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留意紅色供應鏈,也要關注中國龍頭企業的崛起/程天縱

在關心紅色供應鏈造成嚴重威脅的同時,也不要忽略中國龍頭企業的崛起。海康威視能在安防產業做到全球第一,除了政府扶持之外,仍有它自己的核心能力與競爭優勢。

1997年,我加入德州儀器時,公司賦予我的主要任務就是制定中國大陸策略,開發大陸市場。

當時,德州儀器的使命定義是:

成為網路社會數字解決方案的全球領導者。

公司的願景則是:

我們期望,在未來的世界,每一個數字比特,每一個傳送的信息,以及每一幅投影的圖像,都有德州儀器技術的參與。

這樣一個策略與願景,都是圍繞著德州儀器的心臟,也就是「數位訊號處理器」(DSP)和「開放多媒體應用處理器平台」(OMAP)發展出來的。

因此,我花了很多的時間推動「DSP大學計劃」,在主要大學捐贈開發設備、成立DSP實驗室,以培養DSP開發應用的人才。

另外一個重點,就是和電子部下屬的研究所合作,協助成立DSP實驗室,積極推動以DSP為核心的各種應用和解決方案。

令我印象深刻,後來發展壯大的有兩個企業:一個是位於合肥的「中國科技大學DSP實驗室」,幾位碩博士出來創業成立的「科大訊飛」。另外一個就是電子部52所投資成立的「海康威視」(以下簡稱海康)。

科大訊飛成立於1999年,主要從事智慧語音及語言技術研究、軟體及晶片產品研發、語音訊息服務及電子政務系統開發;是中國大陸目前在語音技術領域基礎研究時間最長、資產規模最大、市佔率也最高的公司。

今年6月,「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公布2017年度全球50大最聰明公司榜單中,科大訊飛排名全球第6,中國排名第1。

海康威視(Hikvision)成立於2001年,總部在中國杭州,主要生產錄影監視器產品和相關解決方案;由工信部之下中國電子科技集團旗下的「中電海康集團」持股39.91%,加上中國電子科技集團52研究所持股1.97%,中國中央政府掌控股份約42%。

根據研調機構IHS統計,去年海康的全球市占達21.4%,產品遍布155個國家和地區;海康今年營收將超過400億人民幣,毛利率維持在45%左右,員工達到兩萬六千人;在安防監控系統領域,處於全球第一的市場地位。

陳宗年代表國企大股東「中電海康集團」擔任海康的董事長,只有在董事會和重大決策時才會參與;真正從創立發展至今的操盤人,是海康的總經理胡揚忠。

由於我在科大訊飛和海康剛成立的時候,就經常拜訪他們,在技術產品的研發給予大力支持,與創始團隊都保持了很好的交情。

因此胡總經理在得知我從富士康退休以後,就積極透過各種關係,邀請我擔任海康的獨立董事,我也終於在三年前接受了胡總的邀約。

海外媒體的各種報導都一致認為,海康之所以能夠發展壯大到今天的地位,主要是靠中國政府的保護和支持;在政府機關所採用的各種安防系統裡,也擁有壟斷的優勢。

因為我已經擔任海康威視的獨立董事三年,所以對於這些說法有比較深入的了解,藉這個機會和各位分享一下。

競爭對手

《安全&自動化》(A&S)雜誌公佈了2017年度「全球安防50強」排名,結果總部同樣位於杭州、也是海康最大競爭對手的「大華科技」,由於成功賣出了100多萬套人工智慧監控系統給中國政府,發展出強大追蹤能力的「天網工程」,一舉成名躍升全球第3名,直逼第1名的海康。

可見,海康在大陸的政府市場並不是處於壟斷地位,而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民營的大華科技。海康雖然能在全球市場排名第一,但仍然必須面對歐美的強大競爭對手。

海康的海外營業收入,大約佔了總營收的30%;另外有一點要特別注意的是,海外營收的毛利率,比國內營收的毛利率高了10%左右。如果光是靠扶助和內需市場,很難有這樣的成績;而這個現象背後的核心能力,才是我們在商業上需要關注的重點。

