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付費轉蛋」比擬為賭博,是對賭博的侮辱?/ 神楽坂雯麗

這兩天,一份在Slideshare上發表的投影片「某個泰國阿宅脫離數個日本線上遊戲過程的故事」(あるタイ人オタクが数々の日本のオンラインゲームを辞めた経緯の話)在日本遊戲圈與宅圈流傳著。

這份投影片的作者Matumit Sombunjaroen本身也是遊戲開發者,同時是一個自認與公認的阿宅。

由於他身為(對日本市場來說)典型的「海外」玩家,其經歷和感想應該與不少台灣日系手機遊戲愛好者有共同之處;因此這份由泰國玩家以日文寫就的投影片,也相當具有參考性及作者獨到且沈痛的幽默感。

https://www.slideshare.net/slideshow/embed_code/key/A8MH4kseWi1sHG

付費轉蛋為什麼爛透了?

作者一開始就強調,雖然評論(日系)手機遊戲或社交遊戲,常常會得出「日本遊戲已經落後世界腳步」或「課金(付費)轉蛋抽卡等同賭博」這樣的結論,但他所要強調的並不是這些常見的說法,而是「付費轉蛋為什麼爛透了」。

作者詳細的羅列了幾個他近年曾經玩過(也付費過),如今已經放棄的卡牌遊戲,放棄的理由則可歸納為以下所列:

  • 花了相當程度的金錢卻抽不到想要的角色。

  • 為了開啟並閱讀特定角色的劇情,必須要抽中該角色,但該角色出現在角色池中的時間卻又有所限制,一旦錯過便永無機會,不同角色間具有連續性的故事因此永遠無法完整閱讀體驗。

  • 在新遊戲上架的首抽便感覺不對勁,故直接放棄該遊戲。

  • 由於機率不透明、系統問題又一再發生,且與遊戲運營方溝通的經驗非常惡劣,導致他最後完全對手機卡牌遊戲失去信心,徹底放棄。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放棄遊戲本身之外,作者更提到由於這一類的不愉快,經常導致他對於連與該遊戲相關的實體產品(原作相關書籍、動畫BD光碟或黏土人玩具、高價的PVC人偶等)都失去興致,而隨著放棄遊戲將其草草變賣或捨棄。

我們已經逐漸習以為常的「遊戲──虛擬角色──實體周邊」獲利模式,甚至也成了黑箱機率下的共犯結構,而使作者從喜愛非常到倒盡胃口,最後將其去之而後快。

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轉蛋實況

作者回顧他在每個遊戲上所花費的從數千到五萬日圓不等的課金額,也用非常具體的方式比較出,假如這些金錢用於其他用途,能夠買到或換取何種具有實質回報的娛樂。

就目前主流的日本手機遊戲來說,課金額往往動輒數萬日圓;在特定熱門遊戲舉辦活動時,甚至出現一擲千金數十萬日圓,只為了抽到某個強力或稀有的角色。

而這種俗稱「課長」的高額付費玩家,除了是遊戲公司眼中的金雞母之外,甚至能夠將自己的付費抽卡過程透過諸如Twitch之類的服務,直播給網路上的同好或觀眾圍觀。

這種奇景甚至本身也已經自成一種娛樂,在YouTube或Niconico等影片網站上,只要搜尋「轉蛋實況」(ガチャ実況)之類的關鍵字,就能找到許多這種(多半結果慘不忍睹的)片段。

有趣又略帶殘酷的是,總是那些課金金額超乎尋常地高,最後又一無所得的失敗實況,獲得最高的點閱率及注目,甚至還有直播者的名字因為這類壯觀的失敗,而短暫地登上日本Yahoo首頁及Twitter Trend,堪稱黑白郎君名言「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在數位時代的最佳寫照。

回到這位泰國玩家身上,他在舉出這些令人喪氣的事件之外,也提出了一個他認為是正面的例子,也就是在前一段時間可能因為酷似「霧島」的新科總統蔡英文,而被台灣社會廣泛注意到的網頁遊戲「艦隊Collection」(艦隊收藏、或「艦これ」)。

「艦隊收藏」一樣有付費機制,但玩家並無法透過金錢來直接抽取強力或稀有的角色。玩家在這一遊戲中所付費購買的,只有能節省遊戲時間的虛擬資源、存放艦娘角色的空位等等。

因此,即使完全不付費也能完整享受「艦隊收藏」,只是會耗費更多時間,或是必須暫時性地在喜愛的角色之間做出取捨,或者必須放棄某些資源消耗量大的遊戲中活動;但並不會造成如前所述手機遊戲等會發生的永久無法彌補或挽回的遺憾。

Matumit Sombunjaroen認為,這樣的付費模式讓他心甘情願,因為跟機率不透明、結果難以預期的轉蛋抽卡比起來,他在「艦隊收藏」中完全可以預期自己所付出的金額,能夠取得什麼樣的利益與回報。

為了取得想要的報酬,玩家可以投資一定金額來累積資源,之後便看自己的智慧、努力、戰略與運氣來努力奮鬥。

自然,「艦隊收藏」也具有相當的隨機性,作者本身也坦承在2015年的夏季活動中,他課金了三萬五千日圓,最後還是沒能獲得活動報酬的特殊艦娘(照月);因此,很多讀者未必同意他對「艦隊收藏」的評價,但就遊戲中付費物品的期待值與結果來說,Matumit Sombunjaroen的敘述基本上符合事實。

把付費轉蛋比擬為賭博,是對賭博的侮辱

Matumit Sombunjaroen的這一結論,是整部投影片的重點。為什麼這麼說呢?

作者指出,假如他想要以賭博來娛樂,他完全可以用等同或高於在手機遊戲上付費的金額,買機票直飛賭城來真正放手一搏。

與轉蛋抽卡相較之下,國際性的觀光賭場有著更加嚴密且公認的遊戲規則,他甚至還能期待有些許獲利;即使輸掉賭局,也是確實技不如人、運氣不佳。

就算這樣,也能夠享受到完整的娛樂過程;而面對問題重重、機率不明且解釋權一概操縱在遊戲營運商的付費轉蛋,玩家往往被單方面強加對自己不利的規則與條件,根本不成其為賭博。

作者表示,促使他做出放棄這些手機遊戲的決定的根本原因,在於他對所付出的金額是否得到合理的對價結果產生疑問。

但當他就這些問題的法律層面求教於律師時,又在律師事務所及日本消費者中心(類似台灣消基會的機構)之間被當成皮球踢來踢去,因而感受到了深刻的絕望。他認為,假如要精算這些虛擬角色的單價,日本手機遊戲角色在世界上絕對是不划算的投資物件。

針對這一份批判性強烈的簡報,日本線上書籤網站Hatena Bookmark的使用者也有正反不一的評論

有些讀者指出這純粹是因為Matumit Sombunjaroen只是一個典型的「不把圖鑑填滿不舒服」的強迫症玩家,也有人認為他只是沒有選遊戲的眼光,所投入的都是一些評價本來就不佳的手機遊戲。

另一方面,也有讀者相當認同他「把付費轉蛋比擬為賭博,是對賭博的侮辱」這一結論,表示這位泰國玩家是日本遊戲業界「火耕商法」(焼き畑農業)環境下的無辜受害者。

手機遊戲興起已經不是新聞,遊戲內付費也已經是現代人網路生活的一部分,在精心製作的單機賣斷遊戲越來越難得、追加下載內容反客為主的趨勢之下,玩家與手機遊戲營運方圍繞著機率、運氣、法規與荷包的這一場(單方向的)痛苦拉鋸,在可預見的未來應該還看不見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