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動屋裡的大象,改變台灣大哥大的必然/角落PM

台灣大哥大在今年四月上任的總經理,是活躍於新創圈、創立知名創投AppWorks,但從未有過任何電信業背景的林之晨先生。握有實權的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這一手棋,引發了許多聯想:為什麼會是林先生?

這些聯想的其中之一,是為下一代接班鋪路;但能鋪路的人應該很多,為何是現在的選擇?

龐大的架構

事實上,電信業的歷史比大家想像的更加古老。Antonio Meucci在1856年成功利用電線傳送聲音之後,1948年貝爾實驗室的Claude Shannon發表的文章,更為現代電信領域奠定基礎。

從有線到無線、從需要接線生的電話到呼叫器(所謂「B.B. Call」)、功能手機到智慧手機,電信業者必須投入極大比例的成本來架設與維護基礎架構,以確保日常運作。

為了能每個月正確無誤的為數百萬使用者計費、出帳、準時寄送帳單、銷帳,背後需要極為龐大的系統與人力。

也因為擁有龐大個人資料與通訊內容,所以電信業也是政府與民間機構特別「關照」的特許行業。電信業不只古老,比起一般商業組織,常要面對更多複雜且難解的議題。

然而,也因為電信業扮演著現代資訊科技的底層角色、通訊技術也密切影響科技應用的進展;如果沒有電信業的基礎,包括各種手機或網路應用都無法運作。

例如過去從3G升級到4G系統,對於消費者的使用情境就有明顯影響;尤其是對一般民眾而言,影音串流與手機遊戲流暢度的飛躍進步,就連帶讓這兩個產業大為興旺。

世代交替的投資

有趣的是,在如此現金飽滿、資源龐大、並跟創新科技應用息息相關的電信業中,業者所營運或投資的新創業務或加值服務,算得上成功的案例,卻用一隻手就能數得出來。

例如中華電信投資KKBOX、台哥大入股momo購物等,都稱得上神機妙算;尤其後者以新台幣83.5億就取得51%股權,如今一年就能灌進420億營收,EBITDA獲利也相當不錯。

資料來源:台灣大哥大2018年報(公開資訊)

面對通訊軟體取代通話、簡訊、以及國際電話業務,先前的「499之亂」只是把近年ARPU(來自每位用戶的平均營收)連年下降的慘況給提前實現,逼得電信業從「想想能做些什麼」,變成「一定得做些什麼」。

蔡明忠當然不想讓現在到未來在升級5G方面的投資打水漂,所以在即將邁入5G元年的2019年,與其從人才濟濟的電信業點名,不如找林之晨擔任台哥大總經理。

為什麼?

電信業的使命,從來就不是創新

回到一開始所講的:電信業比起一般商業組織,常要面對更多複雜且難解的議題,其中一項就是服務必須「可靠」。

用戶打幾分鐘幾秒鐘電話、前幾分鐘有無優惠、是網內還是網外,每個月幾日之前一定要出帳、送達,一個月要無誤的處理幾百萬門號的壓力,跟新創習以為常的「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理論,完全南轅北轍。

更何況,光是一個從NCC轉來的客訴,就能搞壞一個服務;等到新創進入「可靠」的階段時,電信業者就只能被動式跟隨或(被)加入了。

新創圈玩意對動輒數億營收的電信業而言,很難看得上眼。

新創圈這些剛冒出頭的玩意,對於眼中習慣動輒數億營收的電信業決策階層而言,很難看得上眼;更何況,許多創新服務還難有確切的用戶數據基礎支持。

所以對於來自新創圈,最需要時間調整、初期營收極為不穩定、客服人員也不熟悉的新玩意,電信業者往往都採取「me too」策略;至少雷有別人先踩過,他先去創新,我在後頭再跟著做看看。

但5G的應用情境繁多且破碎,商業模式尚未明朗,加上龐大的前期投資,絕對會對電信業者帶來沈重的壓力。

「me too」沒有錯,但是絕對無法成為領導市場的策略;因為當你我都有5G頻譜時,新應用的上架速度才是拳頭。這時候能有機會快速「試拳」的好選擇,就是「拳館」,也就是號稱培育過351個團隊的AppWorks

只看眼前營收,無暇顧及未來

Facebook跟Google類型的創新服務,剛開始絕無法獲得電信業與製造業的青睞,因為「無法想像」、「算不出來」。智慧手機因為搭配4G行動網路,才得以實現各種豐富的應用,導致諸多產業產生典範轉移。

而原本自認為「站在浪頭上」的電信業者,卻在許久後才反應過來,自己才是那股浪;真正站在浪頭上、發展一日千里的,其實是各種創新應用服務。

真正站在浪頭上一日千里的,是各種創新應用,而非電信商。

在營收壓力之下,電信業高層看不上、也難以說服自己投注資源在新服務上。所以許多專案或加值服務,都採取「代銷」或「分潤」模式:你做機器人我來賣、你做音樂服務我來賣、你做VOD我來賣,自己不碰也不投資。

這是非常實際的商業模式,可以確保一定的利潤與營收,畢竟有營收才能發薪水。然而另一方面,這種模式無法掌握成本與價格、也無法決定產品走向;嚴格來說,這類營收的未來其實掌握在別人手上。

在新一波浪潮襲來時,打安全牌並不是不好;換個方式面對,也許有更多可能。

如果5G是一場以創新為主題的戲,蔡明忠就是找了個「不用演就能上台」的人,因為這個人只要在台上做自己就行了,更何況還自帶話題與新創資源。找這個人的風險再高,也比不上花了百億5G標金、卻沒有能拿出來賣的服務那麼高。

簡言之,如果光是為了「二代鋪路」這件事,並不是非找林之晨不可。

龐大組織的慣性,只能由握有權力的人打破

5G絕對不是假議題。它當然是提高資費的新話術,但同時也是電信轉骨的契機;但上了戰場究竟是虛是實,高層的思維才是決定方向的關鍵。

多年以來,電信業中的創新應用或加值服務,都是在想辦法繞過「屋內的大象們」之後建立起來的。在許多產業中,「屋內有大象」是理所當然的事;而能叫大象挪一下位置、稍微抬一下腳的人,也習慣了有大象這件事。

然而,如果叫一個已經習慣屋內有大象的人來負責室內翻修,恐怕只會得到半調子的成果。讓我們來看看台哥大接下來想做的事:資費大數據分析;在以下這份精美的清單中,就集結了時下流行的科技趨勢大成:大數據、雲服務、物聯網、AI與「智慧everything」。

資料來源:台灣大哥大2018年報(公開資訊)

先不管承諾的1,000億市值何時達成,但林之晨肯定會明白指出「屋內有大象」這件事;先鬆動這些佔據屋內許久的位置,讓新創的空氣有機會在縫隙中流動。

現在的營收,自然還會有別人幫忙看著;至於未來要打的仗,得先以應付得了未來的方式來準備。

這個局,看的不只是台哥大

創業教主不但自帶團隊、還能就地圈粉,除了帶來話題與公關效應,也可以視為是台哥大的創新宣言,讓內部老臣警醒「公司可以這樣做、也敢於這樣做」。

此外,蔡明忠手上也不只掌握著台灣大哥大。無論要替誰鋪路、或是認真轉型,還有什麼是比讓林之晨當總經理更名正言順、更必然的選擇?

在3G時代,中華電信投資春水堂;4G時代Hiiir併入遠傳,改造成今日的friday。也許5G就看台哥大如何挹注AppWorks。在2019年,用林之晨是必然;至於2020年又會如何,且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