公司治理

三年前我第一次參加海康的董事會;海康總共聘任了四位獨立董事,全部是與海康沒有關係的業界知名人士。

台灣企業在公司章程裡明文規定,每年盈餘的一部分做為董監酬勞,但中國大陸企業就沒有類似的制度,而是每個月發薪水做為酬勞。

海康給獨立董事的酬勞,就是每個月一萬人民幣;這比起我去大陸大企業演講兩個小時收費五萬人民幣的酬勞,差距甚遠。

獨立董事除了參加董事會之外,還要擔任董事會下屬委員會的委員;我就擔任了「提名」和「審計」兩個委員會的委員。我為海康所花費的時間,可想而知。

猶記得三年前,在我參加的第三屆第一次董事會中,陳宗年董事長特別為我們四位新加入的獨立董事解釋了海康的特殊性。由於有42%的股份是由中央國企所持有,因此本質上海康就是一個國有企業。

海康各種重大決策與投資,都必須呈報上級,獲得海康集團、中國電子科技集團、以及國資委的批准;不像一般民營上市企業,只要經過股東會、董事會決議通過,就可以執行了。所以,陳董事長要我們四位獨立董事了解海康作為國有企業的複雜性。

我隨後發言表示:「我對國有企業的困難非常清楚。但是既然擔任獨立董事,我的責任就是代表廣大的小股東、為小股東的利益發聲;因此未來難免會有小股東和大股東之間的利益衝突和矛盾,也請陳董事長和胡總經理多多包涵。」

海康的陳董事長和胡總經理紛紛表示,了解獨董的立場,對於我的發言,也可以接受。

既然醜話說在前面了,過去三年的海康董事會和各種委員會,外部董事、監事和獨立董事的發言,經常是非常尖銳,毫不客氣。

反觀部分台灣上市公司,獨立董事通常是董事長的親朋好友,關係良好,董監事酬勞豐富,「公司治理」也就是聊具一格,備而少用了。

參與重要經營決策的討論

就以今年8月底的董事會為例子。8月30日下午我飛抵杭州,立刻到海康杭州總部參加審計委員會議;結束以後,再驅車前往桐廬雷迪森渡假酒店入住。

8月31日一早就參觀海康的桐廬工廠,董監事除了對海康未來的發展規劃有更進一步的了解,並且對於工廠自動化和運營給予建議和指導。

工廠參觀結束以後,再搭車前往千島湖入住喜來登渡假酒店;簡單午餐之後開始董事會,並且安排了公司業務匯報及交流討論。

除了公司主要的安防業務主管報告之外,另外還有六個新業務的主管上場報告;這六個新業務包括互聯網、機器人、汽車電子、智慧存儲、微影科技、以及熱成像業務。

會議中,董監事依據個人的專業領域,對於業務報告主管給予正面的評價和專業的建議;會後陳董事長和胡總經理紛紛表示,董監事們給予公司未來發展策略的指導和建議,非常寶貴並且啟發了很多新的思路。

總結

事實上,海康最早成立時是以家庭消費市場、以及辦公場所的監控和安防應用為出發點,而採用TI的DSP,則是用來進行影像處理的作業。當時的DVR系統只能錄製儲存。

至於加上網路連線的廣泛監視功能,則是後來的事情;以現在的觀念來說,這也已經是所謂物聯網(IoT)的一部分,只是相對於其他類型的產品,多長了一隻眼睛而已。

其實,無論哪裡製造的安防監控系統都一樣,就像一把刀,可以用來做好事也可以用來做壞事;如果製造商和使用者都遵守應有的社會規範、在原本的用途上讓它發揮功能,這樣的產品是不會消失、只會繼續發展的。

總而言之:

  1. 當台灣政府和企業界都在關心紅色供應鏈造成嚴重威脅的時候,不要忽略了中國大陸龍頭企業的崛起。

  2. 海康威視能夠在安防產業做到全球第一,中國政府的扶持或許有幫助,但不要忽略海康的其他核心能力與競爭優勢。

  3. 作為一家企業,海康的治理在華人企業當中是非常領先、非常優秀的,令人尊敬。

  4. 海康不僅僅讓獨立董事充分發揮監督的作用,而且擷取獨立董事們在其專業領域的經驗,佈局公司未來的發展。

  5. 看到別人的缺點是人們與生俱來的能力。但是能夠看到別人的優點,並且加以學習內化,是一種可以培養,也需要培養的能力。

  6. 眼中全是別人缺點的人是無法進步的。眼中全是別人優點的人,才能夠在競爭中勝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