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董的錦囊妙計,還是Nokia的帝國大反擊?/TWicic

今年4月初,鴻海集團才剛在日本大阪堺市盛大舉行國際記者會,向全球宣布以3,888億日圓投資夏普。短短不到一個月,鴻海又出招了;而且這次的動作,還是一個殺死很多人腦細胞的動作。

好好幫蘋果、小米、還有其他品牌做代工不好嗎?沒事去買一個諾基亞手機事業,想做什麼呢?

昨天富智康董事長童文欣接受專訪時說:

對鴻海而言,因此立即取得Nokia在全球40–50個國家的銷售團隊與分銷部門的銷售平台與通路。

由於這個銷售通路團隊達數百人,對全球通路布建與操作相當完整與專業,買下Nokia,等於富智康集團立即建布全球的市場銷售平台與通路渠道,為鴻海富士康集團轉型服務科技公司一口氣躍進好幾哩路,只差臨門一腳即達最後一哩路。

這是鴻海的說法。

真的是表面上這樣?

但筆者是覺得喔,這事有戲。

鴻海透過集團旗下的富智康國際(FIH Mobile Limited)攜手芬蘭「HMD global Oy公司」共同出資3.5億美元(約新台幣115億元),收購微軟旗下的諾基亞/Nokia品牌功能手機事業,而且除功能手機外,2016年年底到2017年初也將規劃向智慧手機進軍。

相較於微軟在2013年以約72億美元買下Nokia的手機部門與專利組合,富智康真可以說是撿到了大便宜。

不過,讓人想不通的是,就算現在仍有一定市佔的功能手機市場(估計現在全球還有大概4億支功能手機的需求;別問這數字是哪來的,這世界上還有很多人在用功能手機),隨著中低階智慧型手機的大舉問世,對於已經逐漸轉往專屬特定應用領域、甚至可能是往雞肋角色發展的功能性手機市場,無論叫做富智康或鴻海,他們到底圖的是什麼?

難道,「寶寶心裏苦,但寶寶不說」的鴻海(富智康)只是單純想要買工廠、換訂單嗎?

說真的,從富智康對外的說明來看,還真的頗具有說服力(請見童文欣的說法)。

實際上可能是這樣。

「轉型為科技服務公司」是鴻海集團的主要目標。

請先讓筆者為大家翻譯一下富智康的說法。

簡單講,就是要透過與新創公司合作(是的,就是HMD這家新創公司),重新激活Nokia的品牌價值、擦亮這塊先前一不小心被智能手機揚起的煙塵掩埋的百年招牌(是不小心嗎?還是來不及逃命,像龐貝城一樣就被埋了?),然後,讓鴻海富士康集團的整體供應鏈進一步向加值鏈延伸。

在童文欣的談話中,再三強調的是,轉型為「科技服務公司」是集團的發展主要目標,鴻海希望能提供的價值鏈是由工廠內的硬體製造,一直延伸到工廠外的設計、銷售、服務加值等等。

另外,由於富智康同時在製造上取得了越南的組裝工廠,除了可以拿下今後Nokia與微軟的相關訂單外,也可與原來既有的組裝生產線進行重新調配分工,完成全球化製造布局的一條龍規劃。

更重要的是,如果、萬一、不小心,這個新創公司HMD與富智康,喔,別忘了還有一個TNS(這是富智康在英屬處女群島註冊成立的間接全資附屬公司,全名叫TNS Limited),真的讓Nokia重新站上全球行動裝置(手機、平板,能夠帶著走的產品都算)的舞台,進入市場領先族群,讓Nokia的品牌再度發光發熱,這個新創公司HMD還有富智康全資持股的TNS,還可以進一步合併或進行股權交換。

講到這兒,你會不會覺得富智康真的是佛心來的?不但拉拔新創公司創業成功,就算這家新創公司想要整碗端走,不但樂觀其成,而且還把女兒許配給他,這不叫好人,什麼叫做好人?

嗯,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Nokia的「復國大業」

先看看HMD這間公司的成員:不論是總裁Florian Seiche、或是執行長Arto Nummela,都是曾任職於Nokia的高階主管;如果說他們是把HMD看成Nokia王子復仇的反攻復國基地,好像也還合理。

HMD背後的出資者是誰?根據資料,HMD是由SmartConnect LP這家私募基金投資,而這個私募基金是由Jean Francois Baril掛名管理。Jean Francois Baril是誰? 他是與鴻海富士康集團有緊密合作關係的Ginko Ventures的執行長,更是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的高級顧問。

這一切,是不是真的巧合得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呢?

講到這裏,筆者要回頭來講一講HMD這公司的故事。先前Nokia在最衰敗之際,將手機部門與相關專利組合在2013年賣給了微軟,但是裡面有些人心有不甘,歷經了2年的臥薪嘗膽(是說西方人也玩這套嗎?),一方面募集資金、一方面找尋合作夥伴,想的就是Nokia的復國大業。

雖然千辛萬苦也只搞到了2,000萬美元(你看看,當年Nokia有多慘,大家領的錢真是不多啊),但還好,這群人不但幸運的找到了願意大方拿出3.3億美元的金主,不僅把Nokia品牌使用權從微軟手中買回來,還把Nokia品牌交還給他們經營。

鴻海所為何來?

如果你對鴻海集團有一點點點點的了解,你就會知道這動作有多大方。因為,在鴻海「可控可管」是個鐵律。

這樣的動作,不僅是對強調「什麼都要可控可管」的鴻海富士康集團是一大挑戰,基本上還是那種只會在偶像劇中會出現的劇情,這麼巧合、完美、大快人心的劇情會在真實世界中上演,自然會讓人覺得有點不敢相信(就是類似神仙教母出現拯救孤女,或是總裁戀上失婚女之類的橋段)。

Nokia在重返榮耀之後,真的會對富智康毫無二心嗎?

當然,可以這樣說,富智康想的是「協助HMD朝小米模式方向發展」,由HMD負責Nokia品牌的市場形象經營及策略規劃、富智康負責產品的研發生產;至於不知道哪裡生出來的TNS,則握有銷售平台與通路,這是多美好的一個組合?

你說呢?

姑且不論先前功能手機在微軟旗下每年仍有約15至20億美元的營收規模,屆時若一旦Nokia得以重返榮耀,富智康可以獲得的訂單,絕對將遠超越目前所付出的成本。你看這算盤打得多好,是不是?

只不過,事情真有這麼美嗎?這其間會不會存在一些可能已經被看到、或者暫時假裝看不到的矛盾呢?因為,連小米現在都不只有一家供應商,Nokia在重返榮耀之後,真的會對富智康毫無二心嗎?

郭董,你說呢?

我想,寶寶心裏不苦,所以寶寶不說;郭董心裏明白,所以郭董也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