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募資、建立良好股東關係:《九大創業投資成功因素》之六/林富元

技術或產品導向的創業家常常認為,只要把自己的偉大想法整理撰寫出來,資金就會泉湧而入。很多時候,他們興高采烈寫完計劃書,自己正在滿意欣賞的時候,卻被投資人批評得體無完膚;那時候的失望心情,實在是始料未及。

才氣橫溢但歷練不足的創業家, 是投資人既喜歡又擔憂的

我在《創業家賺錢的方式和你不一樣》一書中,曾經描述過創業家的很多典型:

  • 已經成功過、而且頗有名氣的經驗豐富型:他們在計劃開創第二春時,最受投資人歡迎。

  • 曾經在企業界浸淫多年,經歷寬廣的千錘百鍊型:當他們決定離開大企業另起爐灶時,也提供給投資人信心。

  • 其他創業家:大多屬於才氣橫溢、但仍在摸索嘗試,或是本事十足、但卻涉世未深的優秀人才。這樣的朋友,也正是創投家們既喜歡又擔心的投資對象。

對創業家來說,討論他們的核心產品與技術,是他們能夠意氣風發的安全地帶(comfort zone);但向外低頭募款,可就遠離他們過去所習於的工作內容了。

但從創業致富的重大考量來看,練習輕鬆募資的本事,不光只是草創時期的必要工作,更是企業成長各個階段不斷需要一直繼續的任務。

同時,如何從一開始就建立良好的投資人與股東關係,也是極端重要的最基本工作。

募資需要多方助力,最好在開始募資很久前就建立關係

我常奉勸有志創業的朋友,在平常就要建立幾個廣結善緣的交友模式:

  • 跨出你的安全地帶,平時就要多交一些本業以外的朋友。

    譬如創投界、銀行界的友人,不能等到需要資金時,才急急忙忙地說好話去結識。

    我有位音樂同好,一起搞搖滾樂多年,但過程中從未討論投資之事,只是十分自然地經常一起研討市場的動向趨勢;有一天,他忽然說要籌組一家在大陸做電子商務、而且內容特殊的新事業。

    我不但馬上投資他,還立刻安排介紹了他那行業一些重量級人物協助他。因為平日已經建立了基本的信任,後面的產品或技術,談起來就輕鬆多了。

  • 除了少數傑出案例之外,募資這件事基本上是需要時間與助力的。

    許多充滿熱情衝勁的創業朋友,在被打過幾記耳光之後,就迅速地從「不可一世」降溫為「信心全失」。

    他們覺得「為什麼憑自己如此美好的力量,卻吸引不到資金?」,這時我會提供幾個補助膏藥。如果你的核心產品確實有價值,你必然可以在本業內找到三種人來幫你:

  1. 瞭解你核心產品價值的「企業長者」來擔任你的顧問;

  2. 欣賞你的前老闆、或是業界領袖來擔任你的董事;

  3. 與你核心產品有關的上下游廠商做你的夥伴聯盟。如此一來,你的計劃忽然間就會變成具有高度槓桿力量(leveraged)的有力案件。

  • 當然,司馬昭之心,人人皆知;你向投資人要錢,投資人變成股東,當然希望你幫他們賺錢。

    如何在一個企業從無到有的過程中,建立與維持良好的資方關係,其實是事業家們經常忽略的重大工作。

    這種現象,尤其容易發生在自我個性太強的事業家身上。他們誤認為,資金金主只是他們「因一時所需,而不得不委曲求全」的對象,而忘記了其實投資人應該是最長久、最忠實可靠的團隊夥伴。

新世代的事業家,一定要懂得如何與資金金主建立互利平台、讓各式各樣不同的資源匯聚到你身上,才能增強企業實力。

我説過太多次了,你的股東應該是「最真心希望幫助你的戰友」;如果你連股東關係都無法多加運用,甚至搞不好、搞不定,那等於變成了在家中天天爭吵的夫妻。

你將對外的戰爭帶回家、把對外的戰線無限延伸到內部來,打著永遠打不完的零和內戰,那要怎麼經營事業?

股東當然是助力,就看你怎麼經營

最近這個世代,冒出許多一知半解的創業投資學説;於是很多年輕創業家別的沒學到,倒是學了很多如何「操作」投資人的道聽途説。

有一次演講,年輕聽眾就要求我講講「如何讓創業家與投資人雙贏」。我的回答很簡單,而過去數十年也天天在實行:

  1. 第一天開始,就從建立健全的股東股權結構著手。

    有許多公司就是因為股東權責沒有釐清,導致後來互相過度擴張或過度牽制,沒有一樣是好事。然而,理清股權結構是非常容易的事;即使你自己不懂或不會做,你的律師肯定懂、也肯定知道怎麼做。

  2. 通常投資大量資金的股東不太會囉嗦,反而是小打小鬧的股東最會挑你毛病。

    説穿了,拿不出大資金的小股東,最喜歡利用他那微薄的參與來「大過老闆癮」。如果你能夠建立與大股東的互信,甚至邀請最大股東進入董事會,他們反而可以幫助你制衡麻煩的小股東。

  3. 成熟的投資人都理解,所謂投資是沒有「包生兒子」的。

    事業成敗的因素很多,而他們投資進來主要是信任你,所以事先必須心甘情願、事後也不該無理取鬧。

    股東最關心的,反而是你夠不夠透明(transparent);建立一套合理的季度報告,不要讓經營團隊勞民傷財、又可以避免讓股東們感覺蒙在鼓裡,當然是一項可以考慮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