲區總裁的我,希望由我帶頭成立一家TD手機晶片公司。基於在大陸長期與信產部良好的合作關係、以及和曲副部長的交情,我就一口答應了。

這可是一個很艱難的任務,因為當時無線通訊產業的技術、產品和生態都控制在歐美企業的手中;取得國際標準只是第一步,如果沒有信號發射基地台和手機,是無法形成產業的。雖然當時已經在開發基地台,但是如果沒有手機可用,還是無法調適和認證的。

合縱連橫

雖然在無線通訊產業,基地台已經是很大的市場,但手機才是真正的兵家必爭之地;手機市場遠比基地台要大,可是關鍵在於要有手機端的TD晶片組,這就必須找半導體公司幫忙,因此信產部曲副部長就找到了我。

首先,我必須說服TI,將TI內部的OMAP平台開放出來給中國,修改成為TD-SCDMA晶片、並且投資成為這家合資公司的股東,才能確保技術來源及後續的支持。

可是,當時諾基亞是另一個3G標準「WCDMA」的最大支持者、同時也擁有全球手機最大的市佔率、又是TI最大的手機晶片客戶,諾基亞豈會同意TI參與開發和支持TD-SCDMA?

於是我的挑戰變成了如何說服諾基亞同意,而且最保險的辦法,是讓諾基亞成為這家合資公司的股東,才不會有任何意外和改變;如果我可以擺平諾基亞,那麼挾天子以令諸侯,TI的問題就不大了。

要推廣標準,光有基地台不夠,還得有晶片和手機,才能打開市場。

但是,3G全球三大標準還有一個CDMA-2000,最大的支持者就是韓國的三星和LG;如果能夠先爭取到其中一個支持,那麼再爭取諾基亞加入就會更容易一點。而且對外造成一個印象,就是兩大現有的國際標準陣營,其實也支持這個新誕生的標準,比較容易得到手機品牌公司的支持,來開發新的TD規格手機。

三星當時已經非常壯大,所以很難打交道,於是我選擇了LG為首先要攻克的目標。以我和LG的多年交情、加上信產部在旁敲邊鼓,第一張骨牌很容易就攻了下來;接著諾基亞也同意,那麼TI也就不得不半推半就的加入了。

可是,TI為了不得罪手機客戶、何況在中國大陸也沒有工廠和資源,所以並不願意承擔成立這個合資公司的主要責任;於是我就找上了我的老同學,也就是台灣大霸電子的創辦人兼董事長莫皓然,利用他在上海閔行區的「廸比特」品牌手機廠房和資源,成立了凱明公司。

2002年1月,由中國信息產業部及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發起,17家中外公司合資成立的凱明資訊在北京正式宣布成立,共同推動TD-SCDMA的3G標準。凱明成立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替中國的3G標準TD-SCDMA開發多媒體終端晶片、以及TD-SCDMA/GSM雙頻手機。

這家公司的董事長,由普天集團總裁歐陽忠謀擔任,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副院長楊毅剛任副董事長,大霸董事長莫皓然擔任CEO,大唐電信的李軍擔任CTO;投資總額達二億三千多萬元人民幣,主要投資方分別是中國普天資訊產業集團公司、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德州儀器中國公司、諾基亞(中國)投資有限公司、LG電子株式會社和首信、大霸等17家橫跨電信各領域的企業。

凱明的17家主要股東,其實都是通信市場上的競爭對手,例如普天和諾基亞、LG、首信、大霸在手機製造領域互為競爭;由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改制大唐集團支持的TD-SCDMA、諾基亞主導的WCDMA,以及LG傾注全力的CDMA2000,三個標準更是彼此互相對立。

因此,凱明的成立被當時的業者視為「不可能的任務」,只有極少數人知道我是幕後推手兼總設計師。

功虧一簣

由於凱明的成立,引發了國際和大陸半導體公司爭相投入TD手機晶片的研發,諸如意法半導體、飛利浦半導體和三星投資的天碁科技、大陸本土的展訊等等。

2002年10月30日,由大唐電信、南方高科、華立、華為、聯想、中興、中國電子、中國普天等8家知名通信企業作為首批成員,自願發起並成立了TD-SCDMA產業聯盟。TD-SCDMA產業聯盟是從事TD-SCDMA標準及產品的研究、開發、生產、製造、服務的企、事業單位自願組成的社會團體。

那麼凱明的後來發展呢?

由凱明信息開發的3G TD-SCDMA晶片,使用中芯國際半導體製造(上海)有限公司(中芯國際)0.18微米製程一次流片成功。凱明完成了前端系統和電路設計及驗證,由芯原微電子提供中芯國際0.18微米單元庫和後端設計服務。

這個專案於2004年4月啓動,樣品於同年8月面市,目前已通過產品樣片測試和系統測試並試產。這組專用晶片的誕生,是中國3G標準核心晶片首次在國內進行的自主設計、以及自行加工製造與測試。

看似前程一片大好的凱明,卻因為TI策略性的決定終止OMAP平台的研發與迭代,加上我和TI有許多策略和理念的不同,於是我在2007年10月底離開TI,加入鴻海。

而我的老同學,也就是大霸電子的莫董事長,又由於迪比特手機品牌的失敗而退出中國大陸市場,導致內線交易官司纏身,自顧不暇,因而無心戀戰凱明;其他股東都是多方合作、多方壓寶,所以也不是那麼在乎凱明的生死。

此外,再加上凱明錯過了三次外部融資的機會,資金鏈斷裂,積欠員工三個月工資;於是在TD市場一致看好的情況下,2008年5月6日經過仔細評估後,凱明董事會全體一致通過終止凱明運營的決議,並提交股東大會審核通過,結束了六年半的生命。

過去的失敗,造就今日的成功

就在看到這個新聞報導的同時,我也得到了一個好消息:老莫纒訟十二年的內線交易官司,在更二審宣判無罪;昨天最高法院駁回上訴,正式結束老莫十二年的惡夢和浩劫。

如果當時我不離開TI,如果老莫沒有這個莫名奇妙的內線交易官司,如果凱明沒有過於自信IPO而錯過三次融資機會,如果?

中國大陸通信產業從3G到5G,這一路上走得多麼辛苦,知道的人並不多。

不過,這些都改變不了今天的事實。只是很少人知道,中國大陸通信產業從3G到5G,這一路上走得多麼辛苦;多少血汗、多少故事隱藏在今天光鮮亮麗的成就後面。總而言之,華為值得我們尊敬。

從超越愛立信成為全球第一通訊設備運營商開始的那一刻,就宣告了華為傳奇的正式開啓。如今超越高通,再次見證華為的偉大;而下一個目標就是手機領域的三星、蘋果。華為的成功,只是中國科技企業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一個縮影,而我們即將見證更多的顛覆和傳奇。

沒有人相信一直霸佔著核心技術的高通會被華為打敗,就如同沒人相信華為會打敗愛立信一樣。但最終結果,仍宣告了高通統治時代已經結束,中國通訊技術邁入世界的頂尖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