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版Mac會是Intel頭痛的開始嗎?/Jean-Louis Gassée

在Intel的處理器業務中,其實Apple只佔利潤最少部分之中的一小塊;所以即使Apple改用了自己的處理器,Intel暫時還是沒什麼好擔心的。不過長期來看,不僅僅是Apple,連微軟都可能影響到Intel的x86處理器生意。

根據最近的Statista統計數字,Mac電腦在美國的市佔率是大約12%;NET MARKETSHARE的數字是略多於9%,Gartner的調查結果則是6.9%。

Intel最近一季的數字(PDF下載)來看,高階資料伺服器所使用的處理器業務,不僅毛利較高(50%)、成長速度也快(比去年同期成長了43%),而一般PC處理器的數字則分別是36%與14%。

換言之,Intel真正的金雞母,其實是雲端服務業者需要的高階處理器,而不是供應一般平價筆電市場的低階產品。

讓我們先不要糾結在這些數字上,只要知道Apple作為一個「小客戶」,並不會讓Intel傷筋動骨就好。

Apple是「小咖」,但會影響誰?

然而,Apple捨棄x86處理器的這個重大決定,會不會在其他方面間接影響到Intel?

在2011年一月的消費性電子產品展(CES)中,微軟推出了一版在ARM處理器上執行的Windows系統;2012年2月9日,微軟的Windows產品總裁Steven Sinofsky發表了一份標題為〈為ARM處理器架構設計Windows系統〉(Building Windows for the ARM processor architecture)的官方文件,近一步說明了這個計畫的細節。

四個月之後,微軟推出了採用ARM處理器、並執行「Windows on ARM」(WoA,後來改名為「Windows RT」)系統的Surface平板電腦。

對於微軟而言,Surface是一個「設計點」(Design Point),讓使用者用於捕捉靈感,而非取代原有的PC。

當時在對特定媒體所做的展示中,Surface獲得了一致的好評;例如在〈我為什麼喜歡Surface〉(Why I Love Surface)這篇文章中,作者就提到:

我被Surface深深打動了。並不光是因為它看起來很棒,而是因為它代表著未來科技產業的全新趨勢;對於微軟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用跟做軟體一樣認真的態度,來設計這個PC硬體。

在Surface上,我能看到微軟挑戰Steve Jobs「軟硬體深度整合」理念的決心與能力;而到今天為止,還沒有一家公司能真正實現這個目標——連一半都還做不到。

當時,媒體對Surface的注目程度,甚至比現在對ARM版Mac電腦還要更高。如果當時整個電腦產業都跟著走、學微軟做這類以ARM架構為基礎的產品,對Intel又會有什麼影響?

集體出走

想像一下,微軟高層跟重要PC廠商確實有「集體出走」的密謀,對Intel的衝擊會有多大?

或許多年來屹立不搖的Wintel聯盟會就此崩潰。

取而代之的是微軟在PC產業中的全新主導地位,以及一群同樣製作ARM處理器、但彼此競爭的廠商;結果則是效能更好、而且還更便宜的Windows個人電腦。

不過當然(至少就我們所知),這件事情並沒有發生。

當時看到一連串對Surface的好評之後,我馬上就買了一部;不過在短暫試用之後,我很快就將它賣給一位急著想帶一台回東歐的開發商。這並不是我的個人觀點,在Surface實際上市一段時間之後,外界的評語好壞參半(好吧,其實是壞的比較多)、銷售成績也確實不如理想

2013年,微軟宣布這個產品虧損了9億美元。雖然後來幾年之中還推出了幾個改版,不過「ARM版Windows機」也就算是暫時銷聲匿跡了。

2019年,Surface再起

不過,微軟對於「ARM版Windows」倒是還沒有死心;2019年底,微軟推出了延續Surface系列精巧設計的新機「Surface Pro X」。原有的Surface筆電和平板,採用的都是x86處理器,而Surface Pro X則再度採用了ARM處理器,算是微軟在這方面的再一次嘗試。

