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trabook的Typography/傅瑞德

如同先前不久在〈MBA、Ultrabook和小筆電的歷史軌跡〉這篇文章中講得很明白的,我對於Ultrabook這個類別的PC筆電整體來說並不看好(這一點留待未來驗證)。

對於這個類別中首先上市的Acer Aspire S3,我也在針對報紙報導所做的短評中指出「以類似的帳面硬體規格和價位而言,看到第五張照片就已經分出高下了」。

從其他許多評論中,可以看到不少「抄襲蘋果MacBook Air」、「表面處理很差」之類不同角度的看法。雖然很直覺的說,我同意整個Ultrabook的觀念是在MacBook Air(MBA)成功之後,才激發各大廠群起效尤,不過對於「抄襲蘋果」的說法我還是有所保留。

究竟自從今天的筆電造型在20年前大致底定(其實也是來自當時的蘋果PowerBook 100)之後,都只能用「大同小異」來形容,光從超薄外型和楔形側面來評斷Ultrabook抄襲MBA並不盡公平。

就算如部分人士所說,Ultrabook是抄襲MBA好了,只要Ultrabook這個區隔有做起來、在市場上大勝蘋果產品,其實歷史都是勝者寫的;我們大可以說「造型不重要」,重要的是價值、規格、內涵、以及實用性,這些是「只有酷炫」、「缺乏功能」的MBA所沒辦法提供的。

所以,造型的來歷不重要,我們直接跳過。

我想說的是,從頭兩款問世的國產Ultrabook來看,我看不到廠商有認真想勝過蘋果的決心、也看不到真正在觀念上(相對於在技術上)創新的思維。

先來看看剛才提到的「第五張照片」:

Acer Aspire S3(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寫報導的記者很清楚的標明了「左邊是Acer Aspire S3」(右邊則是MBA),兩者之間的工藝水準差距實在過於明顯;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這張照片攝自Acer的產品發表會,挑出來展示的機器必定經過挑選,無論是外觀或運作的穩定度都必須在水準之上。

但從這張照片、以及報導中的其他照片看來,Acer並無意在外觀品質上跟蘋果一較高下、也不想花更高的成本追求「與使用效能無關」的材料切削水準、或是模具的精密度。

或許有人認為,這樣的工藝落差並不影響實際使用、也不足以算是瑕疵,這我同意;或許S3仍然輕巧、堅固、效能高超、價格合宜,所以螢幕蓋不緊一點關係都沒有,這我也同意。但我觀察的重點是「勝過蘋果的決心和思維」,而這部精挑細選在產品發表會上蓋不緊螢幕的電腦,讓我看不到這一點。

蘋果的設計和品質或許有些專利,但並不是外星科技(是嗎?),任何同等規模的大廠只要肯要求、肯花錢、肯用心,同樣是人類,我相信沒有絕對做不到的理由;或者換個方式說,在同等級的投入和技術水準之下,台灣廠商的產品沒有理由比蘋果差到哪裡去。

換言之,我不認為台灣廠商既然能幫蘋果代工、生產蘋果所使用的組件,在技術上(除了專利之外)和品質上就沒有不如蘋果的理由;關鍵的差異只在於台廠:

  • 想不想做出真正一流的產品?

  • 願不願意做到至少跟蘋果相同的程度?

  • 有沒有興趣真的把超越蘋果當做目標?

……還是只要看起來還好、行銷有賣點、毛利高、能賣錢、股票會漲價就夠了?

(當然,以上這些是極度簡化後的論點,我的出發點是相信台廠在其他方面沒有比較差;如果一開始就說比較差,那接下來也就不必多說了。)

雖然技術沒有差很多、而要不要超越只是決心問題,但過去為什麼到最後總是被事實證明,單一同等級產品的評價、銷售成績、以及獲利能力總是比較差?

以這裡提到的S3這個產品而言,銷售方面的結果或許有待觀察,但就上面提出的這些論點,我很想聽聽看Acer的理由是什麼。如果還是「經濟規模」啦、「cost down」啦、「規格才是重點」啦這些,我沒意見,但就不要再想打敗蘋果、產品發表會也不要再拿MBA出來當對照組,自己賣賣開心就好。

接下來是今天看到的Asus ZenBook UX系列。這系列的設計「禪」(Zen)在哪裡姑且不管,行銷語言總能自圓其說;今天也有人提這個問題:「背蓋金屬是同心圓設計,底部金屬是縱向毛絲面處理,這是一種『禪意』嗎?」,我越俎代庖提供的答案是:

這樣的絲紋隱藏著電腦「0」和「1」的終極原理,一切禪意都在其中啊啊啊啊。

當然這作不得數;華碩的官方說法是:

ZENBOOK並非一般日常只為完成工作的普通筆電。它是一種哲學的實踐、一種尋找科技發展與更美好生活間的平衡創造。在一切都快速變動的現代,ZENBOOK™的出現是為了無接縫地整合生活。在圓融寧靜的思索中,尋求生活的新契機與新價值。它融合了美麗、力量和穩定,它是純粹的和諧,也是第一台鼓勵人們追求與科技更有意義互動的筆電。簡單、靈敏、智慧,在這個科技進化的新時代,讓ZENBOOK陪你一起前進吧!

行銷語言這檔事,也是我的正職工作領域,所以這方面不予置評,大家欣賞原始網頁細細體會就好;不過必須稱讚的是,Zenbook從表面上看,精緻程度確實勝過Acer的S3,尤其是底部的處理手法差異更加明顯。

Acer Aspire S3底部(圖片來源:xtreview.com
Asus ZenBook UX系列底部(圖片來源:Engadget中文版

並不是底部用金屬材質拉絲、或者光滑平順就是好,也不是底部漂亮就一定跑得快或賣得好,但主觀上對於設計的用心程度和優先順序,還是可以見微知著的。

單就Acer和Asus這兩款產品來比較,後者在機身外觀細節的設計上比較用心;至於兩者在效能、穩定度、發熱、電池壽命等方面孰優孰劣,還是得看在實際使用環境之下做的測試才知道。

而Asus Zenbook從外觀上看來,對我比較算是問題的地方(應該對大多數人都不是問題),在於一些細節上的審美觀念差異。

Asus ZenBook UX31細部(圖片來源:Engadget中文版

美感好壞同樣也是見仁見智的事,喜歡就是好。但我想問的是,1980年代風格的「ASUS」幾個字母笨重老派也就算了,公司的企業識別(CI)不能說改就改;但為什麼還要在一個奇怪的地方(螢幕轉軸上),用現代西方平面設計師幾乎已經沒人在用的花體印刷字型,寫上莫名其妙的「Ux31 Series Ultra Slim」(UX31,系列,超薄)幾個字?

  • 「UX31」不是系列,而是產品名稱(除非往後會有很多外型相同的衍生款式),因為還有11吋的「UX21」機種,所以「UX」才是系列名稱;

  • 即使每個字的字首都要大寫,至少「UX」不用寫成「Ux」吧?

  • 華碩的設計師知不知道,同一個畫面上最好不要超過三種字型的基本道理?何況是這麼過時的字型?

  • UX31的機身確實很薄、表面處理比S3漂亮,但非得寫上「Ultra Slim」不可嗎?不寫上去人家就不知道你超薄?

  • 為了搭配這麼有設計感的造型,重新設計一下鍵盤上的圖像很難嗎?為什麼還是要一直沿用一二十年前用AutoCAD畫出來的版本?

說真的,撇開「長得挺像MBA」這一點不談,我對UX31的設計是頗有好感的,但恕我無禮,從這張照片中,我看到華碩的視覺設計功力(或者說產品主管的觀念)仍然沒有突破十年前的窠臼、沒有自信、沒有深入瞭解當代西方設計語彙和設計思潮(既然要用英文、賣海外市場)、也沒有從造型到細節全盤創新的動能,只在皮相造型上面下功夫。

或許Zenbook可以在規格或性價比(一般所謂C/P值)上勝過MBA,但就憑這張照片中的細節中所透露的簡單訊息,作為一個老PM,我只能說,即使不看作業系統差異、不比較價格、不看USB 3.0和Thunderbolt介面的傳輸速度等等,在整體的使用體驗上想超越蘋果還早得很。

就在幾分鐘前,我在網路上看到這句傳言:

某(華碩)PM:「說老實話要輕薄,外型差異能有多少?上蓋的金屬髮絲紋質感也跟MBA很不同,內在規格系統也都完全不一樣,覺得一堆人在那邊嫌說跟Apple一樣的言論滿莫名的~」

我不覺得UX31跟蘋果MBA一樣、我也說過光就兩者外型相似做文章不甚公平,而且UX31上蓋的同心圓金屬絲紋很醒目,雖然有人說像鍋底,但我還蠻喜歡的。

但這位PM,雖然同心圓絲紋想必花了你們不少時間爭論、研發、製作、品管,還有許多地方讓你們不眠不休努力許久,才終於看到這部心肝寶貝誕生,但重點不在這裡;研發任何產品都很辛苦,然而研發的起點、設計的觀念、以及對細部的要求是否抓到精髓,才是決定這些努力能否反映在產品評價上的關鍵。

