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內容的「Giant leap」來了,但有些人沒有準備好/詹太太

許多新科技已經影響了新聞業,但新聞業卻遠遠追不上科技的變化。過去在學校裡教的新聞工作流程,早就已經不管用了;因為有很多事情新聞業沒有經歷過、教科書上也沒有寫。現在,以Apple為首的內容製作技術,不僅改變了產業,還改變了人們的交流方式。

在台北時間今早(4月21日)舉行的Appe新產品發表會上,最吸引我的是一個詞組,叫做「Giant leap」;這個新出現的詞,也取代了前幾次已經被用爛了的「ever」(前所未有)。

至於「Giant leap」這兩個字最廣人知的事,應該就是1969年7月,太空人阿姆斯壯登陸月球時所說,「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這是我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的那一句吧。

過去五年之中,世界上有很多領域都出現了堪稱為「Giant leap」的事件:政治、經濟、生技、當然還有疫苗,以及Apple M1晶片的運算能力、以及iPad的輕薄度。

但是有一個專業圈,目前為止不但沒有出現「Giant leap」,甚至一直在慌亂中度過,那就是新聞媒體業。

現在很多人不喜歡記者,認為記者們做的事情不稱職,所以也有人說「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但如果細想一下,你會發現新聞業在過去這五年之中,正是資訊科技進步趨勢之下,首當其衝受難的第一排。

在過去五年的內容大戰之中,「新聞台」正是從來都沒有準備好,只能硬著頭皮被科技推著走的一群人。

iPad Pro:新聞行動攝製隊的再升級

終於這一天來了。我們看到了這一個鏡頭:它預告了未來影音記者的工作場景;它代表的是5G時代,整個新聞產業功能的即將再重組。

讓我們想像一個新聞台進行戶外連線的場景。在這張照片裡,有很多東西是已經消失的:SNG車、微波工程、攝影師……;而且,在事件現場前端只有一個人。

這「一個人」肩負了多重任務:必須確保傳輸訊號穩定、攝影品質與鏡面良好、說話聲音清楚,要表達的訊息才能讓觀眾清楚接收。

但是,在拍攝現場只有這一個人,身兼多工數職(還沒算上發文字稿、社群媒體貼文那些);這就是即將到來的5G環境,對新聞台產業未來改變的預告之一。當然,未來配套的產業背景知識、執行力、以及新聞倫理,也都會是受到影響的領域。

除了連線、直播之外,接下來可能會有更多人拿著iPad拍攝影片或照片,在新聞現場製作更多內容。我的想法是:過去在新聞學院裡教的那套工作流程,早就已經不管用了;有很多事情新聞業沒有經歷過、教科書上也沒有寫。

直到最近,全球性的社群媒體假新聞事件頻傳,影響所及足以干預國家內政,才開始有人注意到事情的嚴重性。科技變化的每一步,早就影響了新聞業,但新聞業卻遠遠追不上科技的變化。

Apple TV + Podcast:內容與雞母

相對於新聞內容產業,影視娛樂類的專業製作內容,則應該是影視科技的受益者。

過去多年以來,Apple砸下大量資源開發各種影視製作工具,現在連最後一哩路的「遙控器」體驗都做得這麼滑順完美;也就是說,Apple終於把「規格─器材─內容─平台」的完整影視生態系打造完畢,讓影響層面始於製作端,終於消費端。

過去一段時間,已有許多業內人士分析「Apple TV+」服務與Netflix、YouTube等其他內容平台之間的競爭消長,在這裡就不再贅述;但從各個平台的內容品質來看,我的想法是:過去充滿濃濃野生味、品質參差不齊的UGC(使用者貢獻內容)模式,因為商業價值有限、生命週期太短,難以發展出長尾效益,所以將會轉往其他的發展方向。

而就算是有商業價值的UGC,也大多屬於行銷內容的一部分(如網紅內容、YouTuber的業配),其價值最後也常隨著行銷停止而結束。

所以我認為,內容價值的主流還是會回到PGC(專業製作內容)端;而這個趨勢,也就正好匹配了新近發展的這一系列影視科技、以及相關的硬體產品,像是iPad Pro。

理論上來說,好的UGC影音品質是會越來越接近PGC的;就算我們製作者手殘,但科技產品會幫我們搞定這一切。反過來看,如果平台上累積的「免洗型」短效內容太多,平台的商業價值也是會出問題的。

至於這段後話,就留給天天打付費制廣告賣Premium會員的YouTube去傷腦筋吧。

關於其他:後疫情時代的生活場景

在Apple這種頂尖科技公司的產品展示中,某種程度上已經預告了後疫情時代的生活場景:我們以後會有更多時間WFH(在家工作),會有更多時候各自窩在家裡埋鍋造飯,會有更多時候跟自己相處,會有更多時候需要與他人溝通、獲得友誼,但卻是透過視訊維持人際關係。

所以我們需要更高解析度的前鏡頭(Apple說他們的是「有史以來最好的鏡頭」)、更好的麥克風(「有史以來最好的麥克風」),來將我們的溫暖與情誼,盡量完整的傳送給對方。

因為必須維持社交距離的緣故,現在人們很難直接給對方擁抱;而同樣的,希望科技產品也能幫我們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多久,但如果我們需要科技產品來搞定這一切的話,就已經是一個全新行為時代的開始(雖然我們都不喜歡這樣)。

那麼,我們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