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智慧財產、拉高門檻:《九大創業投資成功因素》之三/林富元

有位多年未見的老友,找我談他的一項計劃。他十年前就發明了一種汽油添加劑(Fuel Additives),可以幫助引擎燃燒完整、節省用油、清潔引擎內部,大大減少廢氣污染。但當年推出之後碰到兩件事,帶給發明家很大的打擊。

理想的創新產品長什麼樣子?

第一件事情是,他們去拜訪了所有的大型石汽油公司、以及汽油添加劑公司;前者當然都是百千億格局的跨國大集團,後者也不乏上市的大組織,所有的客戶都說,他們對這項技術很有興趣。

後來這些公司經過分析,認為這個新產品包羅了太多功能。用戶買一瓶,便可以取代五六種現有產品;而且效率特別高,買一瓶就可以使用超長的時間。

也就是說,如果這款產品推出,可能會顛覆現有產品的市場;所以雖然大客戶都喜歡,但卻不敢採納。不過當然,這只是這位朋友的片面説辭。

其實如果他所說屬實,類似這種破獲性(Disruptive,也叫「破壞性創新」)的新發明,假如能經得起驗證,應該會是創投家的最愛;而且他的技術門檻很高、又可以有專利保護,是非常理想的創新產品。

第二件事情是,他因為在美國推銷不出好成績,自然就往亞洲打主意;經過多年努力,他的產品在日本與台灣已經變成市場第一名的汽油添加劑。

於是他透過研究合作,與一位中國北京最受景仰的大學博士教授搭配,準備在中國轟轟烈烈的推出。

沒想到,忽然有一天他收到通知,相同「汽油添加劑」在中國某些地區已經賣開了。這位朋友嚇了一跳,趕緊調查,一直追溯到一家在北京新設的公司;再進一步調查,發現這家公司的老闆赫然就是與他搭配的博士教授!

過去在中國市場,智慧財產侵權的事務是很難認定、也很難追查封鎖的。晚近透過修法與學習,大陸市場在智財權伸張方面已經有明顯的進步;但基本上「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的情況,還是遠多於其他地區。

不過這位剽竊智財的博士教授,也太過膽大包天、而又得意過頭而懶惰起來,居然在資料及文宣上,完全使用原發明者的文字、產品特殊編號、以及原來的錯字。

我的朋友四處奔走無路之後,收集了所有證據,寫了一封長信給該校校長,請該校校長看在學校的名譽上代為處理。經過了一段時間,終於傳來該博士教授已被學校解聘、其剽竊智財的公司也已被查封。

我想這位朋友算是運氣好的,至少中國這塊大市場他可以守住。還有其他朋友,發明了新技術、與人合作,結果被別人搶先拿去登記專利,自己反過來挨告,實在很慘。

智慧財產進可攻退可守

我始終認為,在這講求創新創造、提高附加價值的年代,建立智慧財產實在是太重要的初期基礎工作;它不但是消極防衛的寶盾,更是積極用來建立夥伴聯盟的利器。

不過,這位朋友後來變成相當退縮;他害怕與投資人談募資,因為他不想再深入討論、或是揭露他的核心技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他害怕與OEM或ODM廠商合作,因為技術遲早會被他人學走。

他說,從今以後,只要一點點地慢慢零售就好;甚至為了避免在網上公開,他連智慧財產專利的建立都故意一再修改拖延。

擋住他人,也誤了自己;就這樣,一家原本有機會可以上億的公司,便長期停留在幾十萬的階段多年,非常可惜。

當天我只給他一個建議:「打不過人家,就參與或幫助人家也可以。」

只要他將專利好好完成,他可以有非常多借力與聯盟的地方、或者可以授權給大廠之後坐收權利金。智慧財產已經不再是什麼用來嚇唬人的東西,而應該用來當作及早促進流通與普及的工具,才能達到智慧財產的原始目的。

智慧財產只是高難門檻的一項

為什麼許多新創團隊天天擔憂他們的產品被人家抄襲、不敢拿出去發包生產、不敢披露自己的核心發明内容?結果故步自封,反而耽誤拖累了自己。

可能是他們的東西門檻太低,人家太容易仿冒抄襲了。

身在科技首府的矽谷,我太清楚要建立高難門檻,就是要兩方面俱全:

  1. 在公司内外建立完整的專利保護機制, 包括商業機密(trade secrets)。很多創業家不同意,他們說沒有那麼多錢去搞這個。但其實專業律師會告訴你,多的是方法;有些漸進式的,有些叫做「暫時性」(provisional)的, 都可以幫助你在市場上「逐步」建立保護(重點在「逐步」這兩字)。

  2. 一切靠實力。防守只是消極的,攻擊才是長久方案;不要抱殘守缺死守發明,而要將發明拿出去迅速地廣泛銷售、結盟交友,有朝一日變成「實質產業標準」(de facto standard),誰都傷害不了你。同時你還得不斷向前衝,今天的發明是明天的老舊,只有不斷繼續創新加值,才有所謂永續的高門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