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擊敗假新聞很難,但並非毫無勝算/Federic Filloux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假新聞對全球造成的危害,因為某些原因,還在逐漸擴大,難以遏止;如何才能反敗為勝?(編按:本文原載於2018年8月13日,因故未收錄於主站,因此重新編排刊登。)

虛假消息(Misinformation)挾龐大規模、雄厚財力、全球政經議題無所不包的優勢,再加上世界領袖的政治失能,可說所向披靡,無往不利。

從本文開始,筆者會以一系列文章剖析虛假消息從產生到擴散的過程,並且找出解決之道。

在開始討論之前,得先釐清定義。用「假新聞」(fake news)這個詞來指涉現今的虛假消息現象,不但難以說明問題的嚴重性,也失之偏頗。

筆者無意冒犯任何人,但我們可以用下面這張圖來呈現各種虛假消息來源的不同光譜,從純粹腦殘的消息來源,到存心惡意操弄新聞:

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一些內容聯播網(像是Taboola、Outbrain、RevContent之類)也被列在虛假消息來源的清單之中?那是因為,在整個虛假消息的亂象中,這些內容聯播網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首先,如同下面這個從彭博新聞擷取的頁面一樣,這些內容聯播網把自己的內容,放在媒體自製新聞的頁面下方,並且標示成「推薦閱讀」;這種做法對媒體的可信度是有殺傷力的。

再者,這種安插內容的方式,不但對認真製作內容的媒體編輯團隊造成傷害,更重要的是,讀者難以從這樣的版面中,區分出哪些新聞是由編輯團隊嚴選推薦的、哪些是聯播網隨便安插進來的。換言之,閱聽大眾會誤以為這些並列的消息,都是同等重要而真實的。

這樣的新聞呈現方式,讓假新聞有機可乘,能夠「偷渡」到正常的新聞版面之中;整個新聞媒體的可信度,就這樣被內容聯播網給搞砸了。

回到這篇文章的主題。為什麼對抗假新聞的戰爭,正在節節敗退?以下是筆者歸納出的五個原因。

1. 虛假消息數量暴增、事實查核機制的處理能量卻極為有限

每天放上網路的消息條數約有一億則,這個數字是我從Facebook和Feedly兩個平台的消息量推估而來的;一個是最大眾化的平台,另一個則是最深入的新聞聚合服務。

在這麼多則消息中,約有半數是英文內容;姑且認定其中有九成的訊息是無足輕重的,可以置之不理,理論上每天還是有五百萬則消息,需要進一步查核其真實性。

目前揪出虛假消息的最佳方式,仍然還是由人工進行事實查核,這也是唯一可行的做法;然而各種專業事實查核機制的處理能力,每個月合計卻只能查核幾千則新聞。

即使如此,人工的事實查核絕對不是百無一用;正好相反,我們對事實查核的需求與日俱增。事實查核機制仔細推敲,幫大眾釐清事件真相,這種貢獻極為重要,不能用任何數字妄加衡量。

2. 技術的進步,無疑對假新聞更加有利

在獨裁政權控制一切的時代,統治者都相當善於操弄影像;下面就是兩個著名的案例(第二張案例為譯者所加):

時至今日,最讓人毛骨悚然的變造技術,稱之為「深度造假」(Deep fake);這種技術可以在影片中,讓任何人說出任何變造者想要他說的話。下面這則由Vox記者Brian Resnick發表的新聞,就是個例子:

今年四月,BuzzFeed在一則新聞中公開了由導演兼演員Jordan Peele示範的一段影片。

在這支影片中,BuzzFeed 利用能將色情片主角臉孔換成他人的「FakeApp」,由Jordan Peele來模仿歐巴馬,再將自己的嘴型置換到歐巴馬某一支舊影片上。

……這類「深度造假」可以用免費軟體製作,和過去以Photoshop之類的影像編修技巧大大不同,假影像不但會動,而且看起來就跟真的一樣。

「深度造假」的示範(在此可觀看整段影片):

報導還提到:

這類技術發展神速;在上面的影片中,Peele基本上就是透過換臉軟體在操控歐巴馬的臉孔。

在此之前,這類軟體只能做到簡單變換表演者的臉部表情與嘴型,用以製作假影片;現在已經能夠做到整個頭部和眼部細微表情的置換,而且看不出明顯的不自然處。下個月,這個技術就會在一場電腦動畫研討會上公開亮相。

簡言之,我們完全可以預期「深度造假」將會廣泛運用在之後的政治活動上,在我們能夠全面揭穿之前,它一定會帶來嚴重的傷害。

3. 更為進化的精準投遞

針對特定對象遞送訊息的精準投遞技術,最近不論在準確度或數量上都有顯著進步;在接下來的選舉活動之中,尤其是在美國,選戰操作者一定會充分加以利用。在彭博新聞這篇針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戰的分析中,就提到:

根據Facebook的內部文件指出,在整個選戰期間,川普陣營共推出590萬種不同版本的競選相關訊息,經過快速測試後,挑選最能在Facebook上擴散的訊息放上去;希拉蕊陣營的訊息則有66,000種。

筆者在史丹佛大學進行研究計畫時,和很多朋友討論過這個趨勢;大家一致認為接下來用在政治操作上的新科技,一定會有大幅進步,針對選民的精準定位技術也會大幅提升。

接下來的選戰操作和溝通對象,將不再局限在特定的社群,而會直接針對一億五千六百萬名美國合格選民,遞送個人化、量身定做的競選訊息。

有兩個原因,會讓假新聞藉由更進化的精準投遞技術更加泛濫:

  • 政治宣傳和假新聞兩者間難以區別,2016年的美國總統選戰就是明證;

  • 經過個人化設計的謠言,比起像在Twitter上放一些容易被看破手腳的假消息,不但更不容易揭穿,而且造成的影響也更為長遠,效果也更好。

4. 無比雄厚的資源

有許多來源不同的資源,將會持續為虛假消息提供所需能量。在歐洲和亞洲,俄羅斯和中國這兩個獨裁政權,為了推動對自己有利的地域政治議題,投注大量資金和各種技術在虛假消息的散布上。

在歐洲,莫斯科當局不斷試圖分化、削弱歐盟的統治力,並且支持民粹主義或親俄政權;現在看來,這些技倆確實成效甚豐,甚至超過預期。

一位外交政策專家告訴我,在亞太地區,中國也在幹一樣的事。這位專家指出,亞洲的民主國家,例如澳洲,正是中國進行假消息散布的主要對象。

美國除了在虛假消息技術十分強大之外,還將持續在虛假消息的散布上領先世界;其中一個原因,在於政治活動的巨大花費。2016年的總統選戰,兩大陣營用以遞送訊息到每個選民的成本,高達18美元,是隔年法國總統選戰花費的十倍。

2020年的選戰中,會有更多經費投入到各種關鍵技術之上,例如將人工智慧與精準投遞結合,讓經過操弄的訊息更為深入選民內心。

5. 美國與歐洲領袖的治國無道

要說美國奇怪的現任政府統治無方,這還是客氣話;在一個一天到晚亂講話的總統領導之下,這個國家每天都受到傷害。

從兩年前的選戰一直到現在,川普總統一直以欺瞞治國。《華盛頓郵報》事實查核小組最近的這段報告文字(全文見此),就充分呈現了這種亂象(重點為筆者所加):

本小組剛開始進行〈總統上任的頭一百天〉計畫時,川普平均每天會發表4.9則推文;但這個數字隨著他的任期而愈變愈大;事實上,到了六月和七月時,川普總統一天平均推文16則。

換言之,川普總統在任期的第一年內,就發表了2,140則內容有誤或造成誤導的推文。六個月後的現在,川普的推文數又增加了一倍。

總統如此無的放矢、口不擇言,對於虛假消息的防治,當然會直接造成不利的影響。史丹佛大學教授法蘭西斯・福山在去年五月接受我的採訪時,就這麼說過:

我認為,現在在位的川普總統,可以說是美國頭號的假新聞發布者。很難想像做為監管單位的美國政府,面對一個經常隨口亂講的大老闆,要怎麼樣才能堵住他的金口,因為政府根本管不動。

於此同時,白宮方面則不斷指責批判人士和政敵在散布假新聞。不只如此,世界各國的獨裁者,諸如普丁、金正恩、杜特蒂等人,也用相同的手法,或是操弄對外政策,或是掌控國內政局。在這種情形下,想要遏止假新聞的散布,根本是希望渺茫。

歐盟則是連身為數位領域管理者的角色都做不好;雖然他們十分努力,但卻總是該管的沒管到,不該管的管一堆:

歐盟對Google鍥而不舍地罰了又罰,但開罰的原因卻都是老生常談;歐盟又要求Apple向愛爾蘭政府補繳數十億的巨額稅金,問題是愛爾蘭政府根本不曾開口過。

在德國政府的影響之下,歐盟持續推出一堆不見得能保護用戶,卻先造成各種麻煩的隱私相關法規;相對之下,對於真正造成民主制度威脅的Facebook,歐盟卻始終拿不出有效的對策,例如限制其政治性廣告。

這篇文章先寫到這裡,日後我們還會探討以下議題:

  • Facebook帶來的影響。我們完全可以預期,Facebook管不了平台上的虛假消息;更糟的是,這家公司旗下的Whatsapp將會是另一個虛假消息大為肆虐的平台。

  • 希望仍在:優質媒體若能善用新技術增加受眾與觸及,就能降低虛假消息的負面效應。

(編譯/施典志 Tenz Shi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