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資料玩真的嗎?從零時政府高峰會看相關議題

編按:本文為幾位網路專業人士針對日前舉行的2016年零時政府高峰會(g0v Summit)中,現任行政院長張善政對於「開放資料」施政的一些討論與評語,本文在取得許可之後,由編輯整理相關發言,試圖理出其中的共同脈絡和現象,供關心開放資料話題的讀者參考。

KNY:資料自己用也是開放?

我想寫的不是打臉文,而是點出「長期推動開放政府資料」的辛酸,只是從中央換成地方而已,全部又重新再來一次。即使打通了任督二脈,氣要從中央通到末梢,還需要一段時間。

張善政院長昨天在2016年零時政府高峰會中,特別提到他頒發了「政府­服務品質獎」給彰化縣警察局,是因為彰化縣警察局主動公布「犯罪時間」與「犯罪密集地點」的資料。當下聽到我還蠻訝異的。

[embed]https://youtu.be/hNgOto_jQTc?t=1m58s[/embed]

因為我是彰化人,所以一直關注本縣在推動開放資料情況(寫了兩次縣長信箱去建議);後來我努力的想查找這份開放資料,卻遍尋不著該項資料集,只找到警察局發布的新聞稿,但內容卻不是張院長描述的那樣。 是我會錯意,還是找錯關鍵字了呢?

似乎不太對勁。既然院長提到了,一定確有其事才對,他都去頒獎了;猜想可能有人給了張院長錯誤的資訊。

突然心裡面出現某個靈感,經我推指掐算,這應該不是「開放資料」,可能是彰化縣警察局內部用了這些資料去做應用工具,然後說這是「開放資料」,地方誤解了開放資料的涵義,自己把做應用工具當成開放(因為App上架了),然後報了上去,最後就變成院長認知的開放資料了(這是我的猜測,所以只說「可能」,尚未查證,希望不是這麼巧合)。

我之前曾經在Facebook上寫過一篇「App之警察系列」的貼文:

[embed]https://www.facebook.com/KNYChen/posts/1153401461337988[/embed]

於是去查了彰化縣政府的「彰警 Online」 App,果然資料都在這個App裡面,是他們自己在使用而已,沒有真的開放 。

如果真的有開放警政治安、交通事故的資料,請告訴我在哪裡;我也會問問「內政部資料開放諮詢小組」的委員,資料到底在哪裡。

無論如何,期許魏明谷縣長帶領彰化縣政府,能繼續更往開放的方向前進,而且有許多人願意協助彰化縣;期望我們不只是農業大縣,有一天也是科技與文化的大縣。

[gallery ids=”76029,76031,76030"]

參考資料:

• 國發會開放資料平台/彰化縣政府暨所屬機關開放資料。彰化縣警察局的資料集,只有兩項:

  1. 彰化縣警察局固定桿式自動取締違規照相設置地點一覽表

  2. 彰化縣警察局所屬各辦公處所核心及一般設施配置表

節錄天下雜誌內容

本週我(按:張善政)和總統頒「政府服務品質獎」,其中一個獲獎單位是彰化縣警察局,把犯罪最密集的時間、地點公佈出來。要是早幾年,我和警政署講破嘴巴都沒用,他們說有房地產各種顧慮。但是推動開放資料兩年後,彰化縣主動做出Open Data。

• 警察局相關新聞稿:

新聞稿內容節錄如下:

彰化縣警察局能在各優質機關激烈的競爭中獲得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評審委員一致肯定,榮獲第八屆「政府服務品質獎」,實屬不易。

彰化縣警察局在連續3年的準備及「強敵環伺」下,本(八)屆以「幸福社區 安居彰化」為主軸,以首創「成立漂鳥隘勇隊」、「辦理學生校外租屋安全認證」、「民眾申請警察刑事紀錄證明到府服務」、「交通安全行動宣導車」、「全國社區治安績優九連霸」……等創新作為參賽,一路過關斬將,連闖警政署、內政部、行政院3關,挺進到總決賽,最後順利「脫穎而出」,表現深獲各界肯定。

TonyQ:開放資料也需要由下而上的反思

既然KNY兄談了彰化縣警局的事,我也來舉個例子。並不是要批評張院長,想說的重點是,就算院長、副院長這種高階的層級,真的要做也還是有許多困難。

幕僚的觀念

其一是幕僚能不能瞭解長官的理念。一個單位的幕僚(以政務委員辦公室為例)大概五六個,而副院長辦公室大概就是以政委群、國發會、以及各辦公室作為幕僚;但身邊的機要別直屬幕僚,大概也就是幾個人而已。

