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都變了:NCC提高自製率,就能救台劇?/詹太太

有位前輩這樣跟我說,「你該去開公司了」、「給別人賺不如自己賺。乾脆去開製作公司拍戲吧。哈哈哈。」江湖前輩這樣說。

這段對話的起因,是星期三下午看到許多同道朋友都在轉貼NCC的《無線電視事業播送本國自製節目管理辦法》和《衛星頻道節目供應事業播送本國節目管理辦法》兩份草案(以下簡稱「草案」)。像我們這種靠影視內容吃飯的人,聽來就像是老天爺終於把機會送到準備好的人面前。

但仔細看看,你就會知道實情可能不是如此。

自製率的數字遊戲

這次草案裡的戲肉有兩個:一個叫「本國自製率」,另一個就是「新播率達到40%」。這條算數就有趣了。目前江湖上有幾種算法:

  1. 新播率:指全頻道的首輪新播節目達到40%。

  2. 新播率:指自製50%之中,40%是首輪新播節目。

  3. 新播率:指黃金時段的兩小時中,有40%是首輪新播。

「草案」對於比例的定義顯然必須更精確些,因為很多位前輩算出來的數字都不一樣,而且天差地遠。這裡引用NCC副主委翁柏宗的說法

「衛星頻道當中,扣除原先營運計劃已承諾播送日劇、外劇、洋片、體育或成人電影等頻道後,共有73個頻道,未來將適用黃金時段本國自製節目比率規範,在新規定上路後,21個無線電視頻道本國自製節目半年播出時數,將可達7665小時。其中新播時數為3066小時;衛星頻道部分本國自製節目播出時數可望達13870小時,新播節目時數達5548小時,總計一年本國自製節目時數合計可達13,870小時。」

你或許會問,要達到這樣的自製比例很難嗎?為了回答這個問題,那就必須先知道以前我們的自製量有多少。

根據文化部2014年影視廣播產業趨勢調查報告:該年本國自製節目中,電視劇有3292小時,綜藝有9805.67小時,總時數達13297.67小時,另外電影則有76部,如果上述黃金時段本土節目草案通過,一年光本土自製節目新播率就可達13870小時。

這個數學看到這裡就簡單了吧:如果以2014年的調查報告作為基準,其實新法也不過就多了573個小時;加上如果電影也同樣有76部,要達標應該不成問題吧?

當然有問題。兩個問題:國產電影的數量,還有廣告量。

我們先講廣告量。

影視廣告量逐年萎縮

根據凱絡媒體的數據,2016上半年這三大傳統媒體的廣告總量僅180億元,與去年同期相較,減幅高達12.5%;其中有線電視整體下滑9.5%。近半品類廣告主投資量縮減,前十大品類中就有六項廣告投資量減少。

這個我們都懂,因為整體經濟不景氣,或受其他因素影響,所以購買有線電視廣告的預算就少了;減少的原因可能是廣告主「不買廣告」,或「不下電視廣告」,或下了「別種型態的廣告」。

電視台的主要財源廣告,近年大幅萎縮,而且看不到長回來的機會。

那麼,再來看看尼爾森廣告監播所公布的 2016 年上半年的五大媒體廣告量數字:五大媒體量整體縮減 12.5%,其中有線加無線的廣告量為新台幣110億元。台北市數位行銷經營協會(DMA)直言,2016年上半年數位媒體廣告量已超越電視廣告量。

結論就是一方面金主購買的廣告量少了;二來金主把部分購買電視廣告的錢挪去買「數位廣告」了。而且看重數位廣告,而輕電視廣告。

當來自廣告主的支持變少了,大家覺得還能拍出比去年更多的本土自製內容嗎?

國片產量

來看看第二個問題:國片產量。2014年,國片有76部。

我的假設是,按NCC的草案思路,理論上這些國片無論賣得好賣的差,或根本沒排檔上映過,最後應該都會在電影台上首播;所以我猜想這個部分的邏輯可能是:國片自製量變多,電影台就會多買國片來播;國片也應該會因此多拍幾部,因為就算首輪票房普普,事後還可以賣給電視台撈回一點錢來彌補虧損,然後形成市場良性循環。

在此筆者暫不評論這份草案的好壞,因為我願意相信國產影視內容是應該為觀眾做得更多更好;但回頭看看目前市面上的數據,我想要講兩個現實狀況:

  1. 有線電視廣告量減少

  2. 觀眾行為改變

所以,如果電視台沒辦法付更多錢買國片播映權,國片要如何從電視台獲得支持?

NCC看不到觀眾行為的改變

電視觀眾的流失不光只是因為「自製率低」這樣的單一原因。而是整個產業環境都改變了。某些為手機行動環境製播的內容,不但叫好叫座,還成為流量天王,但不一定適合放在傳產電視上首播。反之亦然。

許多國內自製的優質網路短劇或短片,一則三分鐘五分鐘,這樣的觀看行為,適合在傳產電視上播嗎?不適合。反之亦然。

電視台一方面有轉型壓力,一方面資金快速流失,又要應付NCC自製率的規定,可謂蠟燭兩頭燒。

這一點,我在不同場合講過很多次:傳產電視跟數位影音是兩個根本不同的使用者環境,也是不同的東西。傳產電視,甚至整個傳產媒體,遭遇到的是轉型不利的整體困局,而這個困局遠大於「國產內容不足」的單一障礙。

但是,法規與評量產業標準卻沒有變,法規的視角也沒有跟上環境的改變。

草案在這個時間點推出,傳產電視將會面臨蠟燭兩頭燒的困局:一方面要有轉型的壓力,另一手還要面對NCC新規定的自製內容比例。電視台若不餵養好頻道內容,可能連執照都會被收回,但是草案並沒有顧及傳產電視轉型時面對的困難,只把問題聚焦在「自製內容不足」一個點上。

結果:爛節目的進口替代

筆者推測,整體市場廣告量的萎縮,與觀眾行為的變化,是目前傳產電視完全無力應變,甚至在內容開發上僅能維持低度運作的最主要原因。

然後顯然NCC也很懂這一點,於是拿內容自製當成包公的狗頭鍘:你如果沒本事達到自製量,我就把你執照收回來。NCC藉此重整有線電視頻道與內容質素。一百多台實在太多了些;那些達不到自製比率的就砍掉,看起來似乎很不錯。

草案的結果極可能是爛節目依然充斥,只是從進口的換成更多本土自製的。

既然上有政策,為了執照,為了生計,我想最後所有的電視台都會妥協。結果會是什麼呢?既然這個市場大家都沒錢,廣告怎麼樣都進不來,花在數位轉型上的投資,又把電視台積攢的老本都燒掉了,最終粗製濫造的節目還是繼續當道;只是這些爛節目從進口的爛貨,變成更多全新自製的爛貨。

電視台收入大不如前,但又被政府逼得要衝自製量,每一集節目的製作成本只會比現在更少。製作單位更用力搜羅便宜的劇本與人力,做出品質相對應的節目來。結果就是電視台成功應付了NCC開出的40%條件,但我們的自製節目就變得更爛了。

你說,這是誰的損失?NCC在提升節目品質、幫助傳產電視轉型這兩點上,到底是幫到什麼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