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克里斯汀生教授:我在哈佛商學院學到最重要的一課/Bastiane Huang

以「破壞性創新」最為人所知的Clayton Christensen教授日前逝世;本站作者Bastiane Huang以曾在哈佛商學院接受第一手親炙的經驗,回憶這位良師益友,以及在許多方面改變了科技產業思維的學術巨擘。

“Don’t worry about the level of individual prominence you have achieved; worry about the individuals you have helped become better people.”

不要在意你的個人成就有多高,而要在意你幫助的人是否變得更好。

— Clayton Christensen

我第一次讀到克雷頓.克里斯汀生(Clayton Christensen)的破壞式創新理論,是在大學的時候;後來,我讀了他的每一本書,特別喜歡《你要如何衡量你的生活》,這本書甚至還徹底改變了我的價值觀和人生優先事項。

幾年後,我被哈佛大學的MBA課程錄取了。我很開心,但仍然試圖權衡這兩年的機會成本⋯⋯直到我在Instagram上看到這張照片:克里斯汀生教授拿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歡迎2018年班同學!」我立刻決定開始我為期兩年的自我探索之旅。

我和許多人一樣,曾經也以為商學院教授策略、商業理論、和財務模型,最終卻造就了一群不快樂的高成就者;但實際上,我在哈佛商學院學到了最重要的人生課程。

我從充滿人生智慧的教授身上,學到了很多關於我自己和生命的真正意義。

“Start to build your eulogy instead of your resume.”

現在就開始想想,別人會用什麼樣的形容詞來悼念你,而不只是讓自己的履歷更漂亮。

在MBA課程的第二年,我非常幸運地進入了克里斯汀生教授的班級。「建立和維持一個成功企業」(Building and Sustaining a Successful Enterprise, BSSE)是克里斯汀生教授在哈佛創立的代表性課程,現在已有多位教授在不同學期教課,介紹公司成長不同階段所需要的理論框架。

當我上這門課時,克里斯汀生教授已經無法流利講課。經歷過癌症及中風等病痛折磨,他一度失去了說話能力,需要重新學習組織語言;不幸的是,他這學期病情又進一步惡化。

他在信中告訴我們,他必須找其他教授幫忙代課,有可能再也不能教書了。

儘管如此,他仍然堅持每堂課都到,在整個學期裡都上了大部分課。儘管他的健康每況愈下,他總是和我們坐在一起上課,不時舉手發表精彩的評論;光是看到他願意堅持這樣做,就讓我打從心底充滿敬佩。

在最後一堂課,我們被要求將我們整個學期學習到的所有商業理論,應用到自己身上。克里斯汀生教授堅持親自教這堂課。他的妻子和兒女也來到班上一起旁聽。

「堅持價值觀和原則,其他一切自然會水到渠成。」

他緩慢地開始引導課堂討論,在90分鐘內,他分享了幾個他最經典的個人故事。

他說話很慢,有時不得不停下來組織語言;但他的故事確實說明了「堅持價值觀和原則,其他一切自然會水到渠成」(Live by your values and everything else will fall into place)這句話。

我們談論了人生的各個面向,他提醒我們不要為完美的履歷而活,而是要認真思考什麼對我們來說真正重要。

我們當中的許多人,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讓我們的履歷和職業軌跡更亮眼;但到了人生的最後,我們的評價並不會來自於我們的頭銜、地位、或是薪水。

“You should work out what you think the purpose of your life is going to be. Everything you do — in your career, your personal life, where you volunteer your time — falls out of an understanding of this question.”

你要找出自己認定的生活目的是什麼。你在職業生涯、個人生活、志願服務時間中所做的一切 ,都在這個問題的答案之中。

在他的《你要如何衡量你的生活》一書中提到:這本書不會提供簡單的答案⋯⋯它不會告訴你該思考什麼;相反的,它的目的是教你如何思考自己的生活和人生目標。

而這句話,基本上正總結了我在哈佛商學院的兩年經驗。

在開學的第一天,900個新生聚集在演講廳裡,巨大的螢幕上投影著一個問題:

“Tell me, what is it you plan to do with your one wild and precious life?”

告訴我,你打算怎麼過你僅此一次的寶貴一生?

在接下來的兩年裡,我一直在尋找這個答案;現在我仍在探索,但我比從前更知道該如何思考這個問題。

就像克里斯汀生教授在課堂上常說的:「你們不是來學習我的理論的」。我們上這門課,目的是學習如何區分好理論與壞理論、何時可以應用哪些理論、以及理論在什麼情況下不會有用。

作為一個影響過無數人的人,他非常謙虛。他總是鼓勵我們挑戰他的理論、建立自己的思維方式。

失去一個這麼充滿智慧又親和的人,我感到非常非常難過,難過到我覺得我必須寫點什麼。同時,我也非常感謝有這個機會直接向他學習,對我來說是很大的啟發,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