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來談談「不拉馬的兵」/Konrad Young

對組織傷害最大的不是「不拉馬的兵」,而是「拉不同方向馬的兵」,或者是「拉五馬分屍的兵」。成員工作成果因為方向不同而造成的彼此抵銷,往往是組織最大的致命傷。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