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科技的結合:談最近的一些投資#1/林富元

筆者撰寫專欄多年,始終專注於實際參與投資的案例。過去兩年投資的幾家新創,都獲得了不錯的成績;未來兩年,筆者直接參與經營的兩家公司也會上市。讓我們先從三個小案子談起,並在接下來的幾篇之中,以「生活與科技的結合」為主軸討論其他大案。

這一陣子,人們的心情受到武漢肺炎擴大蔓延的影響,大多惶恐緊繃;而全球的注意力與資源,也迅速轉移到如何防止疫情、以及尋求治療妙方。

不過,就像太陽明早還是會再度升起,不管疫情如何嚴峻,我們的生活還是要繼續過、人生還是要繼續向前。

儘管有人會在鏡頭前呼天搶地渲染說「天要塌下來了」,但我相信這個世界不會因爲某個疾病而崩潰。現代人固然製造了很多破壞世界與自我毀滅的因素,但因爲科學與技術的不斷創新,我們還是會不斷克服新的挑戰與困難。

有價值的創新,就是會在如此超越挑戰、克服困難的過程中不斷出現!

有價值的創新必須緊緊捆綁「三生」

所謂「三生」,就是「生命、生活、生趣」。

我常常拜讀一些先進的文章論述,有許多精闢的分析或教學,但大多是以知名公司、或是其他成功者的經驗為基礎,然後再注入個人想像與推理歸納。

而我撰寫專欄30年,則始終專注於自己實際參與投資的案例與經歷。過去兩年,我投資的幾家新創公司都獲得了不錯的成功購併成績,延續30年來數十家成功投資的記錄。

未來兩年,我直接參與經營的兩家公司都會陸續股票上市;因爲都是獨角獸等級的新創公司,所以我作為天使投資人,報酬率也就相對龐大。

這些新創公司都在非常不同的領域中嶄露頭角,也都各有其特點;讓我們先從三個小案子談起;在接下來的幾篇之中,我也會陸續討論其他投資大案。

「Base Venture」金融科技新創公司

「Base Venture」2016年創立於舊金山,專門針對基金經理人,提供客戶與投資項目方面的全自動管理應用;2018賣給了全球最大的金融IT公司「Fidelity Information System」。

一般的大型基金,尤其是高檔的財富管理基金,都有自己内部使用的投資與客戶管理軟體;但隨著財富管理的普及化,越來越多基金開始著重於中產階級客戶、甚至更廣泛的普羅大眾。

但這樣的基金,通常沒有足夠的財力擁有屬於自己的全套管理作業系統,於是他們就非常需要SaaS軟體服務平台

我們在幾年前,看到了財富管理普及化與大衆化的新趨勢。這是一種生活内容的變革,讓過去只有億萬富翁才能獨享的的財富管理顧問服務,有越來越多人也可以輕鬆獲得。

雖然這項投資的回收平平,但Base Venture這項投資又一次地證明,只要妥善運用科技,就可以服務更廣大的群眾。

「CSPA」教育服務新創公司

設在矽谷的小型新創公司「CSPA」結合的是教育服務與電腦技術。我們在2017年投入這家由年輕軟體工程師成立的新創;不到兩年,它就很快地在2019年被每年交易超過150億美金的大型網上服務公司「Angie’s List」購併了。

由於投資進出的時間短,所以報酬率也只有十分謙卑的的兩倍左右。

在教育界中,已經有各種鑑定考核制度,來充分審核學生的能力;例如數學或語文能力,就有很多不同的機構或制度,透過考試、問卷、或是面試等成熟的方式,來協助公司行號客觀鑑定人員的能力。

但新興的必備基本能力,像是電腦知識與應用(包括網路應用),卻一直沒有客觀完整、而又具有公信力的鑑定平台。

CSPA公司投入這個新創領域,製作了一套十分完善的「線上電腦能力考核鑑定平台」。他們希望透過這套平台,幫助所有公司行號在將來進行人員招聘時,除了候選人自己口説「如何懂電腦」、「如何會應用」,或是由面試者出題目考試之外,還可以讓候選人透過簡短的線上鑑定問卷,精確而客觀的評估出實際能力。

我一直覺得,這個平台出現在恰當的趨勢起飛時刻、團隊也年輕活潑,所以很看好它;但忽然間在初創階段就被大公司買走了,所以心裡還覺得挺可惜的(當然同時也十分感恩)。

大數據分析公司「Paxata」

「Paxata」這家新創公司設在矽谷北邊的紅木城(Redwood City),集合了一群數據專家高手。如此的人才匯聚十分難得,所以在我們投資前後,一些世界級投資機構像Intel、Microsoft、以及Google都一起跟進了。

Paxata所做的事情,叫做「數據準備」(Data Preparation)。這是什麽玩意兒呢?

你可以這樣想:如果每家跨國企業的經營資訊,都像數千張每張有數千行縱橫的資訊列表,管理者要如何從如此浩瀚的資料大海中去蕪存菁,取出有用的部分?

這時候就可以使用Paxata的工具,將複雜混亂的數據歸納整理、過濾釐清,去掉重複的、濾掉錯誤的,最後留下乾乾淨淨的數據,以便有條不紊呈現給下一階段的使用者。

聽起來很抽象,但做起來更困難;尤其當你的公司需要供養一堆最厲害的軟體與數據高手來做開發的時候,挑戰更大。

所以Paxata前後燒掉了不少錢,好幾次連命都要掛了;幸好它在2019年被另一家準備上市的獨角獸「數據機器人」(Data Robot)購併,讓我鬆了一口氣。但因為是「股票換股票」,所以最終是賺是賠還不得而知(但已知的是Data Robot這家公司已經擁有數十億美金的市值)。

在下一篇中,我將延續「生活與科技結合」這個主題,來談談一家我有投資、並且擔任董事近十年,目前即將上市掛牌的獨角獸公司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