某網站去年一月找我去諮詢,據說也是當時的張(善政)副院長蠻關注的,也列在當時的「開放資料推動計畫」裡面;這個要開放資料的承諾,也曾經在媒體見報。

該單位一月跟我提要人民參與、講得天花亂墜;我只提一件事情:「只要使用者同意的話,應該將回應公開在網站上」。但承辦窗口一臉為難的說,「只能私下回信給對方」。

那我再進一步說,私下回信給對方沒關係,但至少要有一筆半公開的參閱資料;不列入網站索引,但可以讓有需要的人自行引用、以便讓其他人參照。

但承辦人員還是說,「怕他們回的東西被不當使用,導致其他利害關係人的權益受損」。

對業務負責

我會提這個意見的原因,在於多數機關對人民來函的回覆都是重複的;如果能經過使用者同意公開回覆,其實可以讓學習過程加速。

然而,這是單位不敢對自己回給人民的信件內容負責;他們回的每一封信,對他們自己來說都是充滿風險的。他們自己也清楚、但在各種責任壓迫下不得不妥協。

好吧,人民提供意見的部份跑不動,只好去跑資料部份。他們說第一季建置API(程式介面)來不及、再加上沒有歷史資料,所以「開API應該不會有人用」。

我說,你開了API之後,要用的人自然會用、要歷史資料的自己會存,而且可以分開設立,其實不是問題。

結果一年過去了,都是藉口。

去年四五月,駭客松活動(hackathon)正紅,某單位打電話來問我這種活動怎麼舉辦;我說,你們連唯一一份最重要的核心資料都沒公開,實在是很難幫你們想梗;因為,應用必定還是得有內容當做基礎。

於是對方跟我說,建置歷史資料得花時間,可能要等到年底才能開放。

我就說,如果真的想做,我可以幫你們爬網站資料;你們審閱之後再交給資管處放上平台,這樣就有很多東西可以做了。前期先用當下資料頂著,更新頻率頂多先設定一個月一次。

打電話的人聽了,說要再往上呈報討論。

我那天也是行動派,我立刻就去爬了一份那個網站的資料,做成csv跟json檔案回寄給他們。

現有資源的運用

我在抓的過程中,其實很難過;其實那個網站所有的資料,都是靠一個核心服務用Ajax抓回來的。也就是說,那個核心服務本身就是個運作良好、而且有組織的API。

我回信的時候就這麼寫,附上原始資料一份。

其實貴網站上已經有很好的API,只要你們願意授權,就會是很好的開放資料。還是強烈建議早日開放。

至此我已經確定,這個單位是玩假的;我相信有人想要推動,但過程的政治因素跟內部阻力,讓他們只能走到這個「假開放資料」的階段。去年說第二季要放,現在都隔年五月了,還是停留在當時階段,沒有任何API、沒有資料開放。只有政府資料公開。

所以你知道了,只要摸到一點邊、或是講「未來要開放」,就可以變開放資料政策了。

要蒙蔽一個副院長,就是這麼簡單。

行政溝通

我不會否定張善政所做的努力,很多願意真的想做事的單位,在張善政底下真的做了很多事情。

我要說的是,如果只有上面的長官推,是很有可能出現這種「上命下違」情況的。

其實真的不做,我也覺得沒關係;但打著開放資料的名號出來諮詢,如果當下就把「無法推動」這點講清楚,作為內部代表跟顧問是可以理解的;只是用時間當擋箭牌,最後無疾而終,這種作法則是真的令人有點難過。

這種案例我手上還有一些。其實真的深入去理解政府機器運作,你會明白這不是公務人員怠惰,而是跨部會提供資料時,提供原始資料的部會對資料就有疑慮,所以限縮資料提供的方式跟用途;而使用資料的部會,則有另一些政策面上的疑慮,因而卡住了資料的推動。

其實細細去談,裡面都是故事,也未必真的找不到人擔政治責任;但後來誰去陪他們談、是不是有人去陪他們談,我就不知道了。

張院長也說過,專案太細、又只有幾個人,真的可能看不到專案的清楚全貌。而上述這件事情的現況,正是在呼應院長的說法。

但從結果論的角度來看,實在讓人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