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5G問世,電視台真的要小心了!/詹太太

今年影視業受到了疫情嚴重影響,但這也讓它的數位化、行動化更快;而科技圈用5G手機革傳產電視的命,也只會是遲早問題。只要有手機、創作意圖、以及練習,每個人都可以進行專業創作;這樣的進步,可以說是對創作力的大解放。

因為,連使用iPhone的專業製播流程都已經有了;而且在疫情期間,許多美國的電視台製播團隊與製作公司都已經試用過。

而且有趣的是,Apple早就看到有電視台和劇組用iPhone拍節目,而且還熱心參與一波,現在就剛好可以在新款iPhone上市時,拿這件事情來當成發表會的宣傳材料。

直接踩進電視產業的「製播一條龍」

話說今年三月,因為疫情嚴重,美國有多個的電視節目劇組必須隔離檢疫,因而導致停工。不過,辦法是人想出來的:那就是劇組紛紛打算使用iPhone來拍節目。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了Apple的耳朵裡。Apple主動表達了幫忙的意願,後來還出資買下了其中的一些節目,放到Apple TV網路頻道上播出。這一連串的發展,最後就變成了今天全球行銷資深副總裁Greg Joz Joswiak在發表會上的一段話了:

專業人士已經在使用iPhone拍攝電視劇、新聞報導、甚至拍電影;更重要的是,我們的家中已經變成了攝影棚。事實上,包括從「美國偶像」(American Idol)到「神話任務」(Mythic Quest)在內的許多電視製作,之所以能夠繼續拍下去,都是拜iPhone之賜。

其實,除了他所說的這兩部電視實境秀,其實還有更多電視節目是用iPhone拍的:「Late Night with Conan O’Brien」和「The Tonight Show, Starring Jimmy Fallon」在疫情爆發期間都直接用iPhone拍攝。

現在,以iPhone的影像規格,加上5G的傳輸速度、還有已經實驗成功的工作流程,將會讓傳產電視的製作團隊與工序更有改革危機感。Joswiak也說道:

你可以在Dolby Vision的規格下拍攝、剪輯、觀看、分享影片。這正是一個「從頭到尾都以專業規格完成的視訊製作流程」(end-to-end pro video workflow)!

但別忘了,「Dolby Vision」畢竟與「Dolby Audio」是兩件不同的事情。用手機拍攝收音的問題,還是沒有內建的高品質解決方案,所以恐怕得持續依賴協力開發商支援。

所以,我們每年都看到iPhone在搶眼球方面不斷提升,卻始終沒有看到對於「錄音音質」的各項描述。看來,手機收音的音訊技術缺口,顯然仍有一段難以跨越的障礙。

用一支iPhone,革電視的命

所以,我們可以想像這樣一個流程:使用5G版iPhone 12 Pro撰寫節目大綱與腳本,運用視訊軟體開製播會議、拍攝節目,快速把拍好的毛片儲存在手機上、同步到筆電內、或是上傳至iCloud給協作的剪接師;最後運用雲端作業,將後製的部分完成,每個工作人員都可以在環節中看片、修片,最後完成。

美國的影視製播行業,顯然受到了疫情的嚴重影響;也正因如此,可以預期美國影視行業的數位化、行動化,將會更快的登上一個新階段。科技圈用5G手機製播流程,來革傳產電視的命,我想這只會是遲早的問題。

也正因為如此,只要有手機、以及強烈的創作意圖,再加上勤奮練習,每個人都可以達到專業創作的境地。這個技術上與流程上的進步,可以說是對人類創作力的大解放。

曾以「A Little Princess」、「斷頭谷」、「新世界」、「人類之子」和「生命樹」先後五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攝影獎提名的Emmanuel Lubezki這樣說:

以前一開始拍電影,真是非常非常的貴;你要花錢租或買昂貴的攝影機、膠卷、沖片、還有剪輯器材。

但是現在有了這種器具,電影製作者就可以在全世界拍電影了!因為已經沒有理由說「沒辦法拍」、「攝影機很重」、或是「設備太複雜難用」。

我想,下一代的攝影師或電影導演,都會用手機這種器具來拍電影。

此外,Lubezki還曾在2013年以3D科幻災難片「地心引力」、2014年的「鳥人」、以及2015年的「神鬼獵人」連續三屆拿下奧斯卡最佳攝影獎。由這位以開創性的技術、並以個人風格聞名的攝影師來代言iPhone,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攝影師的iPhone」

價格「高達」999美元起的iPhone 12 Pro,到底是要賣給誰?之前我曾經提過,這是賣給網紅的,因為他們要用這支手機來產生內容、進而賺錢。

這支手機,是「內容經濟」的一環、也是「生財器具」的投資成本;直到現在這一刻,我想這句話依然成立。所有想要靠賣影音圖像內容賺錢的人,都可能會需要這支iPhone。

Apple的行銷資深副總則是用了一句更優雅、(Photographer's iPhone)。

既然是「Pro」系列,就得有「Pro」的樣子,包括讓懂攝影的人玩RAW檔;而這些人與事,就是Apple認定的「Pro」。

為了服務這群手機攝影師,Apple開發出「Apple ProRAW」規格,運用Deep Fusion與Smart HDR技術,讓運算攝影(computational photography)來「產生更好的直覺拍攝體驗」("Shooting in RAW with the power of our computational photography:intuitive camera experience.");不僅可以搭配Apple內建的app、或是其他專業軟體使用,甚至還可以提供API(程式介面)抓圖的功能。

換言之,Apple用這些功能和規格設計,定義並證明了「Pro等級手機」該有的樣子。

結語:現在,這世界上真有幾輩子都看不完的內容了

記得幾年前我開始關注iPhone的時候,最在意的是規格問題;因為每一項手機規格的躍進,如果拿來對應當時的傳產電視製播規格,簡直都像是一種凌遲般的羞辱。

今年我仍然依照往例,把所有的規格成長變化都抄錄下來;但卻忽然間覺得,描述這些規格數字的意義並不大。

因為這幾年下來,業界人士基本上都已經理解,影像技術能力呈倍數成長的這件事,是已經確立了的;就好像半導體業界的「摩爾定律」那樣,變成了另外一種定律。

當這些數字規格的大躍進幅度,已經不能引起連連驚呼,而且每年發表會都是「有史以來最棒」(The Greatest Ever)的時候,其實應該要反過來關注一下「人們怎麼使用這些工具」。

理論上,當人們擁有了這麼先進而便利的器材,創作力獲得徹底的解放,甚至連傳染病疫情都無法阻擋人們的創作能量時,創作內容的數量上就有了爆炸性的成長:看看上傳到YouTube、Facebook、以及Instagram等社交平台的影片與圖文的數量、以及網紅人選不斷推陳出新的速度就知道了。

但問題是,全世界的數位內容品質似乎並沒有得到全面提升;反而有不少危險內容,在世界各地引起了許多負面議題與糾紛。

說到這裡就能明白,內容「品質」不一定能夠與工具與時俱進。這對內容產業來說,是一件令人喪氣的事;然而很遺憾的,我也沒有答案。

只能說,作為一個內容創作者、或是製作圈的一份子,我們只能不斷問自己:「我們為什麼要創作?」才能確保自己的腦袋清醒、而且所作所為是有意義的。

然後,當大家專注於競爭眼球(現在多了Podcast來競爭耳朵、排擠眼球)的時候,這一刻注意力的價值又更貴了;因為,這個世界上又產生了幾輩子都看不完的內容(當然,也包括你正在看的這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