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空間:真假與是非之間的模糊/程天縱

今天早上看到Facebook朋友吳秉輯分享了我談「真假」和「是非」的文章,並且貼文評論如下。就讓我藉上面這段話做個引言,在「説真假」,「論是非」之後,再來談一下「模糊」吧。

真假 是非 世界若只二選一,可能不是不好就是大壞 總是有模糊 灰色的地方 也有在結果論之後 才去評斷 一個人有判斷力真是重要!!

就讓我藉上面這段話做個引言,在「説真假」,「論是非」之後,再來談一下「模糊」吧。

「模糊」的力量

在我40年專業經理人職業生涯當中,我有過兩位美國的導師(Mentor)。先說第二位吧,他就是將我招聘進入德州儀器的前董事長兼CEO──Tom Engibus;目前還應張忠謀的邀請擔任台積電的獨立董事。

Tom曾經跟我說過,在一個跨國大企業裡面工作,想要往高處發展的話,一定要留在主流產品和主流事業部門裡面;這句話給我的啟發非常大。也讓我得到一個結論:大企業不會創新,因為一流人才都在做主流成熟期的產品。

我的第一位美國導師,則是在80和90年代在惠普擔任洲際總部總裁的Alan Bicke…

This post is for paid subscribers