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以色列,想想台灣:未來的路在哪?/麥歡樂

編按:本文作者日前隨團前往以色列參訪,將在以色列的見聞與心得寫下來,本站獲授權後編輯刊出。

以色列和台灣的不同

在以色列參訪期間,看到一些以色列和台灣的不同,也讓我思考台灣人的一些潛在問題。

對新創事業的支持

以色列在支持新創上我感覺很像矽谷,初創企業投資氣氛非常熱絡,政府支援也很豐厚。在以色列創業,只要你的項目夠優秀,政府出資85%支持你,失敗了不用擔心,成功了上限就是85%的本金加法定利息為上限。政府注重的是提供就業機會,在籌資時也想好了企業未來出場的機制。以色列公務員也不怕被指為圖利私人。

這樣的制度,在台灣很難建立起來,因為台灣重視防弊勝於興利。

對高等教育與人才培育的重視

以色列也十分重視學術發展,重視菁英,整個以色列大學加起來不到20間,大學提供很多免費名額,吸收全世界最優秀的菁英來就讀。以色列大學生是真正對於知識有渴求,想要作高新技術,或者對於自己有興趣的生涯規劃而去追尋,才來唸大學。

相對來說,台灣的大學有160間,只要你有心,不,就算你沒心,也可以在台灣當大學生。許多大學生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唸大學。

另外的問題是,台灣每年在國外的留學生逐年減少,少了這些真正具有國際化視野的人,台灣未來的眼界會不會變得更窄呢?台灣真的需要更多的人前進國際學術殿堂。想在國際上有更多曝光,就要靠更多的優秀台灣人站在國際上的舞台。

國家危機意識和兵役

以色列人愛國,對於國家有貢獻的事情,全體人民一起支持;相對的,台灣對於自己國家,沒有像以色列那麼有危機意識。

另外,在以色列當兵,男生三年,女生二年,能夠鍛鍊出真正能承擔社會責任的人格,不像台灣是在混日子。在台灣,軍隊會因為怕大頭兵中暑而減少操練,也有很多人靠關係走後門,想辦法把兒子調到比較輕鬆的職務。

我的幾個建議

這次參訪回來,看到以色列的一些做法,很值得我們借鏡;這邊分享一些淺見。

設立主權基金

台灣應該設立主權基金,找世界最好的案子來投資,研發高新技術;可以技轉的,不要手軟,技轉回來台灣變成我們的競爭力,提高就業機會。

一定很多人問說台灣工研院、中研院也有,何必捨近求遠呢?這問題又回到圖利公務員問題,主持基金的人很重要,要真正替國家想,而不是來圈錢的,也不應受政黨輪替而變成酬庸的工具。透過投資國外,激發中研院和工研院的潛力,以混種解決台灣近親繁殖的問題。

從醫療出發

台灣是醫療品質全球第二名,我們擁有全球最好的健保機制。這次一同前往以色列的創業家,也提出把健保商品化,變成保險商品讓各國人士購買,不過因為健保是社會福利,並非理財商品,所以健保的真正成本難以計算,會是健保商品化的一大問題。

在以色列掛號至少要一千元台幣,因此多數人如果沒必要,是不會去看醫生的。在以色列可以透過App上傳你的病症問題,透過圖像辨識,推測可能病症,安排醫院掛號,藉以分流,小病看小診所,大病看大醫院。分流有助於計算相關醫療資源,將閒置的醫療資源變成保險商品,提供給外國人購買,甚至提供長期加保。

如果能夠做到這點的話,一方面可以彌補台灣健保的虧損,二方面也能吸引來台灣觀光醫療的國外訪客,有利於創造醫療旅遊的市場,並提高訪客的消費。

之前筆者也觀察到,東南亞有遠距離醫療的需求。如果台灣也針對東南亞等國家提供遠距醫療服務,基本的醫療由學習過東南亞各國語言的醫生透過視訊問診,配合地方藥局提供一般人民負擔得起但足夠的醫療服務;而針對重症,可以鼓勵病患來台灣進行手術,清寒的則給予全額補助,這樣也可以建立台灣與東南亞各國更深厚的關係。

開設台以直航航線,建立更多互動

台灣和以色列的關係應該更加緊密,首要就是開立台以直航航線,每周二、五固定對開一班。邀請以色列創投來台灣給予更多的建議和鼓勵,更應廣泛邀請以色列優秀的創業家和學者來台演講,分享經驗給台灣各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