在外觀設計上,如果有「以前這樣做/畫/寫,現在照樣就好,比較安全」的想法,就不可能勝過蘋果;在硬體上,如果「速度快、效能高就好,其他無所謂」,就不可能勝過蘋果。

在系統上,如果「好不好用、穩不穩定、週邊能不能接、容不容易中毒、由微軟決定,我們也沒辦法」,就不可能勝過蘋果;拆開來看,如果「反正裡面機構走線使用者看不到,差不多就好,也不可能勝過蘋果。

無論是Acer還是Asus,我相信工程師和設計師都很努力,產品經理和研發經理都不眠不休,但你們的競爭對手也都一樣;同樣的努力、同樣的技術之下,策略對了、觀念清楚了、膽子變大了,才有贏的機會。

對了,我還想建議的是,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多看看電腦領域之外的設計、多吸收一些看似無關的雜學。

需要例子嗎?其實我已經寫在前面的段落裡面了。連華碩老闆施崇棠在發表UX31時都得默哀致敬的Steve Jobs,在幾年前的演講中提到過學習Typography這門學問、以及這段經驗對日後設計電腦和系統的影響,而我前面提到的字型問題,只是Typography(這個名詞我故意不翻中文)的初階入門第一課而已。

在商業和科技市場上,絕對有無可數計的其他競爭因素和考量遠比Typography重要,但我有一個偏見,就是對於需要使用西方語言的市場而言,不懂Typography的產品設計師很難超越精通這門學問的競爭對手。

如果您是相關領域的產品設計師,看到這裡還不知道這個字的意思、或是它指的是什麼,那就請看這裡吧,它是許多西方設計文化、語言應用、以及美學觀念的重要基礎;不注重這些細節,產品就很容易「看起來怪怪的」、也很難贏得注重整體美感的使用者青睞(例如我)。

或許從這個觀點來看兩家公司的產品設計、或是用它來評斷產品的競爭機會是小題大作兼本末倒置了(喬上游供應商、看BOM還是很重要的啦,我知道),但既然已經花了那麼多力氣去研發產品、超越蘋果(最近Jobs又剛好不在家),多從另外一個角度想想看也不吃虧嘛,對吧。

不過容我再說一次:雖然Ultrabook有Intel助推,但擺在眼前的現實是,這個領域是蘋果的遊樂場,遊戲規則也是蘋果訂好的,換個新名稱只是讓PC廠商願意買票入園的障眼法而已。

套些其他人的說法(我自己不會這樣講),用自我感覺良好的設計和訂價貿然跳進來玩的廠商只會「自取其辱」、「出師未捷」、「DOA」。或許實際上不會那麼嚴重,但被拿來跟作為基準的MBA做無情嚴苛的比較,確實也在所難免;至於有沒有信心,就得看心臟夠不夠大顆了。

相信未來的其他Ultrabook會進步,但MBA也會進步;我所預期的結果是,Ultrabook的低階產品會以更理想的效能和實用性,取代前兩年的小筆電;高階產品則以輕巧和不錯的效能贏得部分一般PC筆電用戶的喜愛。

但因為MBA用戶的品牌忠誠度高、效能和價格沒有明顯落差、而且也可以執行Windows,所以Ultrabook幾乎不會侵蝕MBA的市場,反而會回頭進一步帶動MBA的能見度和銷售成績。

也就是說,Ultrabook對於Windows PC市場內部的「replace/替代」效果會比「displace/擴張」效果高很多(關於這個觀念請參閱舊文),對於MBA主導的市場區塊則幾乎不會有影響,所以也無所謂「MBA殺手」這回事,反而成為「MBA推手」的機會還高一點。

不過對於Intel的算計來說,其實沒什麼差別;只要新款處理器能因為兩國相爭而迅速達到生產經濟規模,雙方的用戶都覺得自己買到的最快最好最開心,那就夠了。至於什麼殺手之類的,除非您有買某家台廠的股票,否則聽聽就好,不用太放在心上。

參考閱讀

https://medium.com/@ffred/mba-ultrabook和小筆電的歷史軌跡-6ecd682c05ef

https://medium.com/@ffred/蘋果的強迫症美學-47ca7f610440

https://medium.com/@ffred/也談-工程味-和-風塵味-be16d9fdad65

https://medium.com/@ffred/ultrabook能有多ultra-59dcc5b2e0a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