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會取代人類的工作嗎?先解決勞動力結構與遠見問題/程天縱

機器人將來會不會取代人類的工作?導致人類的失業率大幅增加?

機器人/Robotics

2016年美國之行,我在哈佛大學、加州理工學院和矽谷的三場演講,內容都是針對未來「產品4.0」時代,尤其是機器人、以及相關的人工智能領域創新創業方向,把我的看法拿出來和聽眾分享。

在演講完之後的提問時間,都免不了有朋友們憂心的問,機器人將來會不會取代人類的工作?導致人類的失業率大幅增加?

無人駕駛/Autonomous Driving

11月12日在波士頓麻省省工學院舉辦的「麻省理工學院中國創新與創業論壇第六屆年度峰會」中,有一個針對無人駕駛(Autonomous Driving)的專題討論會。

這個專題討論會的主持人,是MIT Technology Review的資深編輯Will Knight;討論會成員有MIT Media Lab的教授Iyad Rahwan、AutoX創始人蕭健雄(Jianxiong Xiao)、Tusimple的創始人Xiaoxi Hou、以及云啟創投的創始人黃榆鑌。

討論會圍繞著無人駕駛的科技發展、社會保險、意外事故責任、法律規範等等話題展開。其中有成員提到,光在中國大陸就有一千六百萬個卡車司機,假如自動駕駛經過立法成為強制性的話,那麼這一千六百萬個卡車司機是否會因爲失業而造成社會問題?

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11月29日我結束美國之行。回到台北的第二天,就參加了由亞洲16個國家組成的「亞洲廣告聯盟」授權「台北市廣告代理商業同業公會」主辦、「滾石文化」策展的第二屆《數位亞洲大會》三天論壇最後一天下午的《數位夢想家創新媒合大舞台》,擔任開場主題演講者。

《數位亞洲大會(DigiAsia)》於2014年誕生,固定每兩年於台北召開,是亞洲地區最具指標性的數位盛會。會員大部分是來自亞洲地區各國的廣告行銷從業人員。第一屆大會的主題是「數位超越想像」(Digi beyond Imagination);這兩年來,我們可以感受到社群媒體完全顛覆了我們溝通的方式,於是本屆大會主題訂為「Social Next 社群媒體的下一步」。

我在演講之前,詢問了主辦單位和參加論壇的部分會員,過去兩天半都在討論些什麼題目;大部分人都說,過去幾天討論的重點是人工智慧和科技發展對廣告行銷產業的影響。

這些新科技的發展,讓這些廣告行銷的從業專家非常震撼,紛紛感到非常的焦慮和憂心;他們認為,他們的專業和工作遲早會被人工智慧所取代。到時候會有大量的廣告行銷從業人員面臨失業的困境。

以上三個例子都在探討同樣的一個問題,那就是高科技的發展會讓機器人、無人駕駛、人工智慧取代人類的工作機會嗎? 事實上會發生嗎?

人口生育率的下降

我認為「科技取代人類的工作機會」是個偽命題。讓我們換個角度來看看全球面臨的另外一個挑戰和問題──「人口生育率的下降和勞動力的短缺」。

總生育率是指平均每位15到49歲的婦女,一生所生育的子女數目;要維持人口結構穩定,總生育率就必須達到2.1的水準。

我們先看看數據來源於中情局《世界概況》2015年版的各國生育率:

  • 美國:1.87

  • 中國大陸:1.67

  • 德國:1.44

  • 日本:1.40

  • 韓國:1.25

  • 台灣:1.12。

第2個數據,則源自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人口司《2015年世界人口前景》對2015年到2020年生育率的預測(中等估值;台灣沒有列入聯合國統計名單):

  • 美國:2.01

  • 中國大陸:1.73

  • 德國:1.44

  • 日本:1.46

  • 韓國:1.33

人口結構老化

「人口生育率低於2.1」已經成為經濟大國或是已開發國家的第一大問題;接著我們來看看第二個問題:人口結構老化。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定義,當該國家中65歲以上老年人口比率達到7%,就進入「高齡化」,達14%為「高齡社會」;達20%則是進入「超高齡社會」。

目前日本以25.1%的數字傲視全球,其他2個同樣已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國家,則為德國與義大利。根據內政部統計,到今年5月為止,台灣老年人口約占總人口的10.7%,其中嘉義、雲林和澎湖,老年人口超過14%,已達「高齡縣」的標準。

穆迪預測,希臘與芬蘭將會在明年加入超高齡社會的行列;包括荷蘭、法國、葡萄牙、瑞典、斯洛維尼亞與克羅埃西亞等在內的8個國家,會2020年邁入;加拿大、西班牙與英國則是2025年。而到了2030年,香港、南韓、美國、英國、紐西蘭與新加坡等國,也都逃不過進入超高齡社會的命運。

勞動人口短缺

在經濟學的定義上,一個國家15到64歲的人民,稱為勞動人口;勞動人口的數量占全國總人口的比例,稱為勞動力比例。如果這個比例的趨勢是上升的,稱為人口紅利(Demographic Dividend),如果趨勢是下滑的,稱為人口負債(Demographic Debt)。

許多國家的經濟高速成長時期,背後都會搭配人口紅利的成長;衰退則有人口負債的時空背景。觀察一個國家未來的經濟發展前景,「人口結構」議題是不得不重視的。

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要考量和規劃的要素相當多,而人口紅利可以說是對國家長期發展最大效益的因素。只要有長期的人口紅利,對外開放貿易,適當吸引熱錢,甚至培植國家特定產業,該國的經濟發展通常不會太糟糕。

但國家的人民會隨著長時間而衰老,人口紅利會轉為人口負債,觀察處於人口負債結構的國家,幾乎都會面臨下列問題:國債大幅增加、民間消費難以成長、人口高齡化、房地產泡沫、所有產業營運利潤低、企業晉升制度癱瘓、社會福利制度破產、醫療資源分配不均、年輕人高失業率、外國企業停止投資或企業出走。

這些問題一旦浮現,國家財政一定會出現危機,然後陷入景氣衰退的惡性循環。

台灣總生育率已經降至1.1,依據美國人口資料局統計,今年已經在全球排名最後;估計到2050年,人口會下降7%。少子化造成GDP降低、空屋增多、學校倒閉、青壯年負擔沈重等威脅。

先解決勞動力結構問題

所以當今世界各已開發國家所面臨的最大的挑戰,就是要找出辦法來解決,因為生育率下降、人口結構老化和勞動力短缺,所造成經濟衰退的問題。

盤點一下各國採取的措施,不外乎鼓勵生育、吸引國外精英移民國內、發展高科技來提高生產力和效率。

已開發國家都在面臨勞動力短缺,而不是失業人口過多的問題。

所以我說,「高科技取代人類工作,造成失業率增加」是個偽命題;真正的情況是,已開發國家都在面臨勞動力短缺,而不是失業人口過多的問題。

但是高科技取代人類工作,造成失業率增加,是一個事實;長期來看,勞動力短缺越來越嚴重,也是一個事實;所以今天我們們面臨的挑戰。是如何將「被高科技取代的勞動力」重新再教育、再學習,補上經濟發展所需要的勞動力缺口。

我們應該擁抱高科技,而不是畏懼高科技所帶來的改變;我們更應該主動的發展高科技,而不是被動地拒絕和排斥。高科技不僅僅可以解決我們目前面臨的勞動力短缺問題,還可以為我們許多傳統產業改造升級、再造競爭力。

如何將勞動力再教育、再學習,補上經濟發展所需的缺口?

政府不能像一些已經被高科技顛覆的傳統產業,對高科技一開始是看不見,接著看不懂,然後看不起,最後追不上,躲不過被淘汰出局的命運。

勞動力是我們最寶貴的,也是最稀缺的資源。政府不能畏於勞資糾紛而一味討好勞工,在科技、工具、方法沒有改善之前,在勞動力缺口越來越大的情況下降低勞動時間。

因為在所有勞動條件不變的情況下,生產力和勞動時間是成正比的;降低勞動時間就是降低生產力,會導致產業失去競爭力,國家經濟成長趨緩。至於如何吸引高階國際人才來台灣工作或移民、改善居住和工作環境、解決國外人才來臺遇到的困難和障礙等等,都只是皮毛工作。

看穿水晶球

真正重要的是吸引什麼產業、什麼專業的國際人才;因為高科技取代工作造成的失業勞動人口,透過技職教育體系再學習什麼、引導到那些產業?政府必須要有「看穿水晶球」、「看到未來」的能力。

台灣新政府上台之後提出了包括綠能科技,亞洲矽谷,生技醫藥,國防產業,智慧機械產業的「五大創新研發產業聚落計畫」;有些人批評這五大產業政策淪於口號、內容空洞。

徒有框架的產業政策,可能因為資源分散而執行無方、沒有結果。

我則認為,這五大產業政策範圍很大,徒有大框架沒有實施細節,最終可能因為資源分散而執行無方、沒有結果。

建議可以用「勞動人口再教育」來檢驗政府產業政策是否完整可行:技職教育的對象、方向及內容是對政府產業政策最有效和最終的檢驗。因為, 只有明確清晰的產業政策和實施細節,才能有明確的教育方向和內容。

真心希望新政府的五大創新產業政策不會淪為「有想法沒有辦法,有辦法沒有方法,有方法沒有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