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機器人大量上線後,人類價值何在?從自動剪接系統談起/詹太太

研究機構Forrester報告說,有6%的現有工作職位,都將被機器人取代。「到了2021年,破壞式浪潮將會開始。那些由人工智慧、認知技術而成的應用,會開始取代人類的工作,尤其在運輸、物流、顧客服務等領域。」

也就是說,一些執行低階勞力的工作,之後就會被機器人取代。

看來電視台也是這樣。

今天看到版子上有幾位前輩在談論這個東西:GliaStudio。這個玩意兒,叫做「人工智慧影音自動產製平台」,但其實它的功能一點也不玄虛。讓我用大白話說一下,就是「剪接機器人」。

它已經獲得文化部「105年文創之星創意加值競賽」的第二名。這個東西有什麼厲害之處呢?影片在此,看看就知道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yBjPiGO4Ek

講了這個特別的東西,是因為這個玩意兒再這樣用力發展下去,可能會改變傳產電視的製程與人力配置。

對傳產電視工作者的衝擊

傳產電視裡有很多職業都跟「剪接」有關。所以,通常大家都得會一點剪接,當然剪得好與剪得爛,天差地遠。

真正直接與「剪接」有關的職位,包括剪接師、後製師、攝影師(新聞部的攝影師通常帶剪接);然後還有助導(Assisstant Director,簡稱AD),有時候執行製作、新聞部的助理編輯也會幫忙剪接,還有其他各種各樣族繁不及備載。

但基本上,後者提到的「剪接作業」都是屬於一些較簡單基礎的,也就是業內俗稱的「卡接」即可的那種。

開發商示範的人工智慧剪接影片,剛好就很適合用在重大新聞的處理方式,像是新聞台的Breaking news(突發新聞)、NS/BS(主播稿影片)、Sound bite(受訪者訪問)等等格式,還有錄製節目時需要的roll帶(背景影片)。過去這些都要人工處理,現在只要打幾個字、下幾個指令,就有機器人代勞,還能幫忙比對找畫面。

若你在電視圈待個三年五年,看過上面那隻示範影片之後,就會明白:「剪接機器人」若開發得更完整更優化,未來在某種程度上就能取代最基層的剪接勞務,像是roll帶、NS/BS等,都可以由機器人代勞。

至於「活人僱員」的用途,最多就是在輸出檔案(吐檔)時候做個QC(品管),因為機器人找來的畫面,有時候不見得百分之百能用。

機器人大量應用後,人的價值何在?

與其討論「機器人將會取代掉多少電視圈的職位」,不如思考一下,機器人如果認真做剪接的話,真的會比活人剪的好嗎?我的想法是,重點在美學,以及思想。當然,有一天若是機器人「深度學習」學得夠深夠多,終究也是會把人類的一切通通學走的;但「美學」與「思想」,畢竟是人類先弄出來的。

所以在這個基礎上,我一點也不認為機器人剪接做出來的東西,會剪得比活人剪接師剪得好。

它們現階段或許可以幫著應付大規模自動量產內容(像是內容農場或即時新聞短稿)的市場需求,但還有一段很長的進階期。

那麼,現在我們再回過頭來思考這個問題吧:「機器人將會取代掉多少電視圈的職位」?

如果我們無法展現出「人性」的內在價值,就會被機器人取代。

其實答案在我們自己身上。

機器人,其實應該只是為我們代勞的手腳。但問題是,如果我們的日常工作內容,都只是一些隨時可被機器人取代的東西,且無法展現出「人性」的內在價值,那麼,被機器人取代也是剛好而已。

《哈德遜傳奇》裡的薩利機長,在關鍵一刻,用人性的經驗法則與判斷,戰勝了模擬飛行器的參數。因為這畢竟是一個由「人」組成的世界,而在很多時刻,最終關鍵其實是出於「人性」。美學也是,不能沒有「人性」的因素。

當然,我知道在里約奧運期間,已經有好幾家媒體出動了機器人寫稿機。華文圈應該很快也有(或是已經有了)這樣的厲害工具。「那一天」貌似已經出現了。但我想,現在距離「那一天」的到來前,理論上,我們還有很多搶救飯碗的時間。

故事的教訓是,如果我們在「那一天」來臨之前,產業沒有提升,技術沒有提升的話,機器人來搶飯碗,也是遲早的事,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