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淵的手和眼睛:成功者背後的專業力#1/程天縱

昨天晚上在一場朋友的飯局裡,偶爾遇到了多年不見的老朋友──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

最近媒體上報導了王文淵即將接任工總理事長的職位,承接金仁寶集團董事長許勝雄的棒子,成為全台灣企業界的龍頭;除了代表全台灣企業與政府溝通、建言之外,也將領導台灣各個產業拼經濟,達到振衰起弊的作用。

我深信,王文淵在這個新的職位上會非常成功;雖然他是一個「創二代」,但是,他更像一個專業經理人。他在台塑集團內從基層幹起,專業服人、戰功彪炳,最終擔任集團總裁,並不完全依靠著他自己創二代的身分。

昨天在飯局上意外碰面,我們兩人多年未見,都非常意外和歡喜。杯觥交錯之際,免不了多喝幾杯,順便聊起了30多年前的往事。

決策明快

1982年,在我取得了惠普總部同意PCB技術轉移台灣之後,接觸了許多台灣的家電大集團董事長,包括大同林挺生、聲寶陳茂榜等等。雖然他們都表達了興趣和投資意願,但是下屬作業非常緩慢。

在毫無進展的情況下,我決定直搗台灣最大的民營企業,也就是非電子業的台塑集團。

在毫無人脈與關係的情況下,我採取最直接的辦法:打電話到台塑總機,請總機直接接通當時在南亞公司擔任經理的王文淵。

沒想到我的運氣這麼好,總機居然真的接給了王文淵。在他還沒有開口之前,我直接介紹自己,並且把PCB技轉項目的介紹用3分鐘時間一口氣說完。

在短暫的沉默之後,王文淵居然約我見面,以便進行更深入的瞭解。他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會面裡就做了決定,指派陳昌雄高專和沈國華專員,在一個星期內和我一起做出這個2000萬美元投資的PCB技轉計劃。

王文淵明快的決策,是台塑贏得惠普PCB技轉建廠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台塑跨足電子產業,後來進入半導體產業的重要關鍵點。

王文淵昨晚跟朋友們說,他認識我的時候,我還是台灣惠普的一個業務小咖,後來也因此跟我買了幾百台的HP1000電腦系統。他說的一點都沒錯,我也很慶幸,找到他算是找對了。

專業的二代

在PCB建廠期間,我們經常來往、開會。有一回,王文淵要到高雄視察仁武廠,他邀請我一同前往,瞭解更多台塑的製程和工廠管理,以便提供更多的電腦應用、進而加速製程自動化,我自是欣然答應。

到了仁武廠一棟辦公大樓前下車,王文淵帶著我直奔4樓他的辦公室。他到了辦公室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先從抽屜裡拿出了一具望遠鏡,然後走到窗戶前往外看。

我不禁好奇的問他在看什麼。他回答我:

在看廠區內每一根煙囪冒出來的,煙的長短和顏色。

由於工廠裡的許多設備,都是經過他設計或是改造的,因此他對製程瞭如指掌;所以從煙的顏色和長短,就可以判斷工廠裡的生產線有沒有出問題。

果不其然,他認為有根煙囪的煙有問題,於是帶著我直奔那個工廠的生產線;經過他的詢問,果然發現了一些問題。王文淵的專業,令我大為佩服。

回到今天

昨晚我藉機問了王文淵,今天的台塑廠長是否仍然有這個能力和專業,光是觀察煙的顏色和長短,就可以判斷生產線有沒有出問題?

他回答說,負責環保的專業人員,仍然有能力從烟的顏色和長短來判斷有沒有出現環保的問題;但是,即使像台塑這樣管理嚴謹、重視培訓的企業,廠長可能也沒有他當年的專業和能力了。

寄語

雖然家人和集團內部的高層,都反對王文淵接任全國工業總會理事長這個職務,但他認為,在今天台灣的經濟困境裡,總要有人站出來,想辦法帶領台灣的企業界改善現況。

以他勇於承擔、決策明快、專業能力強、對台灣經濟和產業瞭解深入的各種特質,我相信他必定能夠承接許勝雄理事長的托付,帶領台灣的企業界翻轉現況,開展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