然而,這次外界的評語也並沒有特別給面子。像是〈這不是我們期待中可以長久使用的平板〉(This isn’t the long-lasting tablet we were hoping for)、〈微軟Surface Pro X評測:火候還差一點〉(Microsoft Surface Pro X review: not yet ready for prime time)、或是〈Surface Pro X:再一次嘗試、又一次失敗〉(Surface Pro X Tries Again, Fails Again):

微軟已經將Windows 10改寫為ARM版,讓它可以在ARM處理器上以原生模式運作;但他們的主要商務軟體如Word、Excel、PowerPoint、新的Edge處理器、以及Teams企業群組討論工具都仍然是x86版,必須以模擬方式在ARM上執行。

總而言之,ARM版Windows 10空有系統,但幾乎沒有原生軟體可以用,相當奇怪。

不僅如此,對於第三方軟體來說,問題還更嚴重;有許多甚至連在模擬環境之下,都還是不能跑。在Surface Pro X上上,第三方軟體可以分成四類:

• 執行效果不錯的;

• 可以執行但速度很慢的;

• 可以安裝但不能執行的;

• 連安裝都不行的。

麻煩的是,你常用的軟體屬於上述哪一類,完全無法事先判斷;而這一點或許正是Surface Pro X最失敗的地方。

這一點很奇怪,照講微軟高層不會不知道這個問題,但仍然讓Surface Pro X上市。

如果Surface Pro X成功,或許就給了PC廠商一個訊息:

「這次我們做對了,所以大家準備好,一起來做出更棒、更輕、更便宜的筆電或平板,而且不用看Intel臉色!」

然而,結果仍然不是這樣(Intel高層想必都在竊笑),因為Lenovo、HP、Dell等大廠的產品經理們,大概都還是摸摸鼻子,回頭去設計那些「比較傳統」的產品了。

跟著Apple走?

至於筆者自己,在想像微軟「解放」Windows電腦廠商、卻屢戰屢敗的故事,再加上Apple大膽全面改用ARM處理器的「壯舉」之餘,還有一些想法。

首先,我們可以來觀察Apple會如何避免重蹈微軟失敗(兩次)的覆轍。對於「轉換處理器」這件事情,Apple確實是有成功經驗、也知道怎麼做的;例如2005年從PowerPC轉換到Intel處理器,就是一個例子。

而不久前Apple在macOS系統升級到「Catalina」版本之後,不再支援32-bit應用軟體;再加上提供Catalyst工具,讓開發商可以把為數眾多的iOS軟體改寫為macOS版本,都是一連串有系統的準備動作。

這一次,這些來自過去經驗的準備動作,也會獲得相同的成功嗎?

其次,其實微軟或許還有更長遠的計畫,這兩次轉ARM的失敗只是開頭而已;或許他們是在等Apple先跑。

等到ARM版Mac電腦全面上市、開發商也陸續就位之後,下一代的Surface Pro X就可以搭順風車,讓這些已經熟悉ARM處理器的開發商也為微軟系統開發相關產品,進而明年跟Apple在相近的基礎上一較短長。

結語

最重要的是,Apple和微軟日後可能的「ARM大戰」並不見得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遊戲:同樣使用ARM的macOS和Windows電腦在市場上「聯手」跟Intel競爭,對後者必定會造成衝擊。

因為,如果這兩大巨頭的ARM產品都獲得成功,那麼周邊相關大小廠商必定會陸續跟進,推出採用ARM(而非x86)系統的全新應用軟體,對Intel生態系帶來嚴重的骨牌效應。

想像一下,如果使用x86和ARM處理器的Windows電腦在市場上並(互)存(咬),必定會是個很有趣的景象。

另外,更省電、熱效能更高的ARM,也可能會對Intel更重視、真正是「金雞母」的伺服器主機市場帶來影響,但這一點我們就此先打住,以後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