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台灣電子業走出隧道:林百里的實話/TWicic

今天有三家台灣電子業大廠召開分析師會議,說明今年第一季的營運表現,分別是廣達、和碩、英業達。

這三家公司的共同特色是:他們都曾是主要的筆記型電腦生產製造廠商;而今天法說會的共通特色都是,包含筆電在內的PC產品線,已經不是公司營運的重心。

廣達:非筆電產品線佔整體公司營收比重,今年將會突破50%;雲端伺服器產品將成為主要成長動能。

英業達:PC產品線營收比重已降至50%以下,未來會著重高毛利、而非營收成長;來自伺服器產品線的營收,則將會補足營收缺口。

和碩:第二季筆電出貨會再較第一季下滑15%到20%;期望第二季末第三季初新舊機種交接,讓營收重新回溫。通訊產品線目前仍是公司營運重心。

電子大廠的分析師會議不再精彩;而是一種遲暮的沉重感。

說實在話,過去這三家大廠再加上仁寶,若將這幾家大廠的分析師會議合起來看,基本上就是一扇窗,可以讓外界看到全球的PC/NB市場景氣變化;說好、說不好,都是動見觀瞻。只不過,現在從這扇窗看出去,不是看不清楚,而是看不出來;因為整個PC和筆電市場雖不至於是一灘死水,但平靜無波的背後,卻是一整個產業的無能為力。

因此,這幾家大廠的分析師會議在最近幾年,不如過去精彩,反而有一種遲暮的沉悶感。

偶爾有分析師會問一些時興的問題,像是物聯網、車聯網、VR、雲端等等,大致得到的回答是:「這是一個重要的領域,我們目前正在布局;但考慮到市場應用成熟的時點,會視情況持續投資。」;而在今天的法說會上,筆者發現一個值得推敲深思的說法,就是:「這是一個重要的領域,但我們會視客戶的規劃,決定我們投資的深度。」

和碩執行長程建中這麼說物聯網:

物聯網也是很大的題目,從終端裝置、到閘道器/hub、到後台資料中心是一整串的,我們在每一個環節都有布局;而相關客戶的規劃也會影響(和碩)布局的深度。

廣達董事長林百里這麼說VR:

廣達相關技術布局已經完備,對商機與技術也已經準備好,就等客人決定好方向,廣達一定全力配合。

新科技是萬靈丹嗎?

這樣的說法不意外、很正常,因為這是設計代工業者的本份:「客戶走到哪,我們就在哪。客戶要的,我們就做;客戶不要的,我們就不做」。這麼多年來,都是這樣的。但讓筆者疑惑的是,當年的PC、筆電、手機、遊戲機都可以這樣做;但是,物聯網、VR、雲端還可以這樣做嗎?

其實,這幾年已經有很多產品證明,這樣做是不行的。聽客戶的話,不是不好;但重點是,你的客戶可能不再能帶你上天堂。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現在走的路,是往天堂?還是地獄?

從前幾年的第一代Google TV,到最近的智慧型穿戴式裝置,其實都是如此。Google TV、穿戴式裝置,都已經有被定義好的樣貌,該有什麼、該長什麼樣子,都是一套一套的。但唯一沒有被定義好的,就是這東西,是不是消費者要的?

既然如此,VR會如何?物聯網又該如何呢?

天還沒有亮嗎?

在今天廣達的法說會上,林百里說:

深圳有100多家都在做VR產品,但關鍵是應用與服務;硬體產值不會太大。這場仗該怎麼打,包含微軟、臉書,所有人都還沒理出方向,大廠都還在觀望,未來的發展也都還是問號。

這是林百里的心底話。

「你以為是天還沒有亮;其實,只是因為你走在隧道裏」,這是二月河小說的對白。

誰能走出隧道、迎接下一次天光?

台灣電子業是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隧道裏嗎?廣達、和碩、英業達,還有最近曾討論過的宏達電、宏碁、華碩,哪一個不是台灣電子業爆發性成長的實證?但,其中有哪一個能走出隧道、迎接下一次天光?

林百里,今天不只說了心底話,也說了實話。他說:

即使在美國,老公司轉型到新事業成功的也不多。WalMart(商場)即使往電商發展,也無法虛擬化成為亞馬遜;中國轉型也只有阿里巴巴一家電商,新事業要靠新公司去做,才有創新文化。

微軟不是從IBM分離出來、Google也不是微軟分離出來,都是從無到有,靠自己創新成功的。廣達要創新成為軟體公司是不可能,但企業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任務。

30年前創業時,當時是硬體很少的時代;即使有好幾家筆電公司,每一家都成功,只是規模大小而已,LCD也有5家。但現在新資訊科技產業價值,在應用服務、在智能化,不會再有5家都成功的事。

「老公司不可能在新時代成功」,這是今天林百里的實話。

「一代一業」是日本豐田家族傳承百年的家訓;那,電子業的一代一業呢?

林百里沒有給出答案,但這樣的實話,至少掀開了黑布,也是一個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