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疫情升級的一些想法#4:電子業的採購經驗/程天縱

在疫苗採購這件事情上,如果政府可以跟產業界交流,就可以瞭解問題的本質、和彼此的長處與優勢,產生1加1大於2的結果。除了簽合約之外,我們還做了哪些事呢?如果沒有採取各種保險措施,那就只是把生命托付在命運之神的手裡了。

政府可以跟企業合作嗎?

我的臉書朋友和讀者們都知道,我相信「跨業才能創新」,所以曾經多次大力推薦《梅迪奇效應》一書。

因為,每個產業都有自己的「明規則」和「潛規則」,散佈在研發設計、生產製造、市場行銷、通路和維修等領域;說好聽一點的話,這些可以叫做「domain knowledge」(業內知識),講的直接一點就是「舒適圈」。

在一個產業待久了,就會習慣被這些規則所限制,很少人可以跳出這些框架、甚至挑戰其合理性;會抬起頭來看看其他產業做法的,就更少了。「隔行如隔山」這句話,往往成為「跨界交流」的最大障礙。

自從這波疫情爆發後,政府提升防疫等級到第三級。由於我的年齡層正好落在確診者的重症率、死亡率最高的族群中,而我輩的疫苗施打優先順序又是倒數第三,因此從5月中旬起就自力救濟,自我隔離在家,沒事絕不外出,做個好公民。

每天下午兩點,我會準時收看陳時中部長主持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新聞發表會」,以瞭解確診人數、重症、死亡人數。由國外的經驗來看,只有在疫苗施打比率超過人口半數以上、形成群體免疫,才能恢復正常的生活。

因此,每個電視台的新聞播報和談話節目,幾乎都在討論疫苗的採購、到貨、施打速度;讓我們忽然發現,台灣有許多相關領域「專家」,有電視名嘴、醫療人員、政治人物、政府官員等等。

而且每位專家都可以從醫療、生技、學理、國防、外交、政治等領域的角度,不僅講得頭頭是道,甚至還可以爆出許多不知是真還是假的料。

電子業的採購經驗

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新聞發表會中,各大媒體記者的提問多半是一些個案、或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讓我們這些電子製造業出身的人看得很著急。

在立法院質詢時,針對疫苗採購議題,立法委員連問題都不知道怎麼問,而蘇院長回答時舉的例子「採購冷凍雞腿,廠商不交貨」更是匪夷所思:既沒有回答問題、也沒有提出補救辦法。

廟堂之上的民意代表和官員們談的都是國家大事,可以理解;碰到疫苗採購這種小事,就缺乏專業和經驗,實在說不出一些道理來。畢竟,經驗是沒有捷徑的。

而從台灣的電子產業來看,疫苗採購比起電子業的採購,真的只是小菜一碟。

就拿手機代工製造當作例子,也暫且把軟體作業系統、各種應用軟體放在一邊。在一款手機裡,至少會有1,500到2,000個電子零件,還有用各種模具製造的機械結構件和外觀件。

電子產品代工製造業的核心能力(core competencies)和關鍵成功因素(key success factors,KSF)很簡單,就是讓同樣數量、同樣品質的各種零件,在同一時間到達同一地點,才能組裝生產成最終產品;只要缺一個零件、甚至缺一顆螺絲釘,產品就沒有辦法出貨。

這個就是供應鏈管理(supply chain management,SCM)!

供應鏈管理

合約談判、交易條件談判、追貨、供應商關係、駐廠管控、品質監控、出貨、物流等等,都是電子產業供應鏈部門的日常;碰到某些關鍵零組件全球缺貨的時候,更要馬不停蹄的到處飛,去供應商工廠追貨,務必確保能夠準時送達。

從專業角度來看,供應鏈分為四大功能部門:

  • 物控(material control);

  • 採購(procurement);

  • 倉庫(warehouse);

  • 物流(logistics)。

簡單的說,物料控制(物控)是依據物料計畫對物料的申購、收貨、發料、以及使用的監督與管理過程。

採購就是供應商選擇、合約談判、價格談判、交易條件談判、交貨期、催貨、駐廠監控等等;至於倉庫及物流,這邊就不深入解釋了。

電子業不但必須是供應鏈管理的專家,也必須使用電腦系統來管理。台灣的電子企業不僅要管理直接供應商,對於關鍵零組件供應商,更要管理到「供應商的供應商」。

供應鏈管理者也要做好風險管理,雞蛋不能全都放在一個籃子裡;因此,重要零組件不能只靠單一供應商,必須要有第二供應商、甚至第三供應商。即使迫於形勢必須使用單一供應商,也會要求分散在不同地區的工廠來生產製造,以避免天災、人禍、或是政治造成的風險。

就以Apple為例,這家以供應iPhone、iPad、iMac等產品聞名天下的品牌商,並沒有自己的生產工廠,主要都是外包給台灣的電子代工業來生產製造。但是,他們派出了多達數百人長駐在產品代工廠裡,不僅監控供應鏈管理,也監督生產線上的細節。

從賣方的觀點來看,我在職業生涯裡常常跟業務部門說,不要以為拿到訂單就沒問題了;還要確保我們的出貨,而且即使出貨也不是結束,還要跟催到收款為止。

從買方的觀點來看,還是一樣的道理;不要以為簽了合約,供應商就會準時出貨給你。也就是說,電子產業的買方和賣方,都在供應鏈上做了很多額外管理,以期將風險降到最低;所以,他們可以說都是供應鏈管理和電腦化的專家。

如果自己不去掌控,就是把自己的未來交付到命運之神的手裡;萬一出了事,就不能怪自己命不好。

在疫苗採購這件事上,我們除了簽合約之外,還做了哪些事呢?如果都沒有採取各種保證和保險的措施,那麼就只是把台灣人的生命,托付在命運之神的手裡了。

結語

我同意「隔行如隔山」。我的第二人生都在電子產業打拼,從半導體、IT、最終產品、代工製造都參與過;但對於政治和政府機構的管理,我就完全是外行了。

或許對政府來說,我這篇文章裡面提的是「瞎子摸象」,只看到和摸到表面,不了解深入底層的問題;或許政府部門看到我這篇文章會覺得很可笑,就如同我看到在立法院裡面質詢時的問答,也覺得很可笑一樣。

但是,如果政府可以跟產業界交流的話,就可以瞭解問題的本質、和彼此的長處與優勢,一定可以產生1加1大於2的結果。

重要的是,政府和產業界必須要是平等、公開的;在枱面上交流,雙方都願意傾聽和尊重對方,否則就如同在《程天縱的專業力》書中〈會議桌上的兩個字,道盡官商溝通的竅門〉一文所說的,為了「官」的面子,官商溝通只能在枱面下談。

如果是這樣,那麼政府和產業界就永遠不會溝通,損失的就是台灣的未來,和老百姓的寶貴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