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新創企業與獨角獸的產地/余宛如

法國今年推動新創不遺餘力,尤以馬克宏甫上任即提出的兩項重大新創政策:European Venture Fund(歐洲創投基金)和科技簽證(Tech Visa)便可見一斑。

在一場我和法國在台協會舉辦、以「法國,新創企業與獨角獸的產地」為題的論壇活動中,邀請到法國新創領域的專家前來進行交流分享。

我們看到的是,法國在新總理馬克宏五月上任之後,就積極推動新創環境、並且從資金面和留才攬才面出發,承諾將法國建設為新創國度;由此可見法國在發展新創和科技的決心。

https://www.facebook.com/EmmanuelMacron/videos/1912881878944389/

五位分別來自加速器、新創團隊、政府、學研機構的法國朋友,都分享了第一手的經驗。令我們好奇的是:

  • 法國推動新創進程的經驗;

  • 馬克宏的政策對新創圈的實質幫助是什麼;

  • 有哪些是台灣可以從中學習、並且可以移轉的洞見。

我們邀請到的是包括Le Centquatre、The Schoolab、Paris & Co、Ecole Polytechnique、以及EuraTechnologies五個團隊的代表,他們分別在不同的領域提供新創企業服務,展現法國新創環境的活力。

Paris & Co

Justine Michel來自以企業和地區為中心、和巴黎市政府密切合作Paris & Co,服務範疇從食品到觀光,相當廣泛;他們協助新創企業在巴黎實驗各自的創意、並且和巴黎市民互動,也引介不同領域的資源。

Schoollab

Carine Sit代表的加速器Schoollab,將自家機構定位為「培育創意家的創新工作室」,和許多境內外大學合作,並舉辦相關交流活動和提供訓練課程。

Ecole Polytechnique

巴黎綜合理工學院(Ecole Polytechnique)的Bruno Martinaud教授除了磨練學生的研究能力,更致力培養他們的企業家精神,並且把他們帶上適合的舞台。

EuraTechnologies

代表法國第一大加速器EuraTechnologies的Raouti Chehih表示,他們協助法國和海外的企業家在法國開展數位業務,並擴展到區域和全球市場。

對他來說,成立公司並不是難事,引進對的人才和資金才是。

Le Centquatre

專注於文化藝術的Le Centquatre機構代表Valérie Senghor,希望培力新興藝術工作者,同時也帶著將在地藝術場景帶向國際舞台,以及讓每個人都能接觸藝術的使命。

Tech Visa簽證有效嗎?

法國在推行了近半年的Tech Visa簽證之後,對於新創圈真的有明顯的助力嗎?

Martinaud表示:

我們不應該擔心外籍人才的輸入、或是把人才送出國;因為「能動性」本來就是企業家的本質。95%到海外創業的法國人,最後都會回到法國發展。

Sit則指出:

不論外籍企業家是否決定留在法國,都會是對法國有深入瞭解的外籍人才,而法國需要這樣的交流與接觸。

Chehih也強調:

在法國的外籍企業家,能夠和當地合作夥伴進行寶貴的交流,讓創業者和投資人的計劃都不致流於天馬行空。

法國的公私合作又是如何?政府扮演了什麼角色?

在公私合作方面,與談代表多半認為是必須的,因為政府在其中扮演了難以取代的角色。

因為政府所提供的不只是資金,更是公共的力量。Martinaud舉例提到,這個領域最重要的,是讓整個新創系統動起來,而政府扮演的角色,就是讓這些動作成為公共議題的要角。

此外,許多好的想法一開始並不是很明確,私人企業的投資也比較少,因此需要政府的協助,而政府也應該理解創業的風險。

例如能夠成功、或存活很久的案例可能不多,但政府要思考的,應該是如何從這些新創企業中找到未來的中流砥柱;這樣的遠見以及對新創的重視,就會成為推動整個系統的力量。

正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誰會成功,所以多元性才如此重要。

Chehih表示,透過不斷嘗試各種組合、和不同的團隊交流,才能夠快速達成豐富的成果;而Sit則表示,政府單位的猶疑不決,有時候正會成為發展的阻礙。

許多與會人士對於法國新創投資圈生態好奇、科技部對於如何激發理工學生的創業家精神也很感興趣。關於這一點,Martinaud表示:

最重要的培養時間,是在事業一開始的時候;一開始就有長程規劃,便可想像十年後是怎麼樣、能創造什麼樣的影響。

創業家精神和文化思維:有遠見、行動快速、無所畏懼,都是很重要的驅動力。

結語

這次分享所獲得的收穫非常多,可以簡單歸納為以下三點:

  1. 關於新創,法國人想的是「如何創造對人才更公平的環境」;也就是說,只要是符合條件、有能力的人,就能夠進入法國。

  2. 對於「成功的新創」和「企業家精神」的定義,法國人的想法是「新創是不斷的受苦與除錯的過程,成為獨角獸只是理想;如果想找到成為獨角獸的秘方,恐怕還是回家認真寫程式比較實際」。

  3. 我們看到更好的事情是,越來越多新創不只是想成為獨角獸,更在意的是事業背後的社會價值;他們稱這樣的企業為「斑馬」(zebras),或許往這個方向努力,會有更多、更寬廣、更遠大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