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見了川普和李克強,該不該見蔡英文?/TWicic

郭台銘4月底見了美國總統川普,媒體說,郭董在24小時內兩度造訪白宮,談的是鴻海投資美國的計畫。而不到兩週,這兩天的新聞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參訪鄭州富士康園區,由郭台銘親自接待。

短短兩週,郭台銘先後見了美國與中國領導人,媒體解讀的方向很自然都聚焦在爭取鴻海富士康在美國投資,或者是留住鴻海富士康持續投資大陸,不論是搶人大作戰,爭搶郭台銘,鴻海富士康成中美新寵等等媒體標題邏輯,自然遍眼皆是。

政府對台灣高科技產業,到底有沒有想像?

郭台銘見了川普,見了李克強,但我很好奇,郭台銘會跟蔡英文見面嗎?又或者,蔡英文會跟郭台銘見面嗎?

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現在,我記憶中看到郭董在台灣公開露面發言的機會只有三,四次,股東會,尾牙,還有一次和台大合作的記者會,除此之外,郭董的新聞,基本上都是國際新聞,不是台灣新聞。

郭董大概不需要見蔡英文,因為他要做的事,跟蔡英文已經沒有太大關係。但蔡英文呢?需要跟郭台銘見面嗎? 見了面,又該說些什麼呢?

短短兩週,郭台銘先後見了美國與中國領導人;如果郭董也和蔡總統見面,要談什麼呢?

蔡英文在競選時有一個slogan是,數位台灣,智慧島嶼,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立論基礎在於台灣擁有的資通通訊電子產業生態體系,而後來的亞洲矽谷,又或者最近終於要成立的國家級投資公司,每每講起,也都言必稱道台灣過去累積的資通訊電子產業基礎實力。但蔡英文這幾個月,跟這些「台灣資通訊電子產業生態體系」的人見了幾次面呢?

去年9月,在Semicon Taiwan 2016的活動時,那時外界以為蔡英文接見半導體產業界人士時,會談到關於智慧製造或者是物聯網、甚或者是面對大陸半導體產業崛起的競合策略。

但那次的見面會,以事後媒體的報導來看,蔡英文講話的重點在於「半導體產業是台灣的經濟骨幹,政府將會全力協助半導體業者因應各種經營問題,並透過開源與節流雙管齊下,確保水、電、土地供應穩定」,「台灣是一個發展良好穩定且具有潛力的經濟體,政府也有決心提振產業,希望大家能勇敢投資,共同參與台灣新一波的經濟發展。」

當時我就在想,這應該是最後一次有電子業的人有興趣去見總統了。而那一次,曾經打破沉默、以近乎陳情的方式,公開接受多家媒體專訪向政府喊話的蔡明介,並沒有出席。

去年12月,美光收併合併華亞科公開儀事上,蔡英文出席致詞,根據媒體報導,那次談話的重點包括了:「這次合作將帶來長遠的收益,對外可以連結全世界的市場,對內可以連結本土的設備、機械產業,進一步發展更先進的設備,這些都是台灣的優勢。政府目前積極推動五+二台灣創業創新,鼓勵工業4.0與物聯網的創新投資,對於台灣半導體產業而言,此刻是最好的投資時機點。」

「為了支持半導體產業的持續發展,已經將水、供電最為施政的重點,桃園市政府將會全力協助,協助美光在台灣擴大投資。」

除了「水、電、土地」、「投資台灣」,蔡英文好像沒有別的話可以說。

如果用5W1H來看,我常常覺得,很多人講話都是沒頭沒腦的一團混亂,只是把一堆字拼在一起;像是電影裡面的綁票勒索信,從報紙傳單上把要用的字剪下來,然後拼起來。

格局、見識、眼光

蔡英文應該要見郭台銘的,雖然我並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有見過面,但蔡英文真的應該見郭台銘。

蔡英文可能常見其他電子業的老闆們,但說實在話,會說出什麼「沒有挑戰,我也不想活了」的老闆,又或者是會說出什麼「一例一休要檢討,你看人家矽谷沒人談休假,都在拼命」的老闆,我想,小英見與不見,都沒有什麼差別。

從去年到今年,一路從國家隊、亞洲矽谷、國家級投資公司、到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張忠謀出來講了兩次,兩次他老人家說的話,重點都在於:「別拿『創新』騙自己」。

前不久,台灣有政府官員喜孜孜的透露,高通、微軟有意投資台灣,其中,高通計畫投資台灣國發會發起的新創投資基金。這樣的消息出來之後,引發了很多的批評,其中有人說,高通是台灣聯發科的競爭對手,叫高通來投資這樣是給聯發科難看嗎?

從高通來台投資一案,就可看出政府對科技發展的格局,還停留有政績可說嘴就好的層次。

於是隔兩天,國發會就自己出來說,高通投資一事未定,政府在處理相關外商投資時,必然會注意台灣產業競爭與整體狀況。

筆者必須說,這話說的不老實,而且極其沒有誠意。

高通為什麼會投資台灣?是因為真的看上台灣創新實力?還是看好台灣國發會所籌組的創投資金管理能力?當然都不是。這一筆可能是幾十億的投資金額,其實對於高通而言,就是一筆公關預算,是用來處理高通近年來在全世界各地都遭遇的不公平競爭壟斷問題的過路費,這事,很多人都知道。

政府官員要拿這事出來說嘴其實也不是不行,但其實可以更有高度、更有格局。就算高通真的能拿出一百億投資台灣,但說實在話,台灣沒有一百億嗎?高通的這一百億,會比其他人的一百億更值錢的原因,是因為那一百億本身?還是因為是「高通」?

高通的錢,對台灣是最不值錢的東西,但台灣的政府官員,別的不要,也不知道該要什麼,所以就要了錢。這無疑是一個條件極差的deal,也是一個不會得到尊敬的deal。這樣的眼界,這樣的格局,這樣的見識,就是蔡英文的政策耳目。

所以,蔡英文應該見郭台銘。但見面了,該講什麼?該問什麼?該知道什麼? 這次,該想清楚